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論析韓國瑜

平心論析韓國瑜
Photo Credit: Ann Wang/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會先入為主,指責韓市長必然「賣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陶傑

高雄市長韓國瑜,自我塑造為一個遠東版的光頭川普(Donald Trump),訪問中港,人氣旺盛,爆響大量感性金句,掀起一股「韓旋風」。

在瞎子的國度,獨眼龍可稱國王。以華人的程度,包括台灣在內,若有民主普選、選舉辯論才只有短短二十年歷史。西方的柏拉圖、蘇格拉底哲學辯論則有三千年。韓國瑜先生短短一出頭,只要口無遮攔像川普之強嘴巴,成為風頭人物,絕不為奇。

我不會先入為主,指責韓市長必然「賣台」。

因為第一,韓國瑜2017年說過:與中國接觸,是要將中華民國的民主價值觀向全中國宣播。

第二,論定一個人的性格,你若不認識這個人,也必須與這個人見面交談至少半小時。年輕人求職,除了學歷,也必須面試。當年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訪問香港,打聽將來中國統治下,香港有何未來中國喜歡的特首人選,她要見一見。結果香港政府為她找來了梁振英,面見約半小時。柴契爾夫人見了,一聲不響,拿起手袋歸國,心中就有了數。

不認識或未見過韓國瑜這個人,一口咬定是「賣台賊」,未免太過偏激誇張。尤其在政治界,今天說了的,明天不算數。李登輝在蔣經國面前恭敬謙馴,在蔣經國葬禮穿一身黑綢中華袍褂。時機一轉變,李總統說他是摩西,引領台灣人出埃及,並著和服亮相。

若韓國瑜說將民主價值輸入中國,今日也不再提。有此反覆前科,那麼你怎知道他在騙取了中國幾千億台幣水果和其他甚麼雜貨的甚麼訂單之後,將來時機轉變,一樣不再提所謂的「九二共識」?沒有人知道。

以西方法治和邏輯中的「無罪推斷」精神,在這個時候,搶先將韓國瑜營造為一名奸臣賊子,無疑是不公道,豈止是酸言酸語,而且中國式思維主導。

當然,選民可以當面質問韓國瑜:你說對中只拚經濟,不談政治,你是否認為中國只給你經濟好處,完全讓你不沾政治?

又或者:像香港那樣,讓中國的熱資湧進來,買高雄的房地產。但共產黨的錢到了,權力也一樣來到,那麼你是否認為現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感到中國的干預吃不消於是黑口黑臉、香港年輕人叫苦連天的那種政治經濟模式,就是高雄甚至整個台灣明日的理想天堂?

台灣人可以步步逼問,一面觀察他的用詞、表情、身體語言,不許韓國瑜逃避。而且不要忘記,世界上任何政客,在沒有上台的時候,都最善於撒謊。

因此韓國瑜旋風如果延續下來,只有兩個結果:第一是他最終做成總統,第二是做不成總統。

而做得成總統,也會有另外兩個結果:第一,是他一面對共產黨臉就變,到時竟敢向中國過河拆橋,成為第二個兩面人李登輝。

另一個結果,就是真的應驗了現在討厭韓國瑜的人的預測:一個韓總統,會將台灣拱手送讓給中國,不論是想避免戰爭,還是他自己被中國洗了腦,認為做一個台灣特首,將來歷史地位高於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一位總統。

先假設韓國瑜是一名小型李登輝。

在這方面,他可能覺得既然民主是用合法的選票將總統府的寶座騙來,或利用民粹以合法的方式竊取權力,有如今日美國的民主黨和左膠這樣控訴川普。韓市長可能認為:他準備耍玩中國,以他一人的智商可以蓋過對岸的整個共產黨。在這方面,我認為,即使他有此大志,贏面機會不大,因為中共有超過八十年的統戰藝術哲學史,其手腕之精緻、身段之柔軟,我不認為沒有多少學歷經驗的韓國瑜會充分了解。

中國當然會以訂單押注,全力購買韓國瑜的總統前途,全力為韓國瑜催票。在這方面,香港二十年民建聯的選舉經驗,中國學得很快。

但關鍵在此一企圖,已經暴露得太早,又像「中國製造2025」一樣,上面有了政策說捧這個人,下面各層官員一窩蜂狂捧狂做,結果無端端將一個韓國瑜的光頭染成一片紅色送回台灣。

即使這不是韓國瑜的原意,但中國政治自有一股汽車自動加檔的動力,將韓國瑜變成這個樣子,令他貌似一名奴才。這樣反而大大削弱了韓某上升的機會。

於是無論韓市長真是一個隱藏的兩面人小李登輝,或只是賣台賊,此一大計也會被對岸幫倒忙,提早暴露,亮劍不適當,總統夢大有可能破產。

但若中國長期送錢,韓市長欲罷不能,這個人慢慢在錢和權的誘惑前變了,到時真的魅力無窮吸扯選票大勝,結束南明小朝廷,歸順紅色的大清國了,此一風險,又如何論評呢?

答案只能是讓台灣總統大選選票決定一切。

若台灣那時大多數選民認為,口腔的吃飯權,高於民主人權,則選韓國瑜,也沒有辦法,因為首先這是台灣的內政。

換言之,台灣人可能真的窮怕了,覺得高雄像孟加拉國的那種環境,寧願接受「一國兩制」,像香港一樣,大腦交給共產黨管制,只剩下一張嘴和一副腸胃,填滿即可。

但若是這樣,就十分吊詭了:蔣介石管治下的威權戒嚴時代不也是這樣嗎?老蔣不給你言論自由,大肆逮捕自由知識分子,台灣人若認為那種歲月畢竟比你擁有選舉自由好,也可以用選票將自己送入時光機器,倒退回 50 年代,只不過到時騎坐在你頭上的,在特首韓國瑜之上是另一個威權的政黨,而不是同樣光頭的蔣介石。

台灣的年輕一代,願意這樣嗎?也就是說,通過韓國瑜這個紅色媒介,有朝一日,用選票「選」出一個民主自由逐步歸減於零、威權重新操控如香港特區的台灣特區,用選票來精神自殺台灣?台灣人辛苦爭來的民主,政治人的質素和選民的智商竟爾如此?我不能太肯定。一切真的有點言之尚早。

可能性不止唯一的一個,只看目前表面,定論於唯一,是太早了一點。台灣人只需理性、警惕、多看看香港,多記得歷史,就可以了。

所以,韓國瑜尚未成為一個大問題。即使是一個腫瘤,也是因為台灣歷任總統長久未能振興經濟、在中國推動的全球化之下,長期的憂鬱焦慮而起。即使腫瘤也只在第一期,而且未知是良性還是惡性。

腫瘤在第一期,許多是可以醫治的,若認為此乃惡性,民進黨自己有沒有能改善經濟的人才?民進黨早就應該想辦法。

旁觀者根本不必喧躁,讓台灣人自己用選票來決定。選舉就是選舉,並無民主與民粹之分,到時若台灣個個認為韓國瑜是台灣的救星耶穌,而天父耶和華就是中國,那麼就這樣好了,有甚麼好吵的?

本文獲*CUP授權轉載,原文請看此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