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入侵》:中共如何在澳洲各大學進行「思想工作」?

《無聲的入侵》:中共如何在澳洲各大學進行「思想工作」?
Photo Credit: epa-ef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澳洲這裡,我們如履薄冰,深怕做出什麼使中國不快的事情,甘願讓自己被這種譴責的政治手段所欺負,結果是犧牲了我們的自尊。

文: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

如果相信中國的國家機關在打進世界時,會把思想工作留在家裡,那就是從最根本上誤解了現代中共黨國。中國教育部已經發展了許多方法,影響及控制在澳洲大學所發生的事情,以實現習近平主席把高等教育當作思想戰場的看法。用斯威本科技大學費約翰(John Fitzgerald)教授的話說,中國教育部已經「開始外銷其干涉主義的學術管制風格,這些做法在國內乃是慣常實施。」

習近平在2016年的一次發言中,強調要把「思想政治理論課」放在高校教育的中心。所有的老師都必須信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並變成「先進思想文化的傳播者」。他們「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承擔著神聖使命。」學校及大學,是黨的「思想政治工作」的首要中心。

在西方有一個傾向,相信這一切是毛思想的八股遺產。但是,習近平可是認真得要命。發表於2016年的教育部指導方針並不閃爍其詞:「對在課堂傳播違法、有害觀點和言論的,依紀依法嚴肅處理。」什麼是有害觀點?2013年,在黨的一個通報中,推出了被禁思想的名單,發給了大學校長。「七不講」,包括憲政民主、出版自由及「普世價值」,涵蓋人權及學術自由。2014年的美國國會報告提出了警告:「膽敢不從的少數學者,遭到監控、威脅、騷擾、罰款、毒打、起訴或監禁。」

費約翰告訴我們,該通報被定為一項國家機密,或許是為了不使外國大學難堪:因為澳洲等國的大學與中國大學之間有夥伴關係。據稱,該文件是由七十歲的中國記者高瑜洩露給外國記者,高瑜因此被判刑七年。而在慶祝與中國大學最新合作計畫的宴會上,在他們互舉茅台乾杯時,澳洲的大學主管及教授把上述的制度現實給置之腦後。

什麼小事,都逃不脫思想工作的法眼。到中國大學講行銷課的澳洲學者,發現提及台灣、香港的那幾頁被人從教科書上撕去了。思想管制的層面,已經超越中共的意識形態機器企圖控制在海外留學或工作的華人思想了。中共現在的目標是要影響澳洲學者的研究及公開言論,或者使之消音(包括不讓你正在閱讀的這本書出版)。正如傑出的美國中國事務學者林培瑞(Perry Link)所觀察的,關鍵是說服學者心甘情願自我審查。主要利用兩種手段。第一個是把「不友好」學者列入黑名單。2016年,澳洲國立大學一位研究權利問題的中國研究學者,被禁止進入中國從事一項澳洲外交暨貿易部的專案。2017年3月,雪梨科技大學的學者馮崇義在廣州從事田野調查時被「拘留」及審訊,這件事是對需要簽證進中國做學術研究的人士所發出的一個警告。(馮崇義教授是澳洲永久居民。)

在我與澳洲的中國研究學者討論時,他們一開始往往都是考慮再三:若他們越過了線,北京會怎麼懲罰他們。而且,他們都知道紅線劃在哪裡。他們在公開場合謹慎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會被拒發簽證,像某幾位美國同行一樣。當一個學者被拒,就會有幾十個人決定:這事不要發生在自己身上。

對於在獲取專業知識上已經花了十年或二十年的學者來說,禁止他們去中國,等於斷送了他們的職業生涯。一位專家告訴我,由於他年近退休,他已經不在乎,可以自由地告訴澳洲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年輕一輩對中國感興趣的學者,則把研究轉到政治上不那麼敏感的領域,例如文化史。在撰寫這本書時,我已經注意到:澳洲各大學的中國研究,瀰漫著小心謹慎的氣氛,學者們自律,以順應中共眼目形成的軍團。曾經強烈批評中共政權的海外學者私下抱怨,說澳洲大學不肯邀請他們來澳講學。我們最好的一個中國觀察家羅萬・卡里克得出結論:我們的大學,「已經嚴重地放棄了對當代中國或中國史持續而且真正獨立的分析能力。」

如果學者不自我審查,校方就會替他們審查;2017年5月蒙納士大學事件再次暴露此一惡劣趨勢。講師阿龍・維傑雷特涅(Aaron Wijeratne)上人力資源課時給學生一個小測驗,試題來自一本廣泛使用的教科書。學生被要求完成一道題,「在中國有一句俗語:政府官員只在……時,才會說實話。」正確的答案是「在喝醉酒或馬虎的情況下」。這在中國是個普遍的感受,但是班上一名中國學生高崧受到了冒犯,上了微信抱怨。墨爾本的中國領事館注意到了。

一位領事官員致電蒙納士大學高層表達關切,要求校方調查,「認真妥善處理」,並警告說領事館將「繼續追蹤有關情況。」校方意識到蒙納士有四千四百位全額繳費的中國大學生;而領事館或許也提醒了他們,2012年,蒙納士取得執照,可在中國開辦分校,這是十年來首度有外國大學獲准這樣做;中國政府本身還出了錢,在中國的東南大學興建大樓,以容納蒙納士大學的研究生及研究員。

蒙納士大學商學院副院長羅伯特・布魯克斯(Robert Brooks)迅速採取行動。他停了維傑雷特涅的課,取消了測驗,並說他要審查課程。很快地,商學院課程禁止了那本「廣泛採用的」教科書。

在《環球時報》報導了這項勝利後,關於該次測驗的消息便在中國的網路上喧囂一片:「可以看到的變化是,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對中國說三道四的聲音正在減弱。」澳洲各大學將不再對「說三道四的聲音」顯示寬容。流行網站163.com轉載了這篇文章,隨後吸引了近五十萬條評論更靠近我們這裡的《今日雪梨》,澳洲最大的中文報紙之一則繼續興風作浪。題為〈怒!Monash大學測試公然辱華!〉的文章猛烈抨擊講師:「你的這些〔測驗)題目就是一口毒奶!」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