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養一些特別的寵物嗎?他25歲,從養螞蟻到開「螞蟻公司」

想養一些特別的寵物嗎?他25歲,從養螞蟻到開「螞蟻公司」
Photo Credit: 王秉誠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自己就是一個飼養過許多異寵的人,而眾多令人無法理解的異寵當中,就屬「螞蟻」最為特殊,而我接觸並開始想要飼養螞蟻的原因則需要從小說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秉誠

人們養動物的慾望,通常來自於與大自然連結的渴望,對於人們為什麼飼養寵物這個問題,我相信大家已經可以理解,但是近年來,比較少為人知的「異寵」,除了飼養的對象越來越特殊之外,飼養的人口數也逐漸增加。

我自己就是一個飼養過許多異寵的人,而眾多令人無法理解的異寵當中,就屬「螞蟻」最為特殊,而我接觸並開始想要飼養螞蟻的原因則需要從小說起。

從我有印象開始,我就是在都市長大的,家裡最常看到的昆蟲,只有蚊子和蟑螂。家父是在三峽跟著哥哥一起在山上長大的,因此等我有能力走動與跑動時,家父每到假日就會帶著我前去三峽協助伯父的農事。

對於一個都市小孩,除了要忍受長途車程與山路之外,還要忍受當下一點都覺得沒有樂趣的山區環境,對我來說是一種煎熬。但漸漸地,自己開始找起了樂子,玩弄著我所看到的植物、昆蟲們,是我當時消耗時間的方式。

但後來家父開始帶我觀察他看到知道的昆蟲、動物,漸漸地引發了我的好奇心以及觀察慾,從原先的玩弄,變為靜靜地觀察甚至幫助昆蟲(比如說幫助無法翻身的金龜子翻身、替被蜘蛛網殘住的蝴蝶解圍等等);從不斷地排斥與甚至無所不用其極的吵鬧不想去山上,到每周最期待的去山上。我相信從那時開始,我愛上了大自然。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每看到我有興趣想觀察的昆蟲,我就很想帶回去飼養,因為總覺得飼養才可以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去觀察,舉凡蚱蜢、蟋蟀、螽斯、螳螂、蟬、毛毛蟲、竹節蟲、金龜子、獨角仙、鍬形蟲、象鼻蟲、龍蝨等等路上水裡的昆蟲,我都飼養過。但唯獨一種昆蟲讓我苦惱,苦惱著如何帶回去飼養,就是螞蟻。

螞蟻是我在不管任何環境下,幾乎都可以看得到的昆蟲,從原先玩弄它們,到敬佩它們的神奇與團結,一念之間的轉變,讓我曾經蹲在地上好幾個小時觀察螞蟻。

人是這樣的,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我想養螞蟻的慾望,隨著每次的觀察產生對螞蟻的好奇心增加是越來越強烈。但當好不容易成功用密封罐蒐集起幾隻螞蟻,偷偷的瞞著媽媽成功帶回家後,回家看到的是一具一具的屍體,僅存的螞蟻以自己的餘力爬了出來,而後我免不了的是一陣責罰與毒打。

最後隨著網路的崛起,我靠著一些資訊與不斷地嘗試和向曾經有飼養過的前輩們請教,正式開啟了我的螞蟻飼養之路。

螞蟻是我從小到大從未改變過熱忱的昆蟲,並且隨著飼養經驗的增加與自身能力、想法上的成長與改變而更加對其熱衷,至今飼養經歷已有十餘年了,飼養過的種數不下50種。

如今,我以精養為目的,對於各種螞蟻從頭開始到每個階段的變化,有著更深的體悟,現在的我,並不是養活就好,而是如何養得更好,並且計畫著自行繁殖螞蟻們,以避免採集所造成破壞生物的平衡,雖然我並非任意採集,但我相信或多或少會對其平衡造成些微影響。

至於為什麼我會對螞蟻有如此的熱忱,就要從它本身的特性與我一路上所看到的一切去做說明。首先我們先來簡單認識一下螞蟻:

1. 社會性昆蟲

所謂社會性昆蟲就是如同人類社會一般,會有一個群居一同發展的小社會,會有不同世代有「階級」的存在這個小型社會中,也就是多代同堂,並且彼此間會有社會性行為,一起照顧著下一代。彼此存活著就是為了同一個目標,就是可以擴大自己的群落,產出屬於自己後代的基因出去散播。而世界上僅有三種這樣的昆蟲,也就是螞蟻、蜜蜂與白蟻,論安全性、危害性與觀察性而言就屬螞蟻最為合適作為飼養對象。

2. 種數龐大

世界上預估有一萬種以上的螞蟻存在著,台灣本島就有預估三百至四百種的螞蟻,可見其生態地位的重要性,又每一種螞蟻都有其體型、體色、特殊行為、居住環境、築巢型態、食性、特性、個性等等,而這些所反應出來的是演化上不同的機制與結果,讓你由衷地佩服這個大自然的美與奇妙。

針對以上兩個核心原因,我自己以我本身的觀點總結一句話來讓大家稍微對養螞蟻有點看法:

「享受觀察的樂趣,創造屬於自己的螞蟻帝國。」

以前的我,所產生飼養的慾望分為「觀察慾」與「創造慾」。「觀察慾」(或者可以說是求知慾)的起始為好奇或者是喜歡;而「創造慾」的起始就是觀察慾開始後想要帶回去飼養之後的創造,如動手準備飼養的巢與環境。

如同養魚一樣,一個缸就可以養了,也可以加水草、造景、燈具等,目的就是讓自己看的開心、舒服,也讓自己所飼養的對象能夠相同的開心與舒服。

而為什麼螞蟻會引發觀察慾,因為它神奇的社會性行為、特殊的行為模式,當你想了解無論人、動物、昆蟲在幹嘛時,就是利用觀察的方式來證實是否與自己當下所理解的相同。至今,我對於螞蟻神奇的行為與團結還是深感敬佩,並且不斷還有新的發現與體悟。

而如今的我,對於螞蟻飼養上有了新的想法,是在應用面上,我深深地相信著螞蟻身上有著許多值得人類發現的能力、功能或行為是可以應用在人類身上,等著人類去發現。

舉例來說,螞蟻與蜜蜂同為社會性昆蟲,一樣具有天然的抗生素可以分泌用來保護蟻巢與卵幼受到細菌、黴菌、病毒的侵害,而天然的抗生素好處就是不會形成抗藥性;或者部分螞蟻也具有繭外皮,或許螞蟻的絲相對於蠶絲而言會有更好的利用價值;又或者作為食用或醫療上,能夠協助人們其他的方式獲取胺基酸、蛋白質或者改善疾病。

而我一直都認為無論什麼研究,飼養都是基礎,因此我專研在飼養上,希望未來能夠有許多的跨界合作,透過不同專業領域與知識的合作,我相信一定能有更不得了的創新結果。

作者簡介:

1990年生,原念東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後轉企業管理系畢業。大學時期於2013年成立部落格開始販售螞蟻,曾前往高雄科博館擔任夏令營講師,針對螞蟻開設一門約兩小時的課程。於2014年改名為螞蟻帝國Empire of ants,並成立官方網站與購物車,三個月後開設螞蟻帝國實體店面,預計2015年上群眾募資平台針對居家蟻害防制為主題募資。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