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下球衣後,還剩下什麼?奧運銀牌Gail Emms的失業困境

退下球衣後,還剩下什麼?奧運銀牌Gail Emms的失業困境
奧運羽球混雙銀牌Gail Emms(圖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ail Emms如同多數的運動員一樣,脫離運動員訓練和單調的規律生活後,只想先好好彌補年輕時未能放鬆享樂的時光,加上手上又有暫時不需要擔心的存款,只是沒想到,一轉眼就跌入現實的掙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imon

「我不再知道自己是誰,我不敢說對別人說我是Gail Emms,不敢提起我曾經是一名奧運選手。」

2004年雅典奧運,Gail Emms和搭檔Nathan Robertson一路殺進到決賽,雖然最後不敵當時如日中天的中國組合張軍/高崚,但依舊在眾人的掌聲當中,接下這面得來不易的奧運銀牌。

然而,13年過去了,過往的榮光退去,Emms的生活際遇並不順遂。在近期一篇刊登在The Mixed Zone的文章當中,40歲的Emms闡述的所有運動員都可能會面臨到的問題,退下球衣後,還剩下什麼?

Emms也接受BBC的訪問,講述她在退休後找不到工作,甚至影響到家庭的困境,「這種感覺,就如同現實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

Emms是相當傑出的羽球選手,不僅有奧運銀牌,還在2006年拿到世界冠軍,和兩度共運會金牌,世界排名也曾經高居世界第一。

2008年北京奧運後退休,Emms驚訝地發現,她找不到工作,這也連帶影響到生活家計,她還有兩個而要撫養,「我發現我達不到多數工作的要求,這讓我感覺非常難堪,非常非常的難堪。」

Emms發現她沒辦法養育家庭,甚至連基本開銷都出現問題,除了偶爾接不固定的球評工作外,Emms只能試在eBay上賣東西,包含球拍和球衣等。

「我的兒子最好的朋友在假日時能到Tenerife(西班牙的島嶼之一)玩上兩週,我連讓兒子上足球營也沒辦法,只能讓他們在後花園搭帳篷。當他們問我能否去看電影或是要去倫敦逛逛,但家裡的狀況連買電影票和火車票都有困難。」

在接受BBC訪問,Emms也坦然講到退休前後轉換跑道上歷經的困難和失落。「退休初期,尋求下一份工作的整個過程中,越找越絕望和恐懼,沒有運動以外的專長,前途茫茫。就好像人生從頭來過一遍,我23、24歲時就有了一部很好的車,但我現在40歲,並沒有過得更好,現實搧了我一巴掌。」

參加運動比賽,你只要克服一切困難,輸球了,就不停的訓練來改進。而現在,我連要做什麼都很茫然,我處在一個陌生的世界,我找不到改進的方向。

Emms承認,剛退休時很驕傲,有著奧運銀牌的榮光,工作只會一個接一個的不請自來,一開始也的確如她所願。Emms剛開始做演講的工作,她是一個很有啟發性的講者,她也熱愛這份工作,但她漸漸發現,這不是長久之計,

「許多人會付我不錯的酬勞,請我去公司行號或是基金會演講。我一開始覺得棒極了,做我喜歡的事又能賺到錢,一週可能講個兩三次就能得到一大筆錢。」

剛開始憑著成功運動員的光環獲得不少機會,但熱度退燒後,現實開始襲來,「但這不是長久之計,一段時間後,我漸漸消失在邀約名單中。演講機會開始減少後,我才開始問我自己,接下來的職涯,我能做什麼,運動已經不是選項之一,我還能做些什麼?」

Gail Emms RTX569E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接下來的九年,Emms在轉換跑道上苦苦掙扎,甚至開始懷疑自己能否找到下一份工作,「40歲了,我沒有找到生涯的下一條道路,我還有在演講,但現在不僅次數少,酬勞也低的可怕,這就是我現在面臨的困境。」

所有人都認為奧運獎牌也是生涯贏家牌,有了它後半生都不愁吃穿,但其實什麼都不是。

生活的絕望和對自我的懷疑讓Emms寫下這篇警世的文章,也透露出運動員的困境。

當演講的頻率和薪酬已經不足以收支平衡,連支付帳單都已經捉襟見肘後,Emms以運動公關或是行銷為主要方向投了大量的履歷,然而,不僅邀約面試少,還常常在面試中被人洗臉,許多面試官要她去進修學位,並認為她的能力連最基礎的行政崗位都無法勝任,「看我的履歷,唯一的技能和經歷『十年的專業羽球經驗』,我沒有任何其他工作的經驗。」

Emms的學歷只有1998年學拿到的運動科學學位,沒有其他任何進修經驗,Emms覺得從各方面來說,都和現在社會沒辦法接軌,「我每天都在餐桌上以淚洗面,我覺得自己很失敗,卻不知道改怎麼做。我沒辦法再承受任何一次拒絕。」

Emms認為把她的情境寫下來有助於自己抒發壓力,也能幫到日後面臨同樣情況的運動員。

如Emms一樣的頂尖運動員處在最黃金時期時,代言和獎金源源不絕,根本不會想到後續的長期的生涯規劃。但越來越多運動員跳出來述說他們退休後遇到的困難,Emms則認為運動協會或是政府應該要幫助,不論是提供管道或是諮詢,

「退休後的三個月,我得到協會提供的工作。但這三個月,除了玩以我其他都不想做,我那時想:終於不用在練球了,我要喝酒、吃漢堡和參加派對。唯一沒想到的就是我往後的人生該如何度過。」

Emms如同多數的運動員一樣,脫離運動員訓練和單調的規律生活後,只想先好好彌補年輕時未能放鬆享樂的時光,加上手上又有暫時不需要擔心的存款,只是沒想到,一轉眼就跌入現實的掙扎。

「有些運動協會在運動員生涯規劃方面做得很好,例如冰球,多數有俱樂部的球隊,球員和球團比較有認同感,因此職涯銜接很完善。需要幫助時,找不到管道和諮詢單位,這是英國運動最大的問題,越來越多運動員面臨和我一樣的情況,這已經變成常態。」

而根據英國運動協會(UK Sport)發表的聲明,「菁英運動確實有責任照顧、提拔和支援運動員。我們有提供生活上評估和諮詢,任何運動員都能使用,不論是諮詢還是後續接洽的服務都有。」

能進軍奧運,還拿到獎牌,Emms已經是相當成功的運動員,但依然陷入後運動員時期的職涯困境,其他運動員可能也會面臨類似的生活困境。

臺灣運動員多數則是從體育班就開始讀起,以訓練為重,有自知之明的球員會自己尋找出路,如近期成為CBA選秀狀元的陳盈駿除了到美國尋找機會外,也拿到運動行銷的專業學歷,為自己留下更多機會。

除了自己需要有所自覺外,多數運動員需要提點和尋求幫助,或許協會或是政府單位能將Emms的個案引以為戒,做好運動退休後的生涯銜接。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運動視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