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園肯定不是完美,但別忘了「保育」也是要花錢的

動物園肯定不是完美,但別忘了「保育」也是要花錢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上的動物園每年「招待」將近7億名遊客,每當說起這樣的合作模式如何影響保育,除了「經由觀看展示來理解野生動植物遭遇的保育問題」、「學習如何在日常行為中透過簡單的行為改變來愛護地球」這類老生常談之外,還有一個時常被忽略的重要因素──「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走近動物園

雖然人們常說:「保育、研究、教育以及遊憩,是現代動物園所肩負的四大職能。」但其實隨著動物園與水族館(以下簡稱動物園)行業愈發理解自己身為保育機構的事實與責任,四大職能變得不再並列,不僅僅是研究、教育,甚至遊憩也不例外,都是為了達成「保育」這個最終目標而服務的。

世界上的動物園每年「招待」將近7億名遊客,每當說起這樣的合作模式如何影響保育,除了「經由觀看展示來理解野生動植物遭遇的保育問題」、「學習如何在日常行為中透過簡單的行為改變來愛護地球」這類老生常談之外,還有一個時常被忽略的重要因素──「錢」。

針對動物園的保育職能,反對者時常聲稱動物園每年在保育上的投資,不過只是總營運經費中的極小部分。比如美國動物園和水族館協會(AZA)旗下的動物園,每年僅僅挪出2%的經費來支持保育,其餘的98%則用來維持動物展示、園區設施以及娛樂活動。並有動保人士指出,在圈養環境下健康保有一頭黑犀牛的費用,是野生狀態的17倍,但野外的犀牛數量卻遠遠低於圈養族群的17分之1。

這樣看來,難不成動物園行業美其名的保育願景,其實運作的不那麼到位,只是掩飾人類圈養慾望的遮羞布?

我個人認為,是也不是。因為,即使現代動物園如此「有所保留」的執行保育計劃,目前的產出仍然讓人激賞。談到這點,就不得不說說上段中提到的「僅僅挪出2%」究竟是多少。

據估計,全世界的動物園與水族館每年「實際運用」在野生動物保育計劃上的金額,超過世界自然基金會(WWF International)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加總,來到了3億5000萬美元(超過100億新台幣),僅次於大自然保護協會與WWF Global Network。

那麼問題來了:少了動物園,這僅僅100億的費用要從哪裡產生呢?總不能就地練成吧?並且,在絕大多數動物園都在追求更高程度保育參與的時空背景下(比如AZA正在研討將保育費用佔比提高到5%),將來100億這個數字只會多不會少。

同樣的,圈養犀牛所費不貲這點不假,但如果說動物園有辦法透過吸引政府、企業贊助以及向遊客募款,甚至自給自足的方式來填補這些花費,並且將多出來的部分回饋在保護野生的犀牛,在少了動物園的情況下,我們該如何為野外的犀牛籌措到持續不斷的維持經費呢?

很殘酷的事實就是,對於企業的廣告或者政府的績效而言,存在於城市內的動物園、甚至其中為市民熟知的動物個體,肯定要比地球另一端可能終其一生都未曾謀面的野生動物來得有吸引力,就算真有如此大愛的企業願意將資金投入田野,那肯定也只會是少數,至少就目前而言是如此。

有能力創造盈餘這點,就是動物園行業不同於保護區、國家公園的特色。並且還有一點很關鍵的上面沒談到,那就是現在世界上投入在野外進行保育研究的獸醫、學者與工作人員,有多少是在動物園啟發、訓練成型,甚至薪水就是由動物園給付的?在有動物園的情況下都已經如此艱難,少了這樣特殊的管道,光靠大學與本地生態環境的陶冶,會如何影響這些專家的產出與投入將不得而知,但至少絕對不「是廢除動物園、廣設保護區」所能解決的。

動物園肯定不是完美的,甚至可以說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動物園都有著明顯的缺點(而對於這點感到最無奈、氣憤的肯定也是動物園業者)。但在這之中,有相當數量的一批正決心變得更好,並且給出了實際的作為。在找到真正更好的替代方案之前,比起詆毀、推動廢除,給予支持、監督,就像好動物園為野生動物做的那樣,或許才是更正面的態度。

延伸閱讀:現今動物園的存在目的,就是為了讓動物園永遠消失

本文經走近動物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走近動物園 Approaching the zo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