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方仍享特權、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印尼轉型正義仍有漫漫長路

軍方仍享特權、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印尼轉型正義仍有漫漫長路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因政變或反對黨遭鎮壓而導致民主流產的國家,印尼的民主雖年輕但相對穩定,軍方改革是其中關鍵。然而軍方仍享特權不受一般審判、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問題至今未解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相較因政變或反對黨遭鎮壓而導致民主流產的國家,印尼的民主雖年輕但相對穩定,軍方改革是其中關鍵。然而軍方仍享特權不受一般審判、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問題至今未解決。

近期最嚴重的案例是發生在巴布亞省的武裝衝突。國際特赦組織印尼分會(Amnesty Indonesia)之前表示,軍方自2018年底開始追捕西巴布亞民族解放軍(National Liberation Army of West Papua,TPNPB),這項行動已造成數萬人流離失所。

2018年底數十名參與巴布亞恩杜加(Nduga)橋梁建造的工人遭殺害,印尼政府認為是西巴布亞民族解放軍所為,加派軍隊進駐,再度強力掃蕩西巴布亞獨立運動。西巴布亞爭取自印尼獨立已逾半世紀。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印尼分會3月29日公布的調查報告,軍方以不人道手段對付平民,用直升機投擲炸彈,攻擊民宅、教堂、甚至診所,造成多人死傷,有學童被射死,數萬民眾被迫躲到叢林避難。他們呼籲印尼政府解禁,允許媒體及人權組織展開調查,同時撤離軍隊,用和平對話解決衝突。

來自恩杜加的拉加(Raga Kogeya)出席調查報告發布記者會,她告訴記者,從印尼前總統蘇加諾(Sukarno)開始,印尼政府向來就不想要巴布亞人,要的只是巴布亞的自然資源,印尼軍隊鎮壓平民的行動還在持續,把所有人都當成是解放巴布亞運動(OPM)的組織成員;巴布亞拒絕單獨和印尼對話,希望荷蘭、美國、歐洲聯盟(EU)加入,他們都有責任。

印尼將於4月17日舉行總統大選,尋求連任的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未回應這些訴求。在3月30日的第4場選舉辯論會上,他反而強調在巴布亞等地部署整合軍力對國家安全的重要,也提到國安的挑戰來自境內衝突甚於外部威脅。

slack-imgs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2014年上任,平民出身的他作風親民,但也因沒有政治資本奧援,為鞏固政權而向保守勢力靠攏,在推動軍事改革與轉型正義方面都受到質疑。

有印尼資深記者分析,左右印尼選舉結果的往往不是政策議題,而是候選人的人格特質,佐科維多多因親民,人氣也旺。

佐科維多多積極拉攏 軍方影響力仍不容忽視

佐科維多多最為人稱道的政績,是在全國大力推動基礎建設,近日開始營運的雅加達第一條鐵路,成為印尼的驕傲。但作為印尼首位沒有軍事、政治背景的總統,在推動軍隊改革、落實轉型正義方面,佐科維多多不免令支持者失望。

外界批評佐科維多多任命軍事將領看重的是個人親疏,而非專業;指他擴大軍方在政府的影響力,最近的例子是提出在役軍官任職文官的方案,被指可能重啟印尼前總統蘇哈托(Suharto)時代的軍人干政之路;而他選前說要推動轉型正義,卻不曾追究軍方過去在多起歷史事件中打壓人權的責任。

國際特赦組織印尼分會主任烏斯曼(Usman Hamid)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印尼自蘇哈托垮台後享有21年的民主化,軍方改革是重要特色,制度上軍方已不再介入政治、不再保有國會席次、也不再經營企業,但改革仍未完成,政治人物在選舉時也總想利用軍方的力量抗衡對手,政治與軍方的關係仍是變動的。

slack-imgs-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際特赦組織印尼分會3月2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印尼軍方這幾個月在巴布亞省侵害人權的報告,呼籲印尼政府解禁,讓媒體與人權團體調查,撤離軍隊,用和平對話解決衝突。

烏斯曼說,很難說軍權在佐科維多多任內是否高漲,但很明顯,佐科維多多很積極拉攏軍方,他在村里與軍方人士座談時要軍方支持政府,但這種說法是錯誤的,軍方為國家利益服務,而非為特定黨派的政府,而佐科維多多動用情治力量打壓在社群網站發起#2019年改變總統(#2019GantiPresiden)的運動,這也是另一個軍方力量遭政治濫用的例子。

他表示,印尼民主化至今,政治人物傾向拉攏軍方,印尼軍方只有在從事與軍事相關的不法行為時,會受到軍事法庭審理,陷入貪污、迫害人權、犯罪等爭議,卻不受普通法庭審理,過去國會曾有提案取消軍方的一般司法豁免,因軍方反對而失敗。

印尼軍方的社會影響力至今仍不可忽視,這與軍方深入全國許多省、縣、村里各個基層的組織單位很有關係,這個自對抗殖民強權遺留下來的地區司令部結構,不僅沒廢除,最近為了解決軍方職位不足的問題,還在擴編。

例如首都雅加達東部的克拉瑪賈蒂(Kramat Jati)就有主管雅加達及近郊勿加西(Bekasi)、德博市(Depok)、唐格朗(Tangerang)的雅加達軍區司令部Kodam Jaya。

slack-imgs-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雅加達軍區司令部Kodam Jaya。

烏斯曼說,軍方地區司令部結構已不符合現代國防需求,早就應該廢除,這是另一個尚未完成的改革,很多人批評它的存在只是讓軍方更易取得地方經濟資源,這和蘇哈托時代軍力介入每個階層政府的決策過程是一樣的。

印尼各地也常傳出書籍遭軍方沒收、文化活動遭軍方禁止的案例。烏斯曼說,軍方認為他們是國家的守護者,凡是被認為宣傳共產主義或批評軍方歷史的思想內容等,都會被視為有害印尼文化主權及國家發展,被軍方當作是對國家的威脅。

保守勢力反撲 轉型正義之路仍遙遙無期

佐科維多多上任後曾試圖推動轉型正義,但無疾而終。

印尼1965年鎮壓共產黨、1998年學生運動等事件的受害者及其家屬發起週四集會(Kamisan),每週固定在總統府對面、民族獨立紀念碑的廣場外舉行。他們帶著黑色雨傘和罹難者照片,要求政府調查人權侵害的歷史,至今已集會579次。

在3月28日的週四集會上,瑪莉雅(Maria Katarina Sumarsih)告訴記者,1998年11月時,她當時唸大學的孩子伯納迪努斯(Bernardinus Realino Norma Irmawan)在一場抗議國會的運動中,因左胸遭槍擊身亡,她因此組成受害者協會,要求印尼落實真正的法治。

年邁的斯凡迪(Sfendi Saleh)則說,他是1965年印尼鎮壓共產黨事件的受害者,他因被指控是共產黨員而入獄15年,至今身分證上還留有紀錄,也造成他終身不能當老師,不能考公務員,希望政府能還他清白。

photo-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鎮壓共產黨事件的受害者斯凡迪(Sfendi Saleh)。

烏斯曼說,佐科維多多剛上台時曾準備發布總統令廢除蘇哈托對1965年事件受害者制定的歧視政策,也曾召開全國轉型正義和解會議,但立即遭伊斯蘭強硬派及保守軍系勢力反撲,他們散播仇恨言論,指控他非穆斯林、有華人血統、是共產主義者,在這些威脅下,佐科維多多成為缺乏信心的領袖。

他說,佐科維多多因此提名保守派的伊斯蘭學者理事會主席安明(Ma'ruf Amin)當副手,爭取保守派選票,但也造成部分支持者流失,這些選民都曾期望他處理過去的人權侵害事件,保護少數族群,現在都對他失去希望與信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林柏宏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