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如何看待紐西蘭恐襲?

澳洲人如何看待紐西蘭恐襲?
Photo Credit: Jorge Silva/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起事件震驚全球,同時大家都在討論即使兇手在澳洲出生和長大,他能算是澳洲人嗎?各方對於「澳洲人」的定義出現了分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haron Verghis
譯:彭于庭

3月16日的悉尼港灣大橋上,降半旗的國旗在灰濛濛的天空中飄著,此刻的澳洲正努力了解塔斯曼海另一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一些穆斯林婦女在解下頭巾之後才敢冒險出門,而其他人則待在家,仍處於震驚和害怕之中。兇手在網路上直播行兇的過程,雖然各界力圖阻止,但影片還是被大量瀏覽和轉貼,許多小孩也看到了這場直播,他們的父母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場悲劇怎麼會發生。

這場發生在紐西蘭基督城的悲劇帶走49條人命。兇手穿著白人至上主義的圖案,手持半自動武器在兩座清真寺裡掃射,原本在裡頭祈禱的穆斯林慘遭射擊,受害者包含兒童。這起事件震驚全球,同時大家都在討論即使兇手在澳洲出生和長大,他能算是澳洲人嗎?各方對於「澳洲人」的定義出現了分歧。部分大英國協國家的學者及右派人士認為,在打擊移民問題的同時,白人民族主義已經開始復甦,對伊斯蘭教的恐懼也在蔓延。

雖然澳洲有許多多元文化的城市,但是出了市中心,文化分歧就藏在生活中每個細節。格拉夫頓(Grafton)鄉村小鎮就位於新南威爾斯州,距離悉尼東北約310英里處,以每年舉辦的蘭花楹節聞名,在這個節日你可以看到沿街維多利亞式建築的屋簷上開滿蘭花楹。在當地約1萬7000名居民中,就有一位悄然地、出人意表地變成一位暴力極端份子——認識兇手的某位人士這麼形容他。

對於28歲的兇手塔蘭特(Brenton Harrison Tarrant),外界所知甚少。紐西蘭總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表示這是一場「恐怖襲擊」,且塔蘭特將面臨更多罪嫌。阿爾登在塔蘭特及其他三人被捕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嫌犯「不應出現在紐西蘭,也不應該出現在這世界。」對岸的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得知嫌犯是在自己國家長大後,譴責這起「暴力、極端、右翼人士發起的恐怖襲擊。」

兇手的同事和鄰居都沒想到他是這麼可怕的人。 塔蘭特上當地的高中,然後進到大河健身中心(Big River Squash and Fitness Center)工作。身為兇手前老闆 Tracey Gray 對《悉尼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和《世紀報》(The Age)表示,兇手健身過度,非常熱衷於健康和健身,看起來完全不像個「極端主義」或「有瘋狂行為的人」。她還說兇手在工作期間的行為都很符合健身中心的價值觀:包容、幫助每個人實現身體的潛能。

但其他人,尤其是穆斯林,則不特別驚訝,他們當中有些人認為澳洲的政治環境開始充滿仇恨。阿富汗出生的律師,同時也是《伊斯蘭恐懼申報》(Islamophobia Register)平台的主席 Mariam Veiszadeh 表示,近幾年來針對穆斯林的威脅和暴力事件有增加的趨勢,許多穿戴希賈布(Hijab)的同胞被羞辱,而她一位穆斯林朋友在悉尼中央車站被吐口水。她說:「就在光天化日之下,熙來攘往的地方。」

許多人致力於阻止穆斯林青年走向激進一途,但是卻沒有人去理解沒有選舉權的白人青少年變得激進的原因,對她而言這是一體兩面的事情。她說:「兩方互相助長。」

僅在過去的一年中,澳洲政治就出現了許多令人震驚的發展,有人認為這代表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去(2018)年底,極右派政客漢森(Pauline Hanson)提出一項動議,希望政府正式承認她所謂的反白人主義正在崛起,基本反白人主義的思想模式就跟白人優越主義差不多。同樣在去年底,來自新南威爾斯州的澳洲國家黨(the NSW Nationals)發現22名黨員跟新納粹及法西斯團體有來往後,終身取消他們的黨籍。該黨還禁止其成員加入一些被視為另類右派且正在崛起的團體:Squadron 88、the Lads Society、the Dingoes、New Guard以及Antipodean Resistance。

社會分歧是支撐民族主義的根基,而這分歧似乎越來越顯而易見。就在恐襲事件發生幾小時後,昆士蘭州參議員安寧(Fraser Anning)在推特上表示,這場攻擊最終應歸咎於移民問題。隔天,許多人到他在墨爾本的媒體活動外抗議,還有人對他砸雞蛋。 這位因在2018年呼籲澳洲終結「移民問題」而遭到砲轟的參議員回應抗議者的方式就是往他們臉上揍一拳。

但澳洲議會的首位穆斯林成員安妮・阿利(Anne Aly)表示澳洲分裂的原因很複雜,不僅僅是領導者的錯。她告訴《時代雜誌》(TIME):「我們需要在社會脈絡裡面去理解恐怖主義,不能只看單一事件。我認為現在的環境不管是白人至上主義或反穆斯林主義都可能大行其道。」

澳洲國家伊瑪目委員會(National Imams Council)發言人魯夫(Bilal Rauf)對《時代雜誌》表示,允許仇視言論的這些公眾人物正在創造一個「鼓勵把激進言論變成激進行為的環境」。針對基督城發生的恐怖行為,他說:「重要的是我們要一致、堅定地對抗這種言論和行為。」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