在共產主義「壓迫」遊戲中,「一國兩制」究竟以何者為核心?

在共產主義「壓迫」遊戲中,「一國兩制」究竟以何者為核心?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活在民主制度中,為了尊重你的人權,你自然不用心驚膽跳的跟政治核心說話,就連你貪污或收賄都必須透過公開透明的審查讓你心服口服,不過許多人在民主制度的臺灣人,好像也不是很懂民主的意義。

文:張巍鐘(臨床心理師)

在《鹿鼎記》的電影或是電視劇裡,接近故事尾聲時韋小寶提到只要人民安居樂業,誰當皇帝其實不重要。某種程度,以歷史宏觀來看,在帝王制度內,只要自己不是在權力的頂端或接近頂端,誰當皇帝似乎影響不大,若要分明君與昏君最大的差異應該是權力核心「自我中心」的程度。當韓國瑜市長開玩笑說自己是韋小寶時,又全力去拚經濟時,某種程度也透露出韓市長努力要讓人民「安居樂業」的決心。在同一制度內,似乎誰當「領導人」真的沒差, 不過目前台灣與中國有兩種不一樣的制度,而「一國兩制」要知道「誰」是唯一「權力核心」,也需要思考兩種制度是否可以契合。

兩岸最明顯的差異就是共產主義與民主制度。任何制度都有優缺點,若又缺乏彈性無法因應外在環境,最終政權或(與)人民就會受傷害。民主制度的缺點很早就由柏拉圖提出,就是民粹的影響力,心理學也發現一個人與一群人有不同的思考模式。面對這樣的缺點要從提升眾人思辨與判斷能力下手,同時落實多數「尊重」少數。而台灣版的民主制度也不夠完善,尤其是總統可以透過兼任黨主席操控立法權,一個人同時擁有行政與立法權就破壞了民主制度應有的權力分散與平衡。

共產主義,是如何變成今日這般「霸道」的?

共產主義源自於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隨著時間已有些調整與演變,然而大致上仍可以簡略說:

  1. 經濟與政治是一體的
  2. 歷史發展可以把社會可分成資本家與勞工兩種階級,資本家壓迫勞工,勞工只能反抗

某種程度,馬克斯主義點出了生活部份且重要的事實,不過也因太簡化而後來才會有修正,理解理論的源頭許能讓我們更理解共產主義。

簡單來說,馬克斯主義至少說對兩件事,第一件是經濟的重要性,稍有社會經驗的人都明白「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另一件是階級之間有「壓迫」。但是,更仔細觀察不難發現理論的不足,雖然「沒錢萬萬不能」,但「錢不是萬能」,因為若錢是萬能就不能解釋宗教家、藝術家,無國界醫療人員......等許多人願意犧牲自己來照顧別人。

經濟是個複雜到沒人可以說完全明白如何運作的概念,經濟學家知道有些因素可能可以影響經濟,並嘗試預測影響層面與廣度,但許多重大經濟事件都不在預料之中,經濟學家也只能事後檢視了解原因。政治與經濟之間需有哪些關係或是互動是需要政府不斷調整的,普遍政治為民主制度的國家採取的經濟制度為自由市場(Free market),國家可以訂規則或是投資,但不介入當莊家或是與民爭利,例如:專業度越低的勞工越容易淪陷於「供需平衡」的限制,所以民主國家會訂下「最低薪資」的規定。

當馬克斯主義簡化經濟再把經濟與政治綁在一起,很多細節就被忽略了,尤其是一項勞動或是商品的價值由政治決定,不是由市場決定,實際價值就消失了,也因此在蘇聯體系下曾有笑話是「他們假裝付我們錢,我們就假裝工作」(they pretend to pay us, we pretend to work),整體的產能從後來的蘇聯或是現在的北韓就可以看出。

另外,單純用兩種「階級」與「壓迫」來描述人際互動其實過於簡化。

sv19sxlkv7rmpv2uloog5izkady2lj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人與人之間的網絡十分複雜,也形成了多元「競賽」場域,像是政治、演藝、商業、醫學、科學......每個領域都會有階級,在民主環境下,民眾自然想選最優秀的人來服務自己,被最多人選擇的人就是在階級的頂端。例如:人生了重病要找醫師,自然會打聽並爲自己選擇,而不是有醫師強迫/壓迫人去看診。

若以為只有壓迫,其實是忽略每個人有不同的能力,在民主制度下,能力重要,官員或領導人的位置無法直接世襲,除了機會跟前人留下資產,能力也能讓人在階級裡就會流動。假如人與人之間只有壓迫,我們就無法解釋在納粹期間有德國人願意賭上甚至陪上自己性命,去救無法回報自己的猶太人。一般的人際互動其實是「競爭與合作」同時發生,透過「競爭」找出最有能力的人,但少了「合作」就無法成為位適合的人,霸道的人或許可以有小嘍囉隨侍在旁,但有能力又謙遜的人才會吸引人。

同時,透過競爭讓我們知道要跟誰合作與如何合作。

當人不假思索認同人與人之間只有壓迫時,唯一的選擇是「壓迫」或是「被壓迫」,這樣的觀點會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互信,這就能解釋中國的文革,或是發生在其他共產國家的屠殺事件。東歐國家在蘇聯體制下,十個人之中有三個人是政府的眼線,隨口不經意的話語都可能被至親或是鄰居扭曲與通報,在壓迫與被壓迫之間沒有親情或是友誼的空間,每個人都必須選邊站。

經濟上的「資本主義」,無法改變中國政體習慣「翻臉不認帳」的共產本質

當中國讓經濟與政治部份脫鉤,政治雖是共產主義,但經濟卻是「資本主義」,允許人民可以擁有自己的「資本」,飢渴許久的中國經濟有了突飛猛進的成長,然而,當國家認定誰欠稅誰就是欠稅,誰該立即遷出北京誰就該遷出北京,國家要向台灣買水果就可以買,看不慣台灣時自然可以反臉不認帳。

因為,中國仍未脫離共產主義,一切都應由政治核心決定。

所以要問「一國兩制」究竟何者為核心,就要回到共產主義的「壓迫」遊戲中,台灣必須有能力壓迫中國才能由台灣作為唯一的核心。兩者制度是否契合?簡單來說民主制度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而共產主意是「少數支配多數,多數迎合少數」,多數人無法決定自己的未來,制度裡也少了對人的尊重。

有些人可能會說馬克思主義其實很好,只是所有的共產國家都搞錯了,或是理念很好但無法執行。某種程度這想法是正確的,但也是天真的。馬克思主義忽略的人性,人會為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或是想要的東西努力不懈,自我督促比壓迫更有生產力。這世界有好人也有壞人,許多好人成功了就只會想幫助其他人,想保護別人不被壓迫,因為看世界太狹隘忽略人性而無法執行。若以為共產國家「都」搞錯了,可能就太天真,因為好人不想去「壓迫」別人,自然就「被壓迫」了,好人在共產社會沒有立足之地,最終獲得權力的人都是「壓迫」別人的好手。

若想要看證據不妨看看天安門事件,學生如何被政治人物壓迫,對學生有憐憫之心的人,嘗試想要幫助學生的人後來的下場又是如何。

RTS1MY4P
photo credit:Thomas Peter/Reuters/達志影像

若可以進到故事裡,或許我們可以跟韋爵爺說:「誰當皇帝真的沒差,但帝王制度無法預防慈禧太后的出現。共產制度不但無法阻止還鼓勵毛澤東、列寧、史達林、波布、金氏政權等人的出現。但是民主制度,獲得權力須有大部份人的同意,在擁有權力時仍有制度避免讓一個人擁有太多權力,假如出現不適任的人,時間到了自然會離開政治核心,甚至有制度可以要求不適任的人立馬下台,為了是讓領導人無法太過自我中心。

假如,你活在民主制度中,為了尊重你的人權,你自然不用心驚膽跳的跟政治核心說話,不用擔心自己會不會突然被殺掉,就連你貪污或收賄都必須透過公開透明的審查讓你心服口服。不過,我想你可能不太懂什麼是共產主義或是民主制度吧,畢竟許多人在民主制度的台灣也不是很懂。」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