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看印尼大選:少了指標性人物鍾萬學,華人對印尼政治的關心被打回原形

華人看印尼大選:少了指標性人物鍾萬學,華人對印尼政治的關心被打回原形
Photo Credit:賴珩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如當時任誰都無法想像身為非裔的歐巴馬能夠勝選擔任美國總統,誰又知道或許哪天印尼華人也能在政治上擔任領頭羊?人類歷史的道路,本就是這樣一步一腳印慢慢累積走出,事事無法一蹴而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4月17日,印尼將迎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選舉——正副總統、國會議員、地方議員選舉皆在同一天舉行,選舉氛圍想當然爾也是歷來最熱烈的:大街小巷懸掛起的候選人競選旗幟、海報密密麻麻,各種大小競選集會不斷,多個電視頻道節目幾乎皆是討論選舉的相關議題,廣為印尼人使用的社交媒體Instagram每天都有爆量的候選人相關照片影片不斷洗版,全國幾乎都被席捲在這個超級選舉的漩渦之中。但在這超級漩渦中,印尼華人圈相較於在2017年所展現的政治狂熱,卻是弔詭的平靜。

2017年可謂印尼華人在歷史上對政治最為沸騰的一年。為了支持印尼有史以來第一位宣布參加首都雅加達省長選舉的基督教華人候選人鍾萬學,印尼華人可謂空前團結,從支持參選的連署(註1)、選舉經費的贊助、競選志工的組織動員、選前的強力拉票催票等等,當時的鍾萬學就如一塊超強力磁鐵,將在印尼如散沙般的華人,牢牢地吸附一起,這樣凝聚的不只是冀望勝選的力量,還有著從未有過的榮辱與共感,與華人在印尼未來的新希望。

有位父親當過印尼國會議員的華人朋友當時對我說,她父親樂觀地表示,「因為這股鍾萬學旋風,說不定不用二十年,印尼的總理是華人呢!」(華人只佔印尼總人口數不到3%)令人遺憾的是,後來鍾萬學因為在選舉場合中不小心以言語「污衊」伊斯蘭教聖典可蘭經,被對手有機可乘大做文章,他不但輸了選舉,之後更因而鋃鐺入獄

f_7-印尼種族比例
製圖:關鍵評論網

鍾萬學的入獄讓印尼華人燃起的政治熱情瞬間冷卻但仍未澆熄。總統佐科威與他在政治道路上相知相惜是眾所皆知的,因而許多人仍看好他未來的政治前景,認為就算他以後不再參與選舉,也仍是內閣呼聲甚高的人選。

鍾萬學於2017年5月入獄後,他的友人與各行各業共51位專業人士共同寫了「他們眼中的阿學」一書(印尼文書名:Ahok Di Mata Mereka,英文書名:Ahok Through Their Eyes ),於當年7月旋即出版發行,掀起熱潮。發行後只半個月,鍾萬學的華人友人曾與我聯繫,希望我可以幫忙將書翻譯成中文,他們計畫在全世界的華人地區發行中文版,讓更多人了解「鍾萬學」。他們堅定地認為,鍾萬學一定可以將印尼華人的歷史重新定位,將印尼帶向另一個新的里程碑,因此就算鍾萬學在獄中,許多人仍自發性地希望為他延續並強化這股力量。(註2)

未想不久,接連爆出鍾萬學在獄中因太太外遇情事申請離婚訴訟,後又獲法院判離等事件,這項出版工作之後也不了了之。 但這樣的發展反而累積了大眾對鍾萬學更多的憐惜,更期待他出獄後的蓄勢待發。

鍾萬學服刑兩年後於今年1月獲釋出獄。出獄後的聲明之一出人意外的希望社會大眾從此捨棄對他慣有的華語暱稱「Ahok」(阿學),改以印尼名縮寫「BTP」稱呼他,但另一項讓人跌破眼鏡的聲明是,他將與小他30歲、擔任法警的女友結婚,雖然女友同為基督教,卻是印尼原住民而非華人血統,且曾是他前妻的隨扈。

這樣讓人措手不及、霧裡看花的感情關係,在社會上掀起軒然大波,所有對他政績的感念、對他個人的憐惜,在他再婚且新婚太太高調在社交媒體上不吝展現富足愉快的物質與新婚生活後,幾乎消滅殆盡。印尼華人圈對他在政治發展上的企盼至此可說嘎然而止。

少了像鍾萬學這樣指標性的華人政治人物,再加上導致他入獄的宗教議題仍讓人記憶猶新,印尼華人對於此次大選的關心度似乎又被打回原形—-華人在印尼歷來是以經商為主,總覺得「政治」是「他們」(原住民)的事,不管選誰都一樣。

最近若聽到華人朋友圈談論選舉,頂多提及對於總統候選人之一普拉伯沃(Prabowo)所提倡的「以伊斯蘭教律法為基礎,將印尼建設成偉大的伊斯蘭教國家」有所憂慮。事實上前屆總統大選時,華人圈廣泛流傳一個「密訊」,說普拉伯沃曾在某聚會場合直言「就算會使印尼經濟倒退30年,也要將華人趕出印尼」,當時造成華人圈一陣恐慌,但卻也有人質疑可信度。如今普拉伯沃捲土重來競選,雖然並無類似公開的言論,但他所提的政見是否可視為「間接」排斥絕大部分並非信奉伊斯蘭教的華人?這可就見仁見智了。

image1
Photo Credit:賴珩佳
雅加達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競選海報。在華人居住集區的海報,可看到許多候選人皆華人,甚至印上中文姓名。
image3
Photo Credit:賴珩佳

雖然鍾萬學的故事至今發展讓人失望多於希望,但我發現今年參選國會議員與地方議員的華人比起以往又多了一些,尤其是華人集中居住的地區。如若撇去像華人媒體大亨陳明立之妻代夫出征這樣「特殊」類型的參選,漸有年輕世代的華人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打著建立新印尼的口號,試著用非傳統的選舉方式打選戰(如選舉經費靠集資捐款等),在這樣艱困且參雜宗教種族等複雜的大環境下,著實不易。但正如當時任誰都無法想像身為非裔的歐巴馬能夠勝選擔任美國總統,誰又知道或許哪天印尼華人也能在政治上擔任領頭羊?

人類歷史的道路,本就是這樣一步一腳印慢慢累積走出,事事無法一蹴而就。印尼如若能秉持建國與立憲精神(印尼語:Pancasila。其精神包括印尼全國團結統一、為全印尼人民實現社會正義等),相信新世代的華裔必能為印尼政治注入不同新的氣象。

f_2-印尼國徽介紹
圖片製作:關鍵評論網
印尼國徽及其立國精神:存異求同

(註1)鍾萬學初始宣布獨立參選,當時選委會規定需有53萬公民連署支持才得以獨立參選,但連署支持鍾萬學的公民在短時間內即高達100萬,遠高過獨立參選門檻。雖然之後鍾萬學為接受黨派徵召參選,但足以見其超高人氣。

(註2)當時他們計畫中文版需趕在一個月內發行,因此希望我於二至三週內可完成翻譯。原著共有4百多頁,我擔心自己無法在期限內完成並確保品質因而婉拒。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賴珩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