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之死》:雍正帝「倒年運動」的重點,就是改造川陝軍政集團

《年羹堯之死》:雍正帝「倒年運動」的重點,就是改造川陝軍政集團
年羹堯│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案的爆發在雍正帝是胸有成竹,但在群臣看來,卻是如此的突如其來。雍正帝本著文武有別的原則,對年羹堯的勢力範圍——川陝甘三省著力進行清洗。首先,對於川陝集團的武將,特別是重要武將,雍正帝不遺餘力,一定要拉攏過來。

雍正三年底,紅極一時的新任川陝總督岳鍾琪進京陛見。蔡珽一邊向雍正帝稱岳鍾琪「叵測」,不能信任;一邊借助任職直隸總督的便利,向在保定住宿的岳鍾琪密告,說怡親王允祥對他很不滿意,讓他小心行事,導致岳鍾琪入京之後心神恍惚、惶惶不可終日。後來,雍正、允祥、岳鍾琪三人就此誤會私下通了氣,蔡珽幾頭挑撥的事就暴露了。

稍晚時候,蔡珽又被雍正帝認為聯合本科同年,與當朝另一位紅人、河南巡撫田文鏡開戰。田文鏡是監生出身,被雍正帝一力提拔,在朝中沒有其他依靠。田文鏡在河南任上行事嚴苛,與科舉出身的官員結怨不少,卻為雍正帝所袒護。而科舉同年抱團「欺負」非科舉出身的「實幹派」督撫,則大為雍正帝所忌諱。本來寵信田文鏡的雍正帝一不做二不休,堅決為田文鏡撐腰,將蔡珽等人斥為「科甲朋黨」。

更有甚者,權勢正盛的蔡珽一度對怡親王允祥也頗有微詞。當時京畿地區發生了嚴重的洪澇災害,允祥奉命巡視畿輔、賑濟災民,沿途根據「攔輿百姓」提供的線索,參劾了不少直隸地方官。蔡珽就此密奏皇帝,言辭中頗有責怪允祥少見多怪、過度插手地方政務的意思。這樣的說法傳到允祥耳中,其結果可想而知。

從掀翻紅人中受益,而後挑戰紅人上癮的蔡師兄,風光了不到兩年,就一頭栽倒,迭遭懲處。雍正四年底,蔡珽以十八款大罪被判斬監候。除了新加的罪名,如構陷岳鍾琪、誣參田文鏡等外,之前被年羹堯參奏過的很多罪名也被重新落實,舊瓶新酒,毫不糟踐。直到乾隆皇帝即位,蔡珽才被從監獄中赦免出來,於乾隆八年(1743)悄然離世。

年案的爆發在雍正帝是胸有成竹,但在群臣看來,卻是如此的突如其來。短短幾個月時間,多少人「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多少人「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譬如以上范時捷、胡期恒、蔡珽三位,無論在選擇中怎樣掙扎,歸宿均屬不佳。命運擺在這裡,只有留給讀者們嗟兮歎兮了。

相關書摘 ▶《年羹堯之死》:把九阿哥送去青海,引發雍正帝強烈的不信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年羹堯之死》,東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鄭小悠

權臣年羹堯,雍正稱他為「功臣」、「恩人」、「千古君臣知遇榜樣」,
為何在一年內被定九十二款大罪,最後死於雍正帝手裡?
──君與臣,其複雜深刻的關係,往往就體現在「人情事理」之中。

年羹堯是清代中前期的重要大臣,在現代影視劇上鏡率頗高,也因此在觀眾心目中形成一些程式化的形象,如武藝高、功勞大、個性張揚跋扈等等。然而,歷史上的年羹堯並不是個簡單的臉譜化人物,他四十七歲的生命雖然不長,然而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大功大罪的人生經歷,卻頗能令後來人感慨嗟歎;他與康熙、雍正兩位君主,以及同時代許多著名人物,都有複雜深刻的關係,並由此而對歷史發展產生重大影響。

而這種複雜與深刻,往往體現在人情事理的細節當中──
年羹堯到底做錯了什麼?雍正為何一定要置他於死地?

《年羹堯之死》從新穎的角度,圍繞著年羹堯與雍正君臣關係的演變歷程,從新穎的角度,立體而真實地展現年羹堯與雍正的性格;更根據奏章、信件、黃帝朱批等珍貴史料,加以對史實細節的深入刻畫與剖析,結合時代背景、制度設計、社會心理、風氣好尚,通過古今同理的人情世故與邏輯推理,做出細緻的歷史推斷,為年羹堯大起大落的一生下了新的註解。

年羹堯之死
Photo Credit: 東美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