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拉丁美洲愛情雜事(一):拉美的「狼死」情歌世界

那些拉丁美洲愛情雜事(一):拉美的「狼死」情歌世界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拉丁情歌總像要榨盡聲帶的每一分力氣,直到聲嘶力竭,才傾得盡那飛流直下三千呎的款款深情,好似僅得拉美情歌足以承載得起這份厚重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一晚我在哥倫比亞有幸見證了一次墨西哥人「international pick up fail」。

住廉價青年旅舍的時候,晚上大家多數都會聚集在交誼廳內吹吹水、飲飲啤酒。那晚廳內共有三個人:一個約莫三四十歲墨西哥人、一個日本女生和我。「墨佬」留著一把凌亂的長髮,濃眉大眼,一臉叢雜的鬍鬚,身穿白色T-shirt牛仔褲。他一手掃著結他,一邊唱著拉丁美洲的情歌,不時拎起腳邊的啤酒灌上兩口,雙眼一直注視著日本妹。由於他不會說英語,日本妹亦不會說西語,所以我就夾在中間,一路聽歌聊天,一路幫他們翻譯。

「墨佬」咪一咪眼睛,對我說:「Pedro,你明白的吧?我們墨西哥人的音樂……嗯……我不會形容,就是很那個吧……你待會能幫我解釋一下歌詞給那位女士聽嗎?」

接著他坐到日本女生身旁,輕輕依傍著她的手臂,用粗糙的嗓音哼起Mana的《Eres mi religion》。

To translate or not to translate, that is the question.

當墨國哥哥仔坐到日本女生身旁時,我已霎眼瞥見日本女生那個「吓,佢做乜?」,但又為保持禮貌而強顏微笑的尷尬表情,就差在沒開口向我求救罷了。

那刻我如實地翻譯的話,我肯定她的表情肯定不止如此。

若果我要說明墨國哥哥仔的「那個」是甚麼,我會說那是「很狼死」。Eres mi religion,直譯過來就是「妳是我的信仰」,而歌詞其中一節大概是這樣的:

En un mundo de ilusión

Yo estaba desahuciado

Yo estaba abandonado

Vivía sin sentido

Pero llegaste tú

Ay, amor tú eres mi religión

Tú eres luz, tú eres mi sol

Abre el corazón, abre el corazón

中文翻譯:世界真偽不分,我曾病入膏肓、曾被棄於世途,曾生無可戀。而妳來了。啊!親愛的,你就是我的信仰,我的光,我的太陽,求你打開心窗吧……

拉丁情歌總像要榨盡聲帶的每一分力氣,直到聲嘶力竭,才傾得盡那飛流直下三千呎的款款深情。不止是來自墨國的Mana,其他如波多黎各的Chayanne、危地馬拉的Ricardo Arjona等等,聽他們的情歌,你會怦然心動:原來眼前的拉丁情人,為了妳動輒可許以生死。他俯身將頭靠向你耳際,用那把已被透明龍舌蘭辣得沙啞的嗓音告訴你:如果你不在我身畔,你讓我還怎麼可以繼續呼吸下去呢?不如深吻我吧,就當今晚是最後一個夜晚,好嗎?

才初次見面你就想把別人當作自己的信仰啊?這些情話連自己都不會跟女朋友講啊,何況我又不是想pick up日本妹的那個人,叫我怎幫你翻譯呢?

事後我想,其實這種尷尬感到底從何而來?當然幫人溝女就其本身而言已經很尷尬了,不過同時亦多少透露了廣東歌如何形塑著我們一整代人的愛情觀。

春天分手,秋天才會慢慢習慣。直率澎湃地表白向來不是廣東話情歌的主流,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廣東歌詞世界裡彌綸著的憂愁、感傷,讓我們能夠在短短一個小時內,體會到失戀和暗戀原來有著百萬種變化。耳濡目染下,我們日後慢慢長成為那個在感情世界上步步為營、含羞答答,甚或帶些詩意的人。所以《草莓100%》中,真中淳平那種抓上單杠,豁出去向西野表白的畫面,大概不會是我們的集體心跳回憶,只是那年那天,我眼光不安份地投向鄰座,卻正好與她四目相投……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跟朋友聊起流行曲,結論是好似僅得拉美情歌足以承載得起這份厚重感。無論將歌詞換成中英德粵日語,都會顯得太過火,唯獨是西班牙語得天獨厚,肆無忌憚地唱出一句句這樣的歌詞後,曲終後能夠收獲到伊人的芳心,而非一地雞皮。相反如果換成廣東歌,真有人這樣寫的話,我會即刻聯想到一個中二癌末期毒男的呻吟囈語。作為一個受廣東歌奶水哺育長大的港仔,認知中的「浪漫」向來莫過於林子祥的《分分鐘需要你》:「願我會揸火箭,帶你到天空去,在太空中兩人住」,已是我青春期那時所能想象到最面紅耳赤的表白了。

橘越淮而枳,假若我生在拉丁美洲,也許我也會是愛情世界裡的一員悍將。可惜港仔天生就不是上戰場一馬當先(變成炮灰)的料,但要是你想找一個比較溫和體貼,也會彈結他(不過彈的是《分分鐘需要你》和《為你鍾情》),亦聽得懂高登笑點的男生,這裡倒有一個。

交誼廳內,時間好像既凝止,又徐徐流去。但見墨佬步步進逼,日本妹有點不好意思地慢慢向梳化的另一邊靠攏。我暗地用手機google translate一下,然後開口用蹩腳的日語問她:「hey,要出去買包煙嘛?」

相關文章:那些拉丁美洲愛情雜事(二):拉美的歌聲、沉默與失語者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