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報是一種最低度的社會參與,一個不讀報的人,思想必定落伍

讀報是一種最低度的社會參與,一個不讀報的人,思想必定落伍
Photo Credit: li-penn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報紙是最好的通識教材,一個人的通識程度,跟他所能讀懂的報紙版面大小成正比。跟智力也可能有關。讀報率甚至也可以說是一種識字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北市政府的停訂中小學報紙風波,讓我想起了自己的讀報經驗。

從我識字開始,我就愛看報紙,那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鉛字,將大千世界帶到你的眼前,比任何騙囝仔的童話書還有意思。我父親是工人,學歷是國小畢業,但他再怎麼勞累,有空的時候,就會拿起報紙,坐上椅凳,單腳翹上椅面,用著開始老花的視力,將報紙拿遠,努力盯著密密麻麻的小螞蟻看。

小時候家裡訂的是台灣日報,大概是因為字體比較大的關係。雖然家境不寬裕,父親希望我能讀報,有一陣子也幫我訂了國語日報,但我很快地自己能夠輕易看懂一般報紙,不需要注音了。

就讀忠信國小五年級時,自然科老師王康雄,一位牙齒微暴,授課總是口水噴濺的中年男老師,有一天提到了一則時事,內容我已忘記,但我至今記得,老師給了我們一個長達五十年的功課:他要我們每天讀報。

三十多年了,我至今仍舊做著王老師給的功課,沒有一天間斷。報紙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它是一本每天更新的百科全書,而我又自詡為百科全書人,想要窮究世間一切學問與道理,於是我很難忍受,報紙上有我看不懂的新聞報導。我從高中開始,就立下了讀懂一份報紙的志向,至今仍在努力。

有沒有人敢說,自己可以讀懂一份報紙?從頭版的頭條,可能是國內外政經社要事,讀到國際新聞、兩岸,然後是生活新聞、體育運動,還有文化活動,藝文展覽、新書介紹什麼的,一直到地方新聞,還有最多人看的影劇版面…從頭到尾,每一則新聞,你都能了解來龍去脈、相關學理,也能解釋因果關係?

我長期以通識自我教育,從高中開始,持續閱讀文史哲政經社教科書,當然還有自然科學,也長期浸淫於音樂美術與電影,更喜歡運動美食以及影視消息,但我至今不敢說我能完全讀懂一份報紙。比如股票走勢、投資管理那一、兩個版面,我幾乎都會跳過,或者時尚名牌介紹,我也不熟悉。

報紙是最好的通識教材,一個人的通識程度,跟他所能讀懂的報紙版面大小成正比。跟智力也可能有關,智力越高的人,吸收新知越快越容易,興趣越廣泛,也越喜歡看報紙。讀報率甚至也可以說是一種識字率。

高中以後,英文能力增加,我開始閱讀英文報紙,當時母校中一中圖書館有中國郵報,每天中午我都會過去,從閱報架上拿起,或站或坐,舉著報夾桿翻翻看看。有時報夾桿吃掉一些版面,還得鬆開調整,讓被遮掉的文字見光,才能盡興。閱讀英文報紙是學英文的最好方式之一,絕大部份英文好的人,都曾努力讀過英文報紙。

Photo Credit: slayer @ Flickr CC BY 2.0

報紙也是練習中文的好材料,副刊就是絕佳的文學讀物。那些看不起台灣報紙的人,可以去翻翻國外報紙,有哪一家每天都有一大版面的純文學?有哪一國的報紙,可以讀到新詩?國外報紙通常在週末才會有大量的文藝信息。當然有很多人從來不看報紙副刊,讀了十幾年國文,對文學沒有任何興趣,非常可惜。

副刊以外,藝文活動的報導,經常由文筆絕佳的記者撰寫,他們的文章是很好的寫作範本。其他政經社版面的報導,當然也是臥虎藏龍,很多記者文筆不比作家差,要知道不少大作家在成名前都是記者。

報紙更是獲取新知與進步思潮的管道,一個不讀報的人,思想必定落伍。我的政治啟蒙來源之一,就是高中時代,每天傍晚拿著銅板到附近文具行買一份熱騰騰剛印好的自立晚報,從中知道了台灣歷史與政治的真相。

大學時代住在學校宿舍,讀報必須到地下室的閱覽室,有些麻煩,但我還是每晚過去翻閱。那是台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許多政治新聞都讓人熱血沸騰,比如康寧祥的首都早報,在郝柏村當上閣揆隔天,在頭版狠狠罵了個大大的髒字。那是1990年的事。

讀報更是一種最低度的社會參與,一個不喜歡讀報的人,對社會的事情也不會有多大興趣。

我家一直保持訂報的習慣,即使現在大部分時間都是讀網路報紙,紙本一直沒停訂。紙本報紙的新聞還是比較完整,而且讀起來比較不費眼力,也可以當成晚飯後的消遣。

我家訂的是中國時報,三十年沒變,即使後來這幾年編輯走向大轉彎,依然沒有更換。很多人看報紙只看政治新聞,或者只關心政治人物與政黨,當然一眼就會將報紙標訂色彩,但我什麼版面都看,報紙的政治色彩不構成困擾。

網路興起以後,我的讀報管道也轉移到電子版面,尤其國外報紙訂閱不便,看電腦版最好。這些年因為撰寫時事評論,我每天看國內四大報,還有英文的紐約時報與英國衛報,網址一打,滑鼠一點,就可讀到國內外大事,非常方便,也非常有趣。

這些年我經常投書,文章登在報紙,從讀者變成了作者,當在報紙上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印成鉛字,那被肯定與讚賞的感覺,非常美妙。有一陣子文章被刊出當天,總是會去買一份報紙回來珍藏,但久了買不勝買,就放棄了。

讀報,而非看報,一字之差,同樣兩眼注視一大張印刷品的動作,意涵差很多。癥結就在這裡,你如果認定報紙只能看,大標題翻一翻,有清涼照片多瞥一眼,沒有就半分鐘了事,那麼當然會覺得沒必要花錢訂報紙。報紙不只可以當成眼睛的零嘴,更是精神的正餐,可以仔細品嚐,好好閱讀,像讀著一本值得細讀的好書。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部落格

Photo Credit: li-penny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