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不敢喊「我是郭冠英」?

你敢不敢喊「我是郭冠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不需要同意別人的言論,但你敢誓死捍衛你不同意的論調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週遠在歐洲的巴黎市發生了一起恐怖攻擊事件,對象是一家諷刺媒體「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公司的12名員工遭行刑式處決,巴黎街頭也上演了幾齣喋血事件。事發後,全球主要國家領袖,為了捍衛言論自由,紛紛造訪法國,表達自己的立場。

不久後,就連八竿子打不著的台灣文人雅士圈,也開始跟著複誦「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的口號。談論的內容好似對言論自由的崇尚,真如捍衛性命般重視。但台灣真要支持言論自由,那在複誦「我是查理」的當下,請問你敢不敢喊:「我是郭冠英?」

沒錯,一個幾乎當作過街老鼠人人打的無業遊民,在任職新聞局20多年後,因用了一個匿名的帳戶,講了些部份民眾不愛聽的言論,最終被炒魷魚。退休金不斷被追殺,目前的行蹤則是個謎,就怕哪天上了報紙,又會惹來一身腥。

先不說公務人員,不用真名、在下班時間發表「不正確」言論,算不算違反公務人員行政中立;就算違反了,郭冠英的懲罰是否該如此的重?

我之前有分析過郭的言論中,撇開幾個較為爭議的內容,其中的「台巴子」、「高級外省人」幾乎都屬調侃性質的語言,有點大腦的,都會看出不是直指台灣人的卑劣,而是解構某種台灣亂象。

Photo Credit: XIAOHEI BLACK @ Flickr CC BY 2.0

但對言論雅量不深的台灣民眾而言,只要聽到稍加不悅耳的論調,就會好像小學生被人罵羞羞臉般,防衛機制開始上膛,誓死毀滅不願聽到的聲音;而且趕盡殺絕、不留後路,把台灣人厚道的本性拋在腦後。

反觀遠在巴黎的「我是查理」事件,一個極盡能事挖苦被壓迫族群的雜誌,出刊時沒遇到任何阻礙,就算內容違反許多「族群敏感」的要素,且對宗教議題極度不留餘地,法國人民仍然容忍這媒體的存在。

這家雜誌為了標新立異,明明伊斯蘭教徒反對將偶像擬人化,「查理週刊」依然將穆罕默德脫個精光、將教宗畫成戀童癖、將上帝與耶穌排成肛交姿勢,這與范蘭欽的「台巴子」相比,「查理週刊」應該會認為范蘭欽只是個小兒科吧。

測試自己對言論自由最好的試金石是,如果別人踩到你的紅線時,是否依然有容忍的雅量?講遠在法國的三流雜誌不能算數,那是別人的痛處、別人的矛盾、別人的信仰,燒不到自己,所以才會跟著鸚鵡般的複誦「freedom of expression!」

如果是自己的痛處,你會如何處置?請問在大喊「我是查理」的同時,你願意喊「我是郭冠英嗎」?你不需要同意別人的言論,但你敢誓死捍衛你不同意的論調嗎?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王大師論壇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王大師』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