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時間銀行」實驗計畫:是社會投資,更是社會安全網的一道防線

台中市「時間銀行」實驗計畫:是社會投資,更是社會安全網的一道防線
時間銀行運用捐贈時數,媒合志工幫助奶奶修復電鎖|Photo Credit: 台中市時間銀行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Edger曾分享,時間銀行是一種社會投資,透過互助帶來價值和可能,我們更看見,時間銀行成為社會安全網的一道防線,幫助了許多家庭,影響了社群團體,具有社會效益,從政策發展的角度思考,透過政府整合志工,形成社會性的互助網絡。

文:黃珮婷(串門子社會設計

2018年台灣高齡人口突破14%,正式成為高齡社會的一員,誰來照顧失能人口,高齡者如何維持健康,成為產官學的重要議題論述,其中瑞士成為台灣的研究對象,最多好奇來自瑞士聯邦政府在聖加侖發展的時間銀行,由60歲老人服務80歲老人概念,時間銀行再次被討論。

探究時間銀行可回溯到1980年代美國人權律師Edgar Cahn所創辦,概念是透過社會網絡互助模式發展出具有經濟效益的模式,利用時間的存提,當有能力者付出透過志願服務的提供累積時數,有需要時可以在銀行中換取所需要的服務,因此美國發展出許多時間銀行的機制,奠定了根基。

近年瑞士時間銀行、新北市政府發展佈老志工,這兩個模式都聚焦在讓志工了解投入高齡照顧,再交換照顧服務; 2018年台中市政府也推出了時間銀行,彈性定義了時間銀行,類似國外的概念,每個人運用自己的獨特專長發揮價值,當有需要時,能在平台上找到互助或照顧的內容,在同年八月開始推動。

台中市推動時間銀行之初,參考了在台灣運行多年時間銀行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弘道過去推動互助連線服務,幫助志工彼此交換互助,2016年更發展出互助AIO的概念,將當時推動長照走動式照顧服務運用到志工上,透過專業照顧服務的交換,幫助了因為車禍在醫院、急性中風的志工,返家復健後重返志工行列,台中市時間銀行參考後發展出關懷互助、慶生喘息與圓夢以及跨專業長照服務,可以自行使用、親友或捐贈時數。

從2018年8月開始推動後至2019年1月底,共有105案申請交換,對許多時間銀行的推動者而言,這項數字十分驚人,因為許多時間銀行常遇到多存少提的問題。第一個交換的志工63歲,服務超過10年,因為罹患癌症而離開志工崗位,已經許久沒有打開的志工手冊,因為時間銀行獲得價值,更在化療返家後,有照服員協助進食和沐浴;70歲志工因為眼睛手術申請照顧,休養後回到了志工行列,繼續開心服務;因為母親車禍失能的50歲大哥,交換居家喘息,而能出外做生意,得到收入;沒有時數的50歲獨居癌症患者,透過志工捐贈時數,得到陪同就醫的照顧;行動不便的志工夫妻申請花博圓夢,90歲志工奶奶申請老朋友圓夢,找回社交的網絡。

02-志工用時數交換慶生,幫83歲的先生慶生。
Photo Credit: 台中市時間銀行提供
志工用時數交換慶生,幫83歲的先生慶生

在短短的六個月中,將近250通諮詢來電,105案服務開始進行,有18%申請圓夢慶祝與喘息的服務,75%申請跨專業照顧服務,主要申請內容為術後照顧、家務整理、送餐和復能照顧,許多不符合長照服務的對象,例如64歲以下或是癌症、手術等返家後的照顧,在最緊急時刻獲得紓解,讓家庭回到正常,志工可回到服務崗位,更願意付出或捐出時數,因此整個平台上累積超過4萬小時的捐贈時數,運用在42位民眾當中,其中有許多是邊緣戶和弱勢戶,時間銀行也透過記者會,讓捐贈時數志工和服務單位見面,對這個城市來說,透過具有意義性的方式,傳達關心與照顧。

不同於其他時間銀行設計了複雜的規則和儲存,只要擁有志願服務手冊,在台中市擔任志工且登錄時數,在有需求的情況申請,透過時數交換照顧點數,經過管理中心的服務評估與媒合便可獲得幫助,整體價值不只單純的單向助人,而是雙向互助,更是社會安全網的一環,特別是不符合長照服務資格、長照評估後未符合標準的志工與民眾,能夠用時數交換照顧,降低社會問題的風險,在台中的經驗中也發現創造以交換為中心的發展,能真正長出提領交換,落實時間銀行的精神。

多數人擔憂的擠兌問題,在台中市時間銀行上申請服務者,透過時間銀行管理中心的人員進行評估,了解需求的迫切性,進入媒合階段,透過把關避免濫用。

Edger曾分享,時間銀行是一種社會投資,透過互助帶來價值和可能,我們更看見,時間銀行成為社會安全網的一道防線,幫助了許多家庭,影響了社群團體,具有社會效益,從政策發展的角度思考,透過政府整合志工,形成社會性的互助網絡。

台中市時間銀行的實驗計畫,在2019年1月結束,我們期盼能持續運作,好的政策能被看見和延續,也希望號召更多社群投入時間銀行的建構,例如:企業投入、學校參與及民間組織的發展,透過不同力量建構友善的社會互助網絡。

※更多關於台中市時間銀行的實驗情形,可點此參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