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導讀:面向大海,莫以成敗論歷史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導讀:面向大海,莫以成敗論歷史
狄多建設迦太基 1815年由英國畫家威廉.透納(William Turner)所繪|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經由對腓尼基/迦太基介紹,做出最好的示範,不以結果論英雄,反而彰顯出作為面海文明應有的姿態,尤其是後者,作為同樣強調海洋文化的台灣,或許有更多值得深思之處。

「歷史由勝利者所寫下」,或許是和史學有關耳熟能詳的「常識」之一,這句話本身沒有太多的養分,名詞也定義不清,此處的「歷史」所指為何?是史學研究?傳奇故事?個人回憶?「勝利」的界定更是模糊,只是漂亮的抽象修辭,仿佛人生所有的事件和際遇都是一場能明確裁定勝敗的有限賽局,非黑即白,還不如用有錢或有權來得符合實際。這樣過於天真、意義不明,甚至違反史學潮流和生活經驗的論斷,卻深深吸引著人們,印證了社會學者Duncan J. Watts在《為什麼常識不可靠?》一書中所言,對「常識」的信任,多半出於直覺式的「心智模式」,換句話說,更接近感性的渲染而非理性的分析。這句話與其說體現著歷史書寫實際的運作,不如說更多的是折射出每個人在日常中所遭遇的抑鬱不平。

然而,即使訴諸直覺的情感層次,也絕非無中生有,無的放矢,而是依據實際存在的個案,延伸推獻而成。贏者全拿,敗者在歷史紀錄中消失無蹤,或只有很片面的討論,也似乎是史籍上常見的現象,尤其是距離現在年代久遠的上古史,越容易見到類似的情況。一方面反映著相關資料在歲月中的難以保存,另一方面也顯現著在現代歷史學門出現之前,傳統歷史書寫的核心價值和侷限。

粟田伸子、佐藤育子兩位教授的合著《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非羅馬視角的六百年地中海史》的主角迦太基帝國即為一例,作為羅馬的死敵並在數次大規模激戰之後被消滅的迦太基帝國,幾乎在一般的歷史紀錄或教科書中消失,要不是其軍事領袖漢尼拔憑藉著個人的英雄身段和魅力,留下了一頁傳奇,否則留給後人的印象將更為稀薄。不只對於國際觀一貫偏狹於歐美主流的台灣如此,即使在西方,除去了漢尼拔的威名,人們對這帝國多半所知有限。如同作者在序言所指出的,本書最難能可貴之處,即在跳脫傳統從希臘、羅馬出發的歷史敘述,交待這古代地中海消失的另一半歷史。

要談迦太基帝國的歷史,必須從前身腓尼基人在地中海社會的活躍談起,作者從黎巴嫰的考古遺跡談起,介紹這群當時生活在被稱為迦南地區的族群。受限於領土的有限和鄰邦的壓力,從青銅器時代開始,腓尼基便是擅於經商,穿梭各地的海上民族,並發展出高度的文明,有自己的文字和物質文化。《舊約聖經》是現今留存關於迦南/腓尼基的重要紀錄,最為人所熟知腓尼基人應該就是那被大衛王以小搏大所擊敗的巨人歌利亞。

腓尼基人所建立的王國,經歷不同時期的變化,也面對了不同的外部挑戰,從所羅門王到亞歷山大大帝,國運時起時滅,但都發揮著面向海洋的文明特色,持續經營海洋貿易,在保有自身特色的同時,廣納各地的文化,甚至是對手的影響。就像書中所描述,夾在不同勢力之間求生存的腓尼基人,「以自身的經濟力和技術為武器,在大國的夾縫間柔軟但充滿生命力地生存下來」。從日本觀點出發的作者群,早期腓尼基人的生存之道,是值得日本讀者思索、學習的對象,這樣的訴求,對於台灣同樣成立。

地中海是腓尼基人活躍的舞台,他們在不同的口岸四處建立據點,並由東向西逐漸擴張,從非洲到西班牙。這中間接觸到了希臘文化,加以吸收,海克力士的傳說便和腓尼基自身的美刻爾傳說混而為一,海克力士/美刻爾一系列的冒險神話,可視為腓尼基人向西發展的投射和隱喻,建立了視地中海為整體、依地中海而生的海洋傳統,建立了以北非為根據地的帝國迦太基。迦太基帝國的成立,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在和希臘貿易競爭過程下的產物,從商戰到實際作戰,在打下了帝國規模的同時,也消耗了原本的國力,在希梅拉戰役敗變希臘之後面臨了重挫,原本以「海洋」為本位的帝國,也開始走向「陸地」,以取得更多的資源,換取更大的軍事力量,迅速回復國力,對手也從希臘換成了羅馬。

和羅馬三次的布匿戰爭,大概是迦太基歷史上最可歌可泣的一頁,也是少數能走入教科書的章節,然而本書並不再只是由羅馬興起的角度來談,而是由迦太基視角出發,討論這一帝國由盛至衰的變遷。羅馬和迦太基的關係有競有和,雙方一度是合作的盟友,然而最終還是兵戎相見。真要說起來,羅馬反而是學習迦太基的後起之秀,第一次布匿戰爭是這徒弟試圖打敗師父的對抗,在對峙超過二十年之後,羅馬終於取得了勝利。迦太基失去了西西里島並繳納大量金錢,回頭還必須面對戰時招募的傭兵在非洲大本營的騷亂,沒想到割地賠款換來的是羅馬持續的侵略和擴張,結果就是第二次布匿戰爭。

這次戰役造就了漢尼拔從伊比利半島出發,穿越阿爾卑斯山的英勇事蹟。這樣的長征,作者指出了關鍵的要素,與其說歸功於漢尼拔為一代名將,「不如說這是腓尼基人、迦太基人發揮了經年累積下來的地理學實力」。漢尼拔在第二次布匿戰爭初期取得極大的勝利,羅馬城一度迫在眉睫,然而漢尼拔始終無法將戰事的勝利換成外交的果實,讓苦守的羅馬找到了反擊的機會,連原本西班牙的大本營也被征服,漢尼拔只能選擇談和,並在回返的過程中,被羅馬消滅掉多數的軍力,只能屈辱的接受羅馬的掌控。

第三次布匿戰爭就只是羅馬出於羨慕兼畏懼,以土地為藉口單方面的侵略,因為上次戰敗的元氣尚未恢復,再加上迦太基內部各派系彼此牽制,以無法和羅馬一戰,迦太基最後選擇了投降,以交出武裝企圖換取和平,和先前所有和平的協議一樣,羅馬又進一步要求交出整座迦太基城,結果戰事還是不可避免,失去防禦能力的迦太基遭到血洗,這一度繁榮的城鎮化為廢墟。

本書反覆強調,即使迦太基遭到徹底摧毀,但它面向大海的文化和經營,相當程度還得以保留,這或許也是書中以專章討論迦太基宗教和社會等文化層次的主因,一部迦太基的歷史不應只是從結果論的角度,狹隘地視為彰顯羅馬榮光的踏腳石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滅亡史。誠如書中所言:「敗者緘默不語,勝者的歷史則獨自昂首闊步,這是至令為止世間的常情。」作者或言所有習史者都該努力的,就是要試著應用考古或文字史料,反抗這功利的邏輯,而不是一昧感嘆,變向成為勝者邏輯的附庸。

本書經由對腓尼基/迦太基介紹,做出最好的示範,不以結果論英雄,反而彰顯出作為面海文明應有的姿態,尤其是後者,作為同樣強調海洋文化的台灣,或許有更多值得深思之處。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非羅馬視角的六百年地中海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栗田伸子(くりたのぶこ)、佐藤育子(さと いくこ)
譯者:黃耀進

跳脫出以希臘、羅馬為歷史主軸的傳統史觀,
挑戰復原古代地中海史「消失的另一半」——迦太基,
他是羅馬最畏懼的宿敵,最終卻仍被羅馬埋葬。

從經營海上貿易的城邦發跡,晉身為掌控地中海的商業帝國。
腓尼基人建立的迦太基,如何成為西方世界最早的海上霸主?

在古代世界的地中海上,勢力最強的並非羅馬,而是羅馬最大的競逐對象迦太基。藉由日本研究者之手,首次反轉羅馬史,以「非羅馬」的角度觀看地中海,呈現出獨特的腓尼基.迦太基通史。

約西元前二十世紀,在現今黎巴嫩地方出現的腓尼基人,他們憑藉經濟力與技術力,在東地中海沿岸相繼建立起國際商業都市,最終抵達北非創建了迦太基城,並成為勢力遍及北非沿岸的強大城邦國家。

在地中海的東方海岸興起,面臨各方強權近逼的腓尼基人,如何以海洋貿易累積國力,在西亞大國環伺的險峻生態中生存下來?以人類現今的文字基礎「腓尼基文字」所知的族群,即使一邊受到亞述或阿契美尼德波斯等東方大國威脅,仍然存活了數千年,最終成為君臨地中海的霸者。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歷史往往是由留下最多文字紀錄的人所主導。因為羅馬擊敗迦太基,導致後世的歷史皆以「羅馬為標準」,將腓尼基─迦太基視為是「異質」的存在,而使得迦太基稱霸地中海的歷史銜接至羅馬史時出現斷層。台灣自身的歷史書寫,是否也落入了以某種角度為「標準」而不自知呢?

本書的啟示是:腓尼基人最初能夠在地中海崛起,依靠的並非是強大的海軍,而是掌控海洋貿易的經濟實力;因為自身擁有的先進技術與貿易網絡,讓腓尼基能在亞述帝國、巴比倫、埃及等大國的壓迫下仍保有自治空間。台灣的地理位置,也坐擁「海洋」所帶來的優勢,腓尼基人自處的經驗,值得台灣用來思考自身的處境。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非羅馬視角的六百年地中海史》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4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