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教育就像一台極速冷凍機

Photo Credit:陳仁豪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陳仁豪

上週末回台中老家,聽到了令我相當震撼的事。

我兩個弟弟的女兒目前都是小學三年級,一個就讀台中鄉下區小學,另一個則是在台中都會區。

唸鄉下區小學的姪女是隔代教養,父母不在台灣工作,一年只回家看個小孩兩三次。阿公阿嬤不會教,乾脆把她丟給安親班,天天學校放學後直奔安親班,在那兒吃飯、寫測驗卷評量待到晚上九點,回家洗個澡就可以上床睡覺了,老人家不必特別為她煮飯,自己簡單吃吃就好,皆大歡喜,聽說他們安親班待到九點的學生非常多。

唸都會區小學的姪女,母親本身是小學老師,非常非常嚴厲認真在教導孩子,一、兩歲學習認字卡、小一補數學,逼到考上資優班。考上後更是惡夢的開始,寫不完的作業和測驗卷評量,天天不斷反覆練習、唸書到十一、二點,媽媽提著鞭子隨伺在側,錯一題打一下,光是想到那個畫面就覺得不寒而慄,在母親高壓管教之下,這個孩子安靜乖巧畏縮、毫無朝氣笑容。

這樣硬逼努力出來的好成績不知道能持續多久,我倒想著,如果是靠著不快樂的意志力硬撐,就算能逼出一輩子的好成績,這樣只會靠反覆練習而缺乏創意想像的人,真能在未來的社會生存嗎?

「這實在太誇張了,我十年前在國小任教,沒聽過國小的安親班要待到晚上九點的,頂多都是顧到父母下班六點左右而已,更沒聽過那麼小的小孩念書念到那麼晚的!」回來後和曾在國小任教的友人聊起,他聽了也不可思議的大呼驚訝,原來現在小學生已競爭成這樣了,是我們LKK跟不上時代。

前陣子和好友全家聚餐,好友是國內龍頭公司高階主管,有個唸幼稚園的可愛女兒。

「來我們公司應徵的都是名校高學歷,但真的要找個合適的人真的很難,可以找到為公司帶來利潤的可造之材幾乎是難如登天的奢想。」

「怎麼會這樣呢?都已經是名校高學歷了,至少也有一定聰明才智、專業知識吧?」

「對,全都是名校高學歷沒錯,看起來外在條件都很好,都太好了,好到讓你難以分辨、無從選擇,每個人說的話做的事、思考模式簡直都一模一樣,跟雙胞胎差不多,那你幹嘛選A不選B呢,反正每個都差不多嘛。」

「可是如果不是名校高學歷,第一關就被刷掉了吧,外界都說你們公司非台清交書卷獎的不要,應該也不是空穴來風的謠言,你還是會希望你女兒將來會唸書、人生旅程走得順利些吧?」

「我本身就不是台清交畢業的啊,學歷只是一開始的入門磚,工作十年後誰還講學歷。學歷不好可以先去小公司磨練,有實務經驗、有能力自然會被賞識,有名聲就好跳槽了,我就是這樣過來的,目前管理一堆比我年紀大的名校屬下。」

「那你會希望有什麼樣的屬下?」

「我不希望又來個名校複製人,那公司絕對不會創新,我要的人才是獨立自主、有自己看法、與眾不同,不必是最優秀,但絕對要有自己的特色。如果再更貪心一點,我希望的是能對這份工作帶有熱情、朝氣蓬勃、笑意逼人,溫暖的工作夥伴是個良好的磁場,能夠讓每個人都覺得被受滋養。」

「工作又煩又累,怎麼可能一直保持熱情和笑意逼人?太強人所難了吧。」

「我自己一直保持熱情的方式是把自己的視野放大,不斷學習新事物,給自己更多刺激和啟發,自己的框框擴展了,熱情和理想才能持續下去。」

說到這兒,我不禁思索著為什麼我們的教育就像一台極速冷凍機,把所有年輕人的熱情快速冷凍冰封起來呢?或許是統治者認為毫無熱情的知識份子才不會成為反抗的狗,可以任憑獨裁政權驅使利用來延續腐敗政權和不公不義的社會共犯結構,解嚴前如此,解嚴後學校教師教法不變,也就這麼延續下來了。

而如何造就出一堆招數一樣、思路相同的複製模仿人呢?看看這種小三的考題(這是現今的考題,不是三十年前的),應該就能立刻豁然開朗了吧。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陳仁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