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騙局《惡血》:為什麼「出Cheat」公司可以估值90億美元?

矽谷騙局《惡血》:為什麼「出Cheat」公司可以估值90億美元?
Photo Credit: Brendan McDermid/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就終局而言,Theranos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局,但伊莉莎白依舊有成功的面向,整件事情也有很值得學習的地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件事最近吵得很兇,滑FB的Newsfeed一堆「那個女生」的新聞,然後我大學同學和我爸又同時傳了啾啾鞋講這個騙局的影片給我看,真的有默契。看完之後大概有幾個心得來分享一下。

事情簡單原委

簡單來講,就是有一個小女孩小時候很怕抽血,而且不理解為什麼抽血每次都要抽一大桶。於是長大了以後,她想要透過創業去發展抽血檢測的創新技術,誓言改變整個血液檢測產業。

這個idea是這樣:她要創造一個產品,只抽取身體微量的血,降低最小傷害,以進行100多種檢測,最後甚至提供診斷服務。最後她創造了一家估值90億美元的公司──Theranos。

但做這件事情的價值在哪?

改變血液檢測產業的必要性與價值

依照現在的血液檢測,必須抽一大桶(其實是好幾管)的原因,除了要分散做好幾種檢測外,現在的檢測技術,量要夠大才會有顯著結果。雖然對很多人來講沒差,但還是有人會怕。再來,每次抽血檢測都要去醫院或診所,對台灣人來講可能無感啦,畢竟台灣醫療環境那麼爽,但是我們把鏡頭帶到美國,那實在是很不方便,這是我們幸福的台灣人所不懂的。不然來看個數學:

在幸福寶島中,每1.67平方公里就會有一家醫療機構,但是美國呢?每12.53平方公里才有一家啊!這也代表,美國人要使用醫療機構提供的醫療資源或服務的交易成本,相較於台灣人是很高的,所以發展那種能在自家自行檢測並提供診斷的產品服務,對美國人而言當然非常有價值(我以後可以在家檢測自己的血液健康了耶!只要有問題再去診所醫院看就好啦)

聽起來完全沒問題吧?對美國來說,這種極具未來性而且可行性極高的產品很棒啊,為什麼要說人家「作弊仔」呢?

因為騙人的不是產品,而是伊莉莎白(Elizabeth Holmes)。

大說謊家伊莉莎白
getImage
Photo Credit:商業周刊
曾經是矽谷最有價值的新創公司之一,伊莉莎白所創建的Theranos帝國,終究因一封內部匿名檢舉信開始瓦解。

先講結論,我覺得伊莉莎白(Theranos創辦人)的創新想法不是騙局,甚至是真的能做的產品。但因為伊莉莎白在每一次遇到技術障礙的時候,寧願選擇把資金投注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來繼續騙人,用各種搪塞的方式去蒙騙市場(詳情見啾啾影片),也不願將資金投注在真真確確的技術發展上。

就拿啾啾在影片裡講的概念來講好了,一門課你好好讀,打基礎,好好考試,也能拿100分,但你偏偏要用作弊的方式拿到100分,就算最後課程結束了,你沒有任何實質上的take away,剩下的只有騙局,你就是個騙子,懂嗎?

但是這個騙局其實沒有很複雜啊,為什麼當時沒有人(除了內部人員)發現呢?

支持騙局的三本柱

我是覺得這個騙局能成,可以從3個角度來分析一下,它們分別是:投資人、市場和合作商。

一、投資人(環境)角度

我覺得這個也是一切騙局的基礎,伊莉莎白擁有不少重量級的投資人當作股東:Oracle總裁Larry Ellison、21st Century Fox董事長Rupert Murdoch、Hotmail/Tesla/Space X的早期投資人Steve Jurvetson、史丹福工學院副院長Channing Robertson、兩個美國前國務卿、克林頓時期的國防部長以及特朗普時期的國防部長……,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有這些重量級人物為伊莉莎白「揹飛」,也成為騙局最重要的信任點。

但是回歸那些重量級的投資人,為什麼他們願意投資?我簡單整理3點:

1、創投環境極佳(可參考先前寫到的豐滿創業):矽谷從Dot-com bubble和金融風暴中復甦,滿坑滿谷的錢又再漸漸聚集起來,當資金開始累積,風控意識就會比較薄弱。也就是說,投資人有更大的誘因與勇氣去發展各種投資,因為虧錢的敏感度變低了。而對創投而言,雖然有高風險,但是同樣也有高報酬,簡單來說就是「投十間,只要中一間,就有可能賺錢」的概念,因為風險資金的報酬率都是幾百%的。所以相對於東岸華爾街的以風險為最大考量的投資思維,矽谷的投資思維是講求報酬率>風險考量。

2、技術門檻或許不高:其實整個技術的關鍵在於以下兩點,(1)如何「放大」樣本以取得顯著結果(2)如何「精準」放置樣本以成功檢測。而這兩點的技術門檻並不高,因為檢測技術都是採用過去傳統的檢測方式,甚至連史丹史丹福工學院副院長都認同了,這甚至暗示這個技術發展是沒問題的,對吧?

3、投資價值考量因素:一般而言創投在尋找具有潛力的新創公司時,除了分析其創新idea的市場潛力與商業模式規模化的可能外,還能做為參考的就是執行團隊的學經歷與執行力。而伊莉莎白是史丹福化工系的學生,史丹福身處西岸,近矽谷,早就是創業大校,也源源不絕地提供矽谷優秀的創業人才。我猜在史丹福,輟學創業早就是習以為常的事,而且伊莉莎白的化工背景,剛好match她的創業項目,很難不被信任。

二、市場角度

對市場而言,伊莉莎白提出的新產品concept是很有價值的,而且相對於一般醫療器材較有安全感,也沒有一開始就懷疑或挑戰她的理由,因為:

1、「血液檢測」是low engagement:也就是說,

  • 消費者不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在這個服務中
  • 也不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去使用這個服務
  • 尤其伊莉莎白強調「採血少,檢測多」,更降低了使用門檻

2、採血儀器已經行之有年:像血糖檢測儀,這也降低消費者對服務的疑慮

3、美國醫療的高門檻:就和我前面說的一樣,和台灣比較不一樣的是,在美國要使用醫療服務沒有那麼簡單,因為

  • 醫療機構的密集度很低,代表消費者要使用醫療服務的交易成本很高
  • 美國沒有全民健保,每個醫療服務都所費不貲

而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的pharmacy非常盛行,或是各種通路商會想建構醫療服務,各種創新的醫材發明也特別多,因為去醫院、診所的成本實在太高了,沒有什麼重大傷病根本不會想去醫院啊。

三、合作商角度

影片中提到,Theranos有兩大合作案:與全美第二大連鎖藥局Walgreens,和北美第二大的連鎖超市Safeway合作,在其門市中提供Theranos的血液檢測服務。為什麼它們會想和Theranos合作?

「檢測→診斷→治療」是一個價值鏈,Theranos包辦了檢測和診斷,而後者則交給Pharmacy──這根本是天作之合,這些醫療通路商和上游合作的效益非常高,因為Theranos不但能夠為通路商帶來更多的潛在消費者,同時他們的轉換率也會是最高的(來檢測只要發現有問題,應該都會買藥吧)。所以它們當然非常樂意和價值鏈上游的廠商合作,尤其是Theranos這種明日之星,早早合作,能拿到的好處將會是最大的,甚至能讓它們幹掉老大,取而代之,不再當老二。

而這些知名合作商的合作案,當然也會加深各方對Theranos的信任。

騙局歸騙局,苓膏龜苓膏,我們能學到什麼?

雖然就終局而言,Theranos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局,但伊莉莎白依舊有成功的面向,整件事情也有很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們從兩個角度來看。

一、企業角度

1、挖掘未開發市場,並推演成整個產業的願景:雖然技術可行性似乎很高,看起來誰都能做,但伊莉莎白利用一個「未開發的利基市場」來帶出「改變整個血液檢測產業」的願景,的確是將她的創業提高了好幾個層次。也許對我們而言,抽血其實沒什麼,但是真的有一群人是「害怕抽血」的,伊莉莎白針對這個市場,給予相對應的產品,其實很合理。但整體來說,對我們這些覺得沒什麼的族群而言卻也能產生價值──如果能抽少點,幹嘛要多抽?如果能在家,幹嘛要出門?如果能花小錢,幹嘛要花大錢?沒錯,一直延伸下去,這產品就會從一個利基變成改變整個市場的層次了。

2、公關(Public Relationship)對一間公司的重要性:雖然伊莉莎白都在騙人,可是大家就是會被騙啊。她花費很多資源在公關以確保公司形象,也雇用了律師團以自保,當然,她取得了這個部分的成功(至少在產品推出之前),她炒熱了市場聲量,也募集了不少資金。這很值得新創公司學習啊,當然不是說要膨風來騙人啦,而是以形象來最佳化、規模化的執行效能(也就是說在募資的時候讓你募到最多的錢)。

二、投資人角度

1、投資一定有風險,風險投資有賺有賠,詳情請見公開白皮書(5倍速):一般人(我們)應該是不會接觸到創投基金啦,而在台灣能上市櫃的公司都必須經過嚴厲的體質檢測(畢竟台灣真的是大政府主義,把投資人當兒子女兒在看)所以也不需太擔心。但是投資新創還是有方法的,近期最夯的應該就是ICO了吧(註)。如果我們真的有機會接觸到創業投資,自己還是要詳閱公司的ICO白皮書,去了解公司的產品未來性、技術可行性和商業模式的獲利性多大(profitability)、是否具永續性(sustainability)?執行團隊是誰?他們的信用是否能為失敗負責?

註釋:Initial Coin Offering,簡單來講就是用「發行加密貨幣」的方式來IPO,而不是公司股份,而因為現下世界上大部分自由國家對加密貨幣的規範尚不完善,所以ICO不需要像IPO那樣受到嚴厲檢測。

2、對每一次的突破保持懷疑:每一次公司宣稱技術重大突破,投資人都應該抱持懷疑的態度去檢視,看一下背後的機轉是否合理、如此飛躍式的突破的可能性有多高、公司技術測出的結果與現實世界的結果是否align?而不是被外表或新聞稿呼攏。(其實,只要在這個過程中任何一個投資人提出檢測的要求,伊莉莎白的騙人泡泡隨時都會被戳破,但奇怪的是這些熟練的投資人居然都一廂情願地相信她?)

以上就是我的分析跟takeaway啦,可能沒有很嚴謹,只是看到一件事情用各種角度去看事情發展的合理性而已,畢竟我是based on啾啾的影片嘛,啊啾啾也是based on《惡血》(Bad Blood)這本書,如果內容有誤再隨時提醒我囉。

最後,希望大家都能懂得:「做一個善良的人,比什麼都重要,如果你連這個都做不到,你做一切完蛋。

本文經Ka Wai Wong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