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交通部除掉Uber,計程車有能力面對下一次轉型危機嗎?

就算交通部除掉Uber,計程車有能力面對下一次轉型危機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歐洲國家提倡「保護工作者而不是工作」,著重提供失業者給付和職業訓練,避免因科技革新時間間隔縮短使得勞工因為年紀、教育背景而面臨威脅,但交通部對計程車業著重「保護工作」的作為,反而可能為台灣構成產業升級的阻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品淳

晚上12點我剛從台南回來,下了客運坐上Uber。

「去復興路嗎?」「對」我盯著車窗外說,「剛搭車回來嗎?辛苦了,明天還要上課呢!」司機看著後照鏡對我笑了笑,「不會的謝謝你,你也是辛苦了」。我也看著司機的方向笑了笑說「你是現在正職開車嗎?還是?」「啊不是我早上還有工作」司機說,「喔!那你應該快要下班囉,明天還要上班嘛」我說,和司機隨意地聊著,「啊再看看吧,應該還會再開幾個小時吧」「哇這麼努力,辛苦囉!」我說,「也不是努力啦哈哈,就孩子上大學了啊」司機說,「喔也是,這樣比較有自己的時間,開車也不錯。」我說,「不是啦!上大學正是要花錢的時候,要多賺一點。」司機說「孩子要讀書我們就要盡量給他這個資源啊!只是看他讀得很辛苦,又很心疼。」

我看著車前的擋風玻璃不知道說什麼才對,「對啊,父母都是這樣的。」我說,「但是不叫他讀書又擔心他以後找不到好工作,真不知道怎樣才對。」司機說,車前的紅綠燈閃著,我直直地看著前面,燈亮亮的我的視線好糊,我說不出話來。這是那一天Uber司機的故事,但是我相信這樣的故事不僅限於他,也絕對不限於Uber。

除掉了Uber的「威脅」,計程車產業就能一帆風順嗎?

交通部2月21日預告修正《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條》,俗稱的「Uber條款」規定:租賃車應以日租或時租方式計費,並以1小時為起租時數、租賃車輛不得外駛巡迴、排班待客租賃,需在車行等待乘客預約。根據Uber的Facebook懶人包,「103-1條款」要求Uber以日租、時租方式計價且須以1小時為計價基礎,也就是搭10分鐘的車會需要付1小時的車錢,根據條款Uber司機每結束一趟行程,必須先回到車行才能再接下一趟,對消費者而言叫車等待時間會更長,對Uber司機而言則是非常不符合效益的。

交通部此舉明顯是為了保護計程車產業,因此引發Uber和租賃車駕駛(Uber司機)的不滿,但是事實上計程車業和Uber的衝突對於身為乘客的我們絕非只是55688和菁英優步之間的差別, 計程車業者的生計和交通部對於運輸業的干涉,反應了科技革新和自由市場對社會根本上的動搖。

「103-1條款」是交通部因應科技進步對就業市場帶來的變化的產生的因應措施,而此措施反映了就業市場在科技革新帶來的衝擊下面臨的威脅。

有搭過Uber和計程車的人都知道,Uber和計程車像是兩個不同世界,Uber駕駛在車上聽Ed Sheeran的Shape of You,計程車司機在車上看天才衝衝衝,Uber駕駛普遍二、三十歲,計程車司機普遍四、五十歲,這是在就業市場中兩個截然不同的群體。當共享經濟帶來巨幅的社會變化時,Uber在變化中茁壯,計程車卻在變化中遭遇困境,因為Uber駕駛和計程車司機在就業市場上的競爭力和因應變化的能力有很大的差距,對科技的熟悉程度、學習新技能的能力和年紀都讓計程車司機面臨極大的劣勢。

但是今天計程車司機面臨的威脅絕對不僅限於他們自己,當無人車技術成熟後難保Uber駕駛不會失業,當自動化技術普及後,收銀員也將面臨失業的威脅。一如《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教授分析未來數十年間人工智慧、演算法對就業市場帶來巨幅改變,他強調科技革新會創造新的工作,消滅舊的工作,低技術含量的工作如收銀員、司機往往是最先被取代的,而這群人在就業市場中更是最脆弱的,學習新的低技術含量的工作的技能對他們又是極大的挑戰。

計程車路過政院 周邊交通打結(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府政策是在保障工作者,還是「工作」的本身?

人類花了兩百萬年到達農業革命,又花了一萬年抵達工業革命,我們現在正面臨最新一波的科技革新,人工智慧、物聯網將大幅改變社會,而我們離工業革命也才短短的三百年,科技革新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就業市場面對挑戰時的反應時間將會越來越短。

相較起來,交通部對計程車業的保護著重在保護工作,丹麥政府提倡「保護工作者而不是工作(Protect workers, not job)」著重在提供失業者給付和職業訓練,因此即使失業率高僅有10%的工作者對工作穩定性憂心,但是即使是提倡職業訓練在科技革新時間間隔縮短、轉換工作快速的未來工作環境下,仍會有很大一部分的勞工因為年紀、教育背景等在快速變化的工作環境下面臨很大的威脅。

交通部為了保護計程車產業,對自由市場的干涉反映出自由市場競爭之下造成的問題和台灣產業升級的問題。Uber台灣區總經理吳罡曾經說過:「 法規應該促進公平競爭、市場自由、以及支持整體運輸業的升級。 」政府干預越少,市場越自由,對整體的社會的整體經濟是最好的,資本越容易集中,公司也能再度投資到生產中提升技術和產量,生產更優質更便宜的產品給消費者。

在Uber的例子,政府減少干預的情況下,提供較有競爭力服務的公司,就會獲利越多。

在車資方面,以台中火車站到中興大學為例:Uber沒有固定車資,隨著需求上升車資會增加,價格從沒什麼人潮時候的90元,到下雨天週日時的130元不等,計程車的車資浮動不大在135元左右;Uber車內幾乎都是很潔淨的,感覺像新車的不在少數,即使是最亂的也少會比一般我們家裡的車子髒,計程車則比較參差不齊,有些還會有菸味。 在車內這種密閉空間,很多人選擇搭車的時間也是在深夜,方向盤在別人的手上,生命安全也有種在別人手上的感覺,而同樣是選擇搭車,Uber的app有定位功能,並且綁定信用卡,計程車沒有定位功能以現金交易,安全性有很大的差距。

當然,贏家拿得越多,輸家輸得也越多,貧富差距也會越大,正因為價錢、整潔、安全性三點上,Uber皆勝出計程車許多,在自由市場下將會使計程車面臨到很大的威脅,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威脅反能讓計程車產業進步,若缺乏威脅,提升產品的動機將會很低。

RTX2QV6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1980年代中期勞動力需求增加,尤其是3k產業(日文指骯髒(kitanai)、辛苦(kitsui)、危險(kiken),也就是骯髒、辛苦、危險的產業)逐漸面臨缺工問題,政府為了阻止企業出走在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後逐漸放寬引進移工,並且讓移工和本地員工的薪資脫鉤,企業得以繼續使用低薪勞力來降低成本來維持市場競爭力,而不進行產業升級,對台灣整體產業產生嚴重影響。

今天,若政府單只修改條款保護計程車產業,卻沒有欲提升其競爭力的相應措施,將不利於此產業整體的進步。

Uber和計程車之間的問題和交通部的干涉,是就業市場和自由市場對社會所造成的影響的縮影,無論是政府或民間,在科技革新和自由市場帶來的衝擊下,角色都不只是乘客而已。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