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琄50歲後的向內朝聖之旅:生命太有重量,所以我選擇輕

王琄50歲後的向內朝聖之旅:生命太有重量,所以我選擇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回,曾三度獲得金鐘獎的專職演員王琄,在路上偶遇擔任出版社編輯的大學同學,問她想不想「生命書寫」。於是,她就開啟了這場召喚人生點滴,她形容為「向內朝聖」之旅,「既然青春不再。」作者王琄自嘲又寫真地說。

文:馬萱人|攝影:日日寫真工作室|場地提供:中山樓4f劇場咖啡|圖片來源:王琄

回想自己的成長歷程,那些伴你長大的核心價值:愛、信任、勇敢……,雖說老派,但是否還在心中最重要的那個位置?

對演員王琄來說,是肯定的。

她在新書《如愛一般的存在》正面承認自己有夠「老派」,仍珍視父母、師長傳授的這些觀念,以及年少那段「放空、放鬆、放生的時光。」

70年代老派又美好,心中有他人、有天、有地

有回,曾三度獲得金鐘獎的專職演員王琄,在路上偶遇擔任出版社編輯的大學同學,問她想不想「生命書寫」。於是,她就開啟了這場召喚人生點滴,她形容為「向內朝聖」之旅,「既然青春不再。」作者王琄自嘲又寫真地說。

這位常以全身記錄各款他者生活的資深演員,一旦執起筆來重現自家故事,沒在演假的。這不是她的第一本創作,然而《如》書較先前文集卯足火力的是:她以從1960年代出生以來所在的家庭、村子、學校、劇場等為軸,更全面介紹伴她長大的核心價值:愛、信任、義氣、單純、忠誠、認真、勇敢、尊重、友善……。

上述字眼,現在有些人可能直接說出來都不好意思,但王琄看重它。

2019-04-01-1554116441
Photo Credit: 王琄提供
以往過年穿新衣是大事,圖為王琄(右2)春節著盛裝與鄰居於村子裡合影

她總以為,70、80年代少了自我意識的過度發展,人們心中還有其他人、有大自然、有天、有地等等,也不會創造太多的消費需求。沒意識到環保與否,卻已自然執行。「這些老派行徑,在21世紀,反而成了最前衛、最令人羨慕的生活狀態。」

這場觀賞心之風景的朝聖旅途,尚包括回眸影響她一輩子的至親,以及老師、同學與朋友。她甚至不惜挖出血淋淋的戀愛經歷佐證:那些信念還曾救她一命。

母親的禮物:做啥都好,只求有禮、敬人、良善

王琄21歲時差點遭遇約會強暴。當時的男友,某天突然持刀逼婚、強拉她上賓館。但超冷靜王琄不停與他談及從前充滿照顧、彼此支持的相處時光,並且在近10小時危機解除之後也不獨自離開。她不要男方留在賓館想不開。

35年之後王琄在《如》書中內省:當年到底做對了什麼,才能與死神擦身?她察覺,或許是「對他友善的心」,將她從愛情的漩渦中釋放……。如今勇敢公開這段戰慄記憶,可說是王琄在分手暴力頻傳的現世,送給大家的禮物吧。

慧眼讀者不難從《如》書中發現,這些老派但受用、所謂的傳統價值,主要來自王琄的「母親」這所「學校」。但王媽媽並非說教為之。單是當年眷村鄰居皆喚她「老王」,即知這位念的是私塾、行過大時代的女性多麼有自我風格。

王琄引用媽媽的話皆簡短有力,但照她所形容的母親個性推想本來如此。譬如,眷村媽媽們最愛找老王訴苦,因為秘密只會凝固在王家客廳。王媽媽僅對子女使個眼神提一句:「哪裡說,哪裡了。」王琄和姊弟們便知吭都不能吭一聲。

「老王」迷人語錄再抄數句:

床前教子,枕邊教夫。」王媽媽因此在子女面前維持了王爸爸的尊嚴。

恭喜妳啊。」王琄好不容易考上當時獨立招生的國立藝術學院(現為台北藝術大學),王媽媽只說這4字然後大家繼續吃飯。孩子愛念啥就念啥。

我不是尊『菩薩』,整天等著人來拜。」王媽媽請子孫回家前必得提早告知,她有她的日子要過。

晚上睡覺時,枕頭墊高了想一想。」兒女遇上難關,王媽媽也不給直接的答案。

王琄後來理解了,枕頭墊高不好睡,才能想事情想得清醒一點啊。她回憶母親行誼,從不要求小朋友一定得如何如何,愛工作、想結婚都行。唯獨必須做到:有禮貌,尊重他人,做人良善。誰來幫這位毫不情緒勒索的媽媽也出本書啊?

2019-04-01-1554116516
Photo Credit: 王琄提供
王琄說媽媽從未穿過婚紗,一家人特別於爸媽結婚50週年拍了這張別具意義的照片,由子女們當爸媽的伴郎與伴娘

生命往內看明白:得到也好,得不到也很好

正因為王琄「從小價值觀的培養,是以自己的心為意見,他人必須尊重。」當她進入婚姻、而那一段婚姻又有些依附關係時,很遺憾是不適應的。尤其,他們當初是在傳統習俗觀念下結的婚。王媽媽在她33歲那一年過世了,有長輩因此建議:王琄與男友最好盡快在百日之內成家。

2019-04-01-1554116548
Photo Credit: 王琄提供
1997年舞台劇《結婚?結昏!—辦桌》宣傳劇照,左為趙自強

當時的她覺得好像也要給爸爸一個安慰,答應了。但是「我沒有聽自己的聲音啊,實在是過於服務他人。這是最大的錯誤。」沒幾年王琄離婚了,「這結果其實一開始已經決定,不能怪人。」但王琄回想年輕時的她都覺得可真殘忍,「做了婚姻的『燃料』、而非『肥料』了。」

這些道理,王琄也是等年齡大了才懂,且是經由一趟又一趟的向內朝聖之旅,也就是往心裡面走看。但這得有個前提:旅途的結果,最好是得到也好、得不到也好。重點:什麼事才是你真正在意的?「這是一種平衡的過程,也是清理的過程,更是變輕的過程。」王琄解釋,「正因為我們知道生命太有重量,所以我選擇輕。」

她以雙關的「清理空間」來比喻,輕盈與沉重的選擇。家裡如果一攤一攤爛東西放在那裡不處理,會變成停滯的負能量。如果這些東西不會臭就繼續占空間吧,但問題是這些東西通常會有味道。如果動手整理、挪出空間,可不是能多一點呼吸與清新?

以上敘述,「家裡」2字換做「心裡」同樣可行。

這有點兒嚴肅的話題,王琄卻是以一個搞笑的例子說明清理與內省的好處。當我們問她,那麼妳現在砍掉什麼東西了呢?她竟是零秒差地先答:「肥肉」,接著才說:「煩惱」。

「現在的我不見得什麼恐懼都沒有,但已經不再計畫、憂心明天要幹嘛了——除了寫下『不要網購』(笑)這個願望。」王琄又自問:「這算計畫嗎?但至少我也砍掉了『網購』這件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