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南榕殉道30週年:台獨派變強了,但親中統派變得更強

鄭南榕殉道30週年:台獨派變強了,但親中統派變得更強
Photo Credit: 鄭南榕紀念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是鄭南榕烈士殉道犧牲後的第30年,儘管不是所有的台灣人都知道他的英勇與偉大,但很明顯地,相較於過去,鄭南榕烈士的事蹟已經被更多人知道了。然而,令人沮喪的是,台灣社會往負面發展的表現,卻顯得更強烈,更深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前言

今年是鄭南榕烈士殉道犧牲後的第30年,儘管不是所有的台灣人都知道他的英勇與偉大,但很明顯地,相較於過去,鄭南榕烈士的事蹟已經被更多人知道了。就筆者的記憶所及,這幾年的4月上旬左右,鄭南榕先生一定會成為討論的焦點。

此外,在現代社群網站的幫助下,台灣人也漸漸注意到了詹益樺、廖述炘、許昭榮與劉伯煙4位烈士的事蹟。此外,我們也發現泰源事件5烈士的事蹟、陳智雄烈士的事蹟與刺蔣案等等,也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在紀念與討論了。

以上都是台灣社會在正面發展上的表現,然而,令人沮喪的是,台灣社會在負面發展上的表現,卻顯得更強烈,更深入。

為什麼會這樣呢?

在黨外時期,台獨運動的論述逐漸突破國民黨的封鎖,日漸茁壯,台灣人逐漸認識到「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與「台灣不應該是中國的一部分」,然而,與此同時,有兩個不利台獨運動的項目也在成長。

其中一個是台灣境內親中統派的力量大大成長,尤其是台灣境內實力最為豐厚、已經與中共黨結盟的國民黨,正傾其全黨之力努力出賣台灣。

另外一個則是紅色中國的力量,透過所謂的互動與交流,也逐漸進入台灣。如今的台灣,從下層建築到上層建築,處處都有紅色中國安插的人。

換句話說,雖然台獨派的力量確實有變強,但是很不幸,親中統派的力量變得更強。

詹益樺_自焚
詹益樺身亡前的最後身影。Photo Credit: 鄭南榕-Facebook粉絲專頁
反媒體壟斷運動、白衫軍運動、太陽花運動、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全部失敗

大家都知道,有壓迫都會有反抗,然而,大家必須知道,反抗並非一定成功,而且即使眼前反抗成功,壓迫仍然有可能在數年以後捲土重來。

過去數年,台灣爆發了轟轟烈烈的反媒體壟斷運動、白衫軍運動、太陽花運動與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然而,筆者必須痛苦地說,這些社會運動幾乎全部失敗了。

筆者知道,部分讀者一定會很不服氣,畢竟這些社會運動都在過去捲起了一股浪潮,多少人投入其中,為之揮汗灑淚,為什麼我就這麼嚴苛,説它們幾乎全部失敗了呢?

首先來稍微談一下反媒體壟斷運動。首先,大家還記得《反媒體壟斷法》嗎?這個法案的立法速度可說是極為緩慢。對此,筆者必須說,民進黨的立法院真的是失職了。再來,NCC的官員尸位素餐,對漫天充斥的假新聞視而不見,對中國代理人媒體一路放水,更是造成去年民進黨選舉大敗的主因之一。

假新聞對本土陣營造成的傷害難以估量。不只是優秀的外交人員在假新聞的壓迫下選擇輕生;更有無數的台灣人,在假新聞的引導下,錯把信任放在不效忠台灣、不值得託付的政治人物身上。

當初我們之所以反對媒體壟斷,就是害怕真實的訊息無法公諸於世,就是害怕台灣人民被中國強迫餵食大量的假消息。如今看來,台灣的敵人中國儘管耗費了更大的成本,但是已經達成了一樣的目的。

在「訊海攻擊」與「四假攻勢」(四假就是假消息、假新聞、假帳號、假民意)的作用下,真實的訊息不容易被台灣人民得知,大量台灣人民更被強迫餵食了大量的假消息,因而在去年做出了錯誤的政治選擇。

既然《反媒體壟斷法》立法速度緩慢,真實的訊息不容易被台灣人民得知,台灣人民已經被中國強迫餵食了大量的假消息,那麼,筆者說反媒體壟斷運動失敗,並不過分。

旺旺中時 反媒體壟斷
Photo Credit: tenz1225 @ Flickr CC BY SA 2.0

白衫軍運動,在一般人的眼裡,是追求改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軍隊的管理問題」的社會運動,可是,更深一層來看,這個運動應該要提升。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軍隊不只是管理出了問題,就連這支軍隊能不能對抗中國、要不要效忠台灣都是問題,只是一般人很少想到這兩層。

一支軍隊如果有效忠危機,把敵國的人當成自己人,就算有再好的戰力有什麼用?事實上,有效忠危機的軍隊也不可能有好的戰力,因為這些把敵人當成朋友的軍人勢必是能撈就撈,能混就混,那麼在管理上一定會出問題;既然在管理上一定會出問題,那麼戰力又怎麼可能會好?

蔡英文總統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三軍統帥,但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國防部卻悍然拒絕撤除蔣介石銅像,陸軍官校更是拒絕更改校歌的歌詞,堅持站在國民黨這一邊,國防部長嚴德發還直接表態不會為台獨而戰。

因此,筆者必須說,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軍隊並沒有效忠台灣。所以,在筆者眼中,白衫軍運動是失敗的。退萬步言,即使這場社會運動有一些成果,但是當這場社會運動只停留在討論「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軍隊管理出了問題」的時候,就註定了它就算有成果,也是極其有限。

無奈的是,目前的台灣人仍然必須依賴這支軍隊來抵抗中國軍隊。

0djspzu4l2t7rhl7a5bitgxhl4uf8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3年8月3日,上萬群眾聚集在總統府前「送仲丘」,要求政府為陸軍下士洪仲丘遭虐死事件啟動特別調查,以及檢討非戰時期軍事審判、徹查軍冤案等訴求。

太陽花運動是台灣這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來自四面八方的台灣人紛紛湧進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立法院,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阻擋了國民黨的親中列車。後來,接連兩場大選,本土陣營都拿下了非常好的成績,國民黨迎來了解嚴以後最大的選舉挫敗。

然而,這一切的喜悅,都在去年的大選結果出來以後,嘎然而止。

在去年的大選裡面,台獨色彩最鮮明的基進黨與自由台灣黨,並沒有在這次的地方大選中得到任何公職,而本土陣營裡面最大的政黨民進黨,更是損失慘重,丟城失地。反觀親中統派氣勢如虹,不只拿下16個縣市,還拿下所有地方議會的過半優勢,就連親民黨與新黨也有所斬獲。

筆者不禁想問,如果真的有大量的台灣人透過太陽花運動,明白了「台灣人必須抵抗中國才有活路,台灣人必須效忠台灣才有明天」,那麼為什麼在去年的大選,效忠敵國中國的政黨會大勝?

同時我們也別忘了,太陽花運動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柯文哲,已經從墨綠的台獨派轉變成紅到發亮的親中統派了。他整天高喊「兩岸一家親」洗腦台灣人,顯然已經從效忠台灣轉變成效忠中國;而太陽花運動的發言人黃郁芬,更是靠攏「兩岸一家親」,與柯文哲結盟,令人忍不住懷疑她是否效忠台灣。諷刺地是,這兩位也都當選了。

因此,筆者推測,本土陣營之所以拿下太陽花運動結束以後的兩場大選的勝利,並不是因為台灣人下定決心要反抗中國,而是因為食安問題惹惱了台灣人。

因此,在食安問題的熱潮過去以後,在中國的「訊海攻擊」與「四假攻勢」發揮作用以後,在柯文哲用「兩岸一家親」催眠台灣人以後,在某些小黨對民進黨施放了不成比例的過重攻擊以後,在公投技術問題引發的亂象的催化下,台灣人再一次地選擇了親中統派。

還記得韓國瑜整天鼓吹「九二共識」嗎?韓國瑜的當選,就象徵著台灣人肯定「九二共識」,肯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台灣人用民主來肯定獨裁,真是何其諷刺。

既然親中統派已經恢復元氣、大搖大擺了,既然白色力量已經白裡透紅了,那麼筆者說太陽花運動失敗,實在是剛好而已。

83ramv240fnl1cn9ucmo2ydj5k6k7p
Photo Credit: KP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最後來談談「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當時為什麼要反對高中課綱微調?因為馬英九想要把高中課綱調整成更親中的黑心課綱,好讓新一代的台灣人更認同敵國中國與更反對台灣。

這時候,勇敢的學生們為了對抗馬英九的一意孤行,收復了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教育部,史稱「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

我們必須永遠記得,這場「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是非常慘烈的,因為這場社會運動有一個悲壯的殉道者,就是林冠華。筆者知道,林冠華的壯烈犧牲固然無法喚醒馬英九這種親中統派的良心,但是當時跟他一起並肩作戰的伙伴想必應該是刻骨銘心才對啊!

因此,筆者對「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的領袖去敵國中國「交流」,感到無奈與憂心。如果「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的領袖跑去中國「交流」,還喜孜孜地在「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的招牌下拍照,請問,林冠華的在天之靈會做何感想呢?

請問,如此一來,台灣社會大眾還會去認同「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是正當的嗎?無論如何,這場社會運動的名聲一定會下降。

當年的「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的領袖很年輕,他不曉得中國的滲透手段多麼細膩、多麼恐怖。在中國把他拐去中國,讓他說出對中國有利的話以後,整個「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的名聲,勢必要損傷大半。

筆者要提醒,親中統派歷史教授吳昆財已經發起了「反去中歷史課綱連署」,明年應該就會成案。如果到時候「反去中歷史課綱案」通過了,那麼筆者就必須說「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失敗」,唉。

公投萬能論的崩解

黨外時期的台獨派,對「公投」是期待的。鄭南榕烈士當年樂觀地認為:

想一想,那(筆者按:應為哪)有一個台灣人不贊成自決── 百分之百的自決。(出自鄭南榕〈泱泱大國的自決風範〉一文,《時代觀點第二卷》,頁49)

就是這種預設,讓台獨運動者耗費了大量心力去催生公投法,試圖讓台灣人使用「公民投票」這把劍來達成台灣建國。然而,在檢視這幾年的公投結果以後,筆者實在是難以忍住失望。

在通過門檻高的時候,站在台灣國族這一邊的公投案沒有通過,我們還可以用「門檻高」來安慰自己。然而,在門檻低的時候,站在台灣國族這一邊的公投案還是沒有通過,對此,我們台獨派不免感到沮喪(在這裡,筆者先不討論這些公投案是否與台灣建國的正確法理步驟有所牴觸)。

不只是站在台灣國族這一邊的公投案都沒有通過,所有追求進步價值的公投案也都沒有通過;不只是所有追求進步價值的公投案都沒有通過,就連「討黨產」這一個案子,也沒有通過;不只是「討黨產」這一個案子沒有通過,就連「加強國防」這一個案子,也沒有通過。

當年陳水扁提出「入聯案」,馬英九提出「返聯案」,這兩個公投案都沒通過。

以馬英九的聰明,他一定知道「入聯案」不會過,「返聯案」應該也不會過,那麼,他為什麼還要虛情假意地推出「返聯案」?答案很簡單。當台灣人透過公投否決「台獨」也否決「華獨」的時候,台灣人就相當於向國際表白,台灣想要成為中國的一部份。

台獨運動者耗費心力讓台灣人擁有「公民投票」這把劍,然而,親中統派卻蠱惑台灣人,讓台灣人心甘情願,拿著這把劍往自己的脖子去劃、去割。台獨派爭取公投,親中統派卻利用公投來傷害台灣,這種發展,恐怕當年的諸多台獨派志士都沒有料想到。

RTS27BG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壕溝戰敗退,如今的防線是「抵抗和平協議」

相較於今日,過去的台獨運動充滿活力與朝氣。

過去大多數的台獨運動者認為,只要台灣能夠舉辦獨立(建國)公投,台灣就能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公投就算沒有過,至少也是維持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統治台灣的現狀。

換句話說,台灣的政治地位是進可攻,退可守,總之,台灣不會被納入紅色中國的統治。然而,今非昔比。

親中統派,個個磨刀霍霍向台灣。他們鼓吹「和平協議」,試圖舉辦「和平協議公投」(這個公投一過,台灣人等於自承台灣是中國內戰中的叛亂地區)。儘管民進黨試圖用很高的通過門檻來阻擋和平協議公投的通過,但是如果中國繼續利用「訊海攻擊」與「四假攻勢」來洗腦台灣人,恐怕通過門檻再高都擋不住。

如果用壕溝來比喻,那麼顯然台獨派當年守的壕溝比較前面,現在台獨派守的壕溝比較後面。以前是我們台獨派往前進攻親中統派,現在是親中統派跑過來打我們了。

過去台灣獨立運動的氛圍是「獨立公投過了,台灣就獨立,獨立公投沒過,台灣就維持現狀」(儘管法理步驟不正確,但是大多數台獨運動者的心態是有朝氣的,是充滿希望的),如今卻變成「和平協議公投沒過,台灣就維持現狀,和平協議公投過了,台灣就滅亡」。

由此可見,這30年來,儘管台獨派的勢力有成長,但是親中統派的勢力成長得更快。

RTS26Y2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最後,我想說

今年是鄭南榕烈士殉道犧牲後的第30年,照理說台獨運動應該更蓬勃發展才對,然而事實卻不是如此。為什麼呢?

上文有提到,有兩個不利台獨運動的項目也在成長。如果細講,原因很多,例如台灣與中國的文化界線不夠深(因為台灣與中國都使用中文),例如台灣與中國的經濟往來太過熱絡;例如台灣人覺得自己就是中國人,例如台灣人覺得只有投降才能阻止戰爭,例如國民黨長期洗腦台灣人,造成台灣人是非不分等等,這些都是原因。

不過,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台灣人缺乏敵我意識,常常敵我不分。

過去在黨外時期,台獨派與反國民黨的親中統派之間,例如鄭南榕與李敖,為了對抗國民黨,結合成統一戰線,彼此之間也發展出深刻的友誼。

不過到了今天,當年那些反國民黨的親中統派,早就不反國民黨了(有些甚至還直接去追隨中共黨),因此,當年台獨派為了對抗國民黨而與那些親中統派結合起來的統一戰線,早就沒有持續的必要了。

今非昔比,以前紅色中國的力量還沒有那麼深入台灣,現在紅色中國的力量已經大大深入台灣,台灣可說是危如累卵。因此,台獨派與親中統派根本沒有任何交朋友的必要,應該要劃清界線。

台獨派與親中統派兩個人一起合照,有人說這是很民主的表現,然而,看在一般民眾的眼裡,這種行為是非常令人困惑的。如果連台獨派都表現出一副要跟親中統派打好關係的樣子,那麼一般的台灣人,為什麼不直接去親近中國呢?

筆者在此要強調,為了對付中國這種亡我之心不死,整天殫精竭慮、想方設法來傷害台灣的國家,我們台灣人一定要有敵我意識,切勿敵我不分啊!

別忘了,如果中國拿下台灣,台灣人勢必面臨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整肅。到時候台灣人,不是進入集中營,就是進入刑場,而這些親中統派,就是幫兇。

換句話說,台獨派與親中統派之間,終究是如同水火,勢必不相容。

最後,我想說,儘管現況非常嚴峻,但是對於明年的大選,我們台獨派千萬不能放棄。別忘了,敵人恨不得我們兩手一攤,束手待斃呢!筆者相信,只要我們重整旗鼓,站好腳跟,明年的大選一定是台獨派得到勝利。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廖千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