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張圖表認識2019印尼大選:重演2014年大選戲碼,佐科威與普拉伯沃誰將勝出?

8張圖表認識2019印尼大選:重演2014年大選戲碼,佐科威與普拉伯沃誰將勝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印尼總統與立法機構選舉首次在同日舉行,背後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兩場選舉在不同日子舉行的成本甚鉅。如今兩場選舉於同日舉行,意味總統大選會對立法機構選舉選情影響深遠,這與以往情況大不相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戴維信(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季風帶圖表:季風帶

在2019年4月,印尼將會舉行第四次總統直選。從政治學角度看, 這其實意味印尼民主體制已變得穩固、倒退重回至威權政治模式的機會甚微。2019年的總統選舉看似在重演2014年總統大選戲碼,競選對壘的,同樣是佐科威(Joko “Jokowi” Widodo)與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又譯普拉博沃)。科威最終在2014年總統大選勝選,普拉伯沃則是蘇哈托治下「新秩序」 時代的前軍方將領,且也是蘇哈托的前女婿。但今年四月的印尼總統大選確與往屆不同。

首先,今年總統與立法機構選舉首次在同日舉行,背後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兩場選舉在不同日子舉行的成本甚鉅。如今兩場選舉於同日舉行,意味總統大選會對立法機構選舉選情影響深遠,這與以往情況大不相同。

第二個不同之處,在於佐科威與普拉伯沃的政治立場分野,已不及2014年大選時清晰。在2014年,佐科威以前梭羅市(位於爪哇島的中小型城市,Solo)市長、首都雅加達省省長身份參選,以捍衛國家世俗發展路線、民主、人權、自上以下發展模式姿態示人。五年前的普拉伯沃,則有銳意恢復過去暴烈威權統治、支持力圖成為主流的激進伊斯蘭國族主義的形象。但在四年總統任期內,佐科威似乎對人權議題興趣不大,他的國家發展計劃著重由技術官僚自上而下操作,他在今屆總統大選的競選副手是伊斯蘭神職人員、與普拉伯沃一樣同樣支持相對激進的伊斯蘭主義。

與此同時,普拉伯沃在2019年的競選立場變得相對溫和。有別於2014年競選策略,普拉伯沃不再強調印尼國家文化與他所指的「西式民主」不相容。 在此形勢下,除為爭取權力與財富外,這屆大選的競爭意義其實並不清晰。儘管按民調結果,佐科威民望仍然領先,但可以預見,這會是一場戰況激烈的總統大選,與2014年並無大分別。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7_26_20
資料來源:Tim Mann, “Six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Indonesian Election”,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7_28_30
資料來源 : USAID; Kevin Evans, Guide to the 2019 Indonesia Elections, Australia-Indonesia Center, September 2018
印尼政黨合縱連橫與總統候選人的關係

與2014年總統選舉情況一樣,在2019年選舉,佐科威與普拉伯沃再次對壘、競逐總統寶座。 2014年與2019年印尼政黨聯盟版塊的一大分別,是專業集團黨與建設團結黨不再支持普拉伯沃、改而支持佐科威,佐科威所屬、民主鬥爭黨領導之聯盟因而得以壯大。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5_59_06
印尼民眾對政黨與總統候選人觀感

2017年8月,印尼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在國內三十四省進行抽樣民調,研究受訪者對政黨的觀感以及政黨與總統選舉人選的支持度。受訪者傾向認為,印尼各政黨與民眾關係疏離, 並認為政黨的主要問題是公信力不足。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5_59_22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5_59_40

民調顯示,佐科威所屬、印尼國會內最大黨民主鬥爭黨最具人氣,佐科威本人所得到的民眾支持度也一直停留在較高位置。相較而言,佐科威的競選對手普拉伯沃與其大印尼運動黨的支持度滯緩。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6_00_12
關於印尼國家政治體制的四點解說

1. 印尼行政、立法與司法三權架構以《1945 年憲法》(Undang-Undang Dasar Negara Republik Indonesia Tahun 1945)內容為基礎。於後蘇哈托時代,《1945 年憲法》曾被修訂。

2. 以下法令為印尼民主政治運作提供了法律框架:

  • 有關選舉管理機構的第 15/2011 號法令
  • 有關立法機構選舉規程的第 8/2012 號法令
  • 有關總統選舉規程的第 42/2008 號法令
  • 有關區域行政與地方選舉的第 32/2004 法令
  • 有關政黨運作的第 2/2011 號法令
  • 有關全國與地方立法流程的第 27/2009 號法令

3. 印尼人民協商會議(MPR)是印尼國家立法機關,採用兩院制,當中包含人民代表會議(DPR)與地方代表理事會 (DPD)。印尼人民協商會議的職權是制訂、修改與頒布憲法,並監督總統行為有否違憲。 下表簡單比較了人民代表會議(DPR)與地方代表理事會(DPD)之區別: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7_24_40
參考資料:資料來源: USAID; Parliament of Australia;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Helen Mak

4. 政黨或政黨聯盟需在全國立法機構選舉中取得總票數25%,或在人民代表會議中佔至少20%議席,才 可獲得資格提名總統與副總統人候選人。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上午5_24_30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1998-2018)》,季風帶文化有限公司

作者:戴維信(Jamie S. Davidson)翻譯:鄺健銘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學者戴維信(Jamie S. Davidson)在《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1998-2018)》聚焦於印尼民主化時期的各種動態轉變,梳理印尼龐雜民主實驗的政治得失。2019年4月17日印尼大選在即,《印尼模式》既是閱讀印尼極其複雜國情不可多得的簡明入門讀本,於全球民主退潮當中,《印尼模式》對亞洲乃至世界民主進程亦有啟示。

螢幕快照_2019-04-04_上午3_31_12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