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美國青少年頻繁抽電子煙,卻沒找到妥善的戒癮療法

20%美國青少年頻繁抽電子煙,卻沒找到妥善的戒癮療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迷上尼古丁,如同席茲一樣的父母漸漸了解到能提供給孩子們的資源越來越稀少。在尋找尼古丁成癮的治療方法時,電子菸的使用遠遠超過了科學的腳步。

文:Jamie Ducharme
譯:劉松宏

潔米・席茲了解到她15歲的兒子戴文需要幫助。他的成績不斷下滑,而且被學校抓到他偷抽電子煙多次,以至於戴文處於被退學的邊緣。去年秋天,在高一剛開學時,戴文的學校甚至在他再次捲入麻煩後將他送往醫院進行藥物檢測。在急診室裡,戴文最終坦承:他對電子煙成癮了。席茲回憶道:「戴文對我說:『媽媽,我無法靠自己戒掉電子煙,我需要幫助。』」

抽電子煙對18歲以下(某些州規定21歲)的人來說是違法的,但這並沒有阻止青少年成群結隊地抽電子煙。這種外觀酷炫的抽煙器材——可以將裝有尼古丁和其他化學物質的液體加熱成可吸入的蒸汽——已經使傳統的捲煙黯然失色。根據美國最新的數據,目前只有8%的高中生抽傳統捲煙,但是卻有超過20%的人頻繁抽電子煙。

這些趨勢引起了民眾的擔憂,電子煙將使新一代人接觸到尼古丁,從而威脅到多年來禁止吸煙的公共衛生條例。去年,美國首席外科醫生稱青少年使用電子煙為一種「流行病」,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也對電子煙製造商實施新的限制,以禁止青少年使用電子煙。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迷上尼古丁,如同席茲一樣的父母漸漸了解到能提供給孩子們的資源越來越稀少。在尋找尼古丁成癮的治療方法時,電子煙的使用遠遠超過了科學的腳步。席茲說道:「真是令人沮喪,這是一種流行而且沒有任何助益,對抗這種流行的唯一方法是幫助和治療這些孩子,因為這是一種成癮症。」

AP_18117734898514
Photo Credit: Steven Senn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要為抽煙的孩子找到治療方法並不容易,因為尼古丁成癮常被視為成人問題。但羅格斯煙草成癮計畫(Rutgers Tobacco Dependence Program)的臨床協調員唐娜・理查森(Donna Richardson)表示要找到電子煙成癮的治療方法更為困難,因為沒有人知道如何治療各種年齡的電子煙成癮者。她解釋道:「目前還沒有針對這種產品成癮的治療準則,身為提供者的小兒科醫生正在到處集結相關案例,但還未找到最妥善的療法。」

去年,理查森表示羅格斯的戒煙專家已經接到了大約10個來自父母和學校的來電,他們擔心青少年電子煙成癮,而過去只有少數幾個相關案例。目前還沒有針對年輕患者的特定治療標準,臨床醫生通常會採用標準的尼古丁替代療法,如尼古丁貼片和口香糖——雖然這些療法一般是為成年人設計的,而且即使對於成人而言,這些療法成功治療電子煙成癮的案例也大多只是傳聞。理查森表示:「我們別無他法。」

這個問題變得非常普遍,因此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今年開始研究如何幫助那些沉迷於電子煙的孩子們。但諷刺的是,許多人為了戒掉煙癮而改抽電子煙。與可燃捲煙相比,電子煙含有較少的致癌物質和危險副產品,但仍含有尼古丁等成癮物質,因此許多成年人為了戒煙而改抽電子煙。電子煙並不是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准的戒煙工具——因此不能合法地在市場上銷售——但某些研究表明電子煙對試圖戒煙的成年人有效。

但大多數迷上電子煙的青少年並不是用電子煙來戒煙。事實上,研究表明電子煙反而經常讓年輕人轉而抽傳統捲煙,而不是排斥捲煙。經過前些年的吸煙率下降,青少年吸煙率實際上在2017年至2018年之間略微上升——從高中生的7.6%上升到8.1%——許多公共衛生機構將此歸咎於越來越多抽電子煙的年輕人。

此外,抽電子煙的年輕人並不清楚他們從抽煙器材中吸入了什麼物質。在一項研究中顯示,在15至24歲抽電子煙的年輕人中只有37%知道Juul——目前最受歡迎的電子煙品牌——製造的電子煙內含尼古丁。事實上一個Juul煙彈約可抽200次,內含的尼古丁含量跟一包香煙一樣多。(Juul長久以來一直堅稱其產品不適合青少年用戶,並表示正在努力限制青少年使用。)

RTS22KKW2
Photo Credit: Ronen Zvulu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一名現年16歲的男孩,其母親表示小孩並沒有意識到他吸入的是什麼。(她要求不公布其姓名或地點以保護家人的隱私。)當她的兒子剛進高中時,他認為電子煙只有產生「水蒸氣」,並且不含尼古丁。兩年後,當他的成績開始退步、對運動和社交活動毫無興致和退縮,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小孩需要治療尼古丁成癮。

但是她四處求助無門。這位母親表示:「我吃了閉門羹。」一名受過青少年成癮訓練的當地治療師將她轉介到治療中心,但該中心並不接受治療青少年。她兒子的兒科醫生也不知道該怎麼做。該母親表示她唯一能得到幫助的地方是『反電子煙父母聯盟』,該組織主張對電子煙進行更嚴格的規範,並為孩子們已經迷上電子煙的父母提供一個諮詢社群。

戒斷電子煙的唯一選擇似乎是住進治療中心,這些治療中心遍布全國各地。這位母親和其丈夫給予自己的兒子兩個選擇:自行戒煙,或是收拾行李搬進治療中心。扮黑臉非常有效。經過幾天的戒斷反應和頭痛,她說她的兒子成功戒掉抽電子煙的習慣——但她希望自己的小孩能有更多的資源。

這位母親說道:「這就像是海嘯來襲,你看著自己的小孩身陷其中,你卻無計可施,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席茲在為她的兒子戴文尋求治療時也吃盡閉門羹。當戴文告訴母親他需要幫助時,她首先尋求急診室醫生的幫助。但急診室醫生不能治療未成年孩童,並建議席茲詢問其兒子的兒科醫生。席茲說,戴文的兒科醫生表示自己沒有能力治療電子煙成癮,而戴文的學校則讓席茲與一名經營當地戒煙課程的女性聯繫。透過這位女性,席茲找到了經營賓夕法尼亞州醫學綜合吸煙治療項目的法蘭克・里昂尼(Frank Leone)博士——但里昂尼的辦公室最初也表示無法給予未成年人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