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奇幻十週年】「歡唱版」《波希米亞狂想曲》:K歌唱出我心深處

【金馬奇幻十週年】「歡唱版」《波希米亞狂想曲》:K歌唱出我心深處
Photo Credit:2019金馬奇幻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音樂傳記電影來說,《波希米亞狂想曲》有諸多與史實不合之處,然電影就像一趟旅程,透過銀幕主角的遭遇,得以讓人更加瞭解自己。金馬奇幻的「跟著唱翻天」系列,本身就是一場解放的派對,如果你身處其中,雖然時間短暫,但也請盡情享受、不用顧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英國在2019年1月1日舉辦了《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的「歡唱版」特映會,無獨有偶地,今年金馬奇幻影展也宣布將本片列入「跟著唱翻天」系列,要讓觀眾在電影院不只用看的,也能用唱的方式,享受這部史上最賣座的音樂傳記電影。

本片的主角,佛萊迪.墨裘瑞(Freddie Mercury)與皇后合唱團(Queen)是音樂史上有名的金曲製造機,加上本片甫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音響及音效剪輯肯定,能在用電影院的高規格音響歡唱,遠遠超越KTV的享受。

但要說金馬奇幻為何會選入本片,除了音樂上的考量,不得不說還有這系列一向對酷兒文化的青睞有佳。以首屆、也是每屆必播放的《洛基恐怖秀》(The Rocky Horror Pcture Show)為例,「跟著唱翻天」從來不是正襟危坐的觀影儀式,觀眾得以化身為電影中的主角,以各種充滿創意的扮裝,創造出宛如嘉年華般的電影派對。

而墨裘瑞本身的雙性戀身份,在舞台上令人目不暇給的華麗裝扮與激情四射的動作,正是讓影迷/樂迷有了穿著模仿的最佳範本。如果你已經準備進入這場影迷派對盛事,不妨先來溫習一下電影裡幾首重點歌曲以及其真實背景吧。

這首〈Somebody to Love〉在電影一開始便出現的歌曲,採用了皇后日後在《波希米亞狂想曲》所採用的公式:交響樂編制與仿歌劇形式。樂團以福音般的合聲,挑配墨裘瑞以鋼琴獨奏,質問上帝對個人命運的捉弄。這首1976年的單曲,若對照他後來的人生悲劇,其實是令人相當感傷的。此曲安排在開場,頗具深意。

電影裡墨裘瑞首次與樂團登台表演的〈Keep Yourself Alive〉,是皇后的處女作專輯開場單曲。事實上他們並未如電影裡般賣掉麵包車,而是幸運地以測試設備的名義,進入剛成立的Trident錄音室錄製首張專輯。有了第一流的設備,使得他們的專輯水準遠超過同儕。

雖然〈Keep Yourself Alive〉並未取得佳績,但就在六個月後,日後收錄在第二張專輯的〈Seven Seas of Rhye〉,成為他們首次進榜的單曲,電影裡可以看到樂團們用各種實驗方式找出不同的聲音,特別強調這首歌,因為正是因為這張單曲的成功,使墨裘瑞終於可以辭去工作,專心投入樂團。

當樂團被帶到洛克菲爾農場(Rockfield Farm)準備專心錄音時,某晚墨裘瑞以鋼琴伴奏創作的歌曲,〈Love of My Life〉不僅是皇后合唱團被翻唱次數最多的歌曲之一,也是演唱會最受歡迎的曲目,樂迷為它心醉的程度,讓墨裘瑞每每在歌曲中段便讓台下樂迷接唱,這也成了皇后合唱團的現場表演「傳統」之一,電影裡也重現了這段。甚至在墨裘瑞逝世後,樂團往往讓全體觀眾唱完這首歌。

〈Bohemian Rhapsody〉-雖然做為本片片名,但這首歌其實是最難唱的一首,原因就在於它的結構相當特殊。它採用了「偽歌劇」的形式,沒有傳統流行樂齊聲合唱(chorus)的部分,事實上墨裘瑞的原始想法是把三首歌合在一起,每個部分的風格與節奏都不同。歌詞晦澀難懂,樂評推測大意應該是一名年輕的殺人犯在行刑前,向上帝祈求救贖他的靈魂。

但多年來皇后合唱團成員始終拒絕明白表示歌詞的內涵,只有吉他手布萊恩.梅(Brian May)曾表示這是描述墨裘瑞的複雜人格與他的童年創傷。儘管如此,這首歌可說是皇后合唱團藝術成就最高的代表之一,也是英國有始以來最佳銷售單曲的第三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當年為這首歌拍攝的影像,在視覺剛開始搭配音樂的「前MV時代」,風格可謂相當前衛。令人驚喜的是片尾出現墨裘瑞以鋼琴伴奏清唱的片段(也是最好唱的一段),可以跟著主角一同唱入心扉。

〈We Will Rock You〉應該是大家最耳熟能詳的單曲之一了,原因無他,在許多大型運動賽事上,你很難忽略這首歌在觀眾席被廣為傳唱。歌曲的大部分只使用以腳蹬步與擊掌做為節奏,只在最後40秒左右加入梅的電吉他做為收尾。正如同電影中所描述,這首歌的創作起源來自於皇后合唱團對歌迷熱情的回應,梅想做出一首即使沒有樂團伴奏,歌迷也可以自己唱的歌。很可惜這首歌並未收錄在電影最後的演唱會片段裡,想要唱就得趁現在。

另外,與〈We Will Rock You〉同時發行並做為單曲的B面的〈We Are the Champions〉的創作念頭,同樣來自於對觀眾的回應,也同樣因為被許多運動賽事使用(曾被選為1994年世界盃的主題曲)而廣為流傳。這兩首歌在1985年的Live Aid演唱會上甚為轟動,也是皇后合唱團演唱會上常常固定使用的頭尾兩首歌。在電影最後有大合唱版本,切勿錯過。

電影裡描述1980年代迪斯可樂風當道,而經紀人也提到當中的領頭羊-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卻被墨裘瑞與團員們嗤之以鼻,直到貝斯手約翰.迪肯(John Deacon)在錄音室裡彈奏出貝斯旋律,才創造出〈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這首歌。

然而事實並未如電影那般,而傑克森與團員們一直保持良好的友誼,這首歌的催生者的確是傑克森,他私底下建議皇后應該寫出一首「能跳舞」的歌。有趣的是,這首歌的貝斯線接近110 BPM(beats per minute),被建議當做訓練醫護人員練習心肺復甦術的背景音樂。

還有〈Radio Ga Ga〉-這首歌的作曲者是鼓手羅傑.泰勒(Roger Taylor),皇后合唱團的每位成員都具有豐沛的創作力,足堪明證。發行於1984年,歌詞意指電視取代了廣播,視覺的重要性逐漸取代了聽覺,也預告了MV時代的來臨。這首單曲的MV取材了1927年的科幻默片經典《大都會》(Metropolis)片段,與音樂形成強烈的對比。

皇后在Live Aid演唱會表演的第三首歌〈Hammer to Fall〉,則是於演唱會的前一年發行,歌詞指涉了團員們成長的冷戰年代與核彈威脅,但創作此曲的布萊恩.梅說:「這首歌其實是談生命與死,認識死,就是活著的一部分。」對照演唱會結束後,用字幕與照片述說墨裘瑞1991年死於愛滋病的畫面,意義格外顯得深遠。

以音樂傳記電影來說,《波希米亞狂想曲》有諸多與史實不合之處,例如墨裘瑞加入樂團的過程、樂團分開又重聚,以及墨裘瑞發現自己感染愛滋病的時間點與劇情處理(受到最多的批評),這些在中文維基百科裡都不難查到。但就如編劇安東尼.麥卡騰(Anthony McCarten)所言,這畢竟不是紀錄片,而是劇情片。

在最佳影片項目,贏得金球獎與入圍奧斯卡,說起來與大環境推波助瀾下的「政治正確」多少脫不了關係。但如果我們聚焦在電影的主旋律:發現自己的可能性、誠實面對自我,就不難理解為何腳本遷就了墨裘瑞與女友瑪莉.奧斯汀(Mary Austin)之間的柏拉圖式愛情,以及被個人助理保羅.普蘭特(Paul Prenter)基於私念的操弄,男主角在面對一正一反的角色之間(還夾雜了一些與團員們的兄弟之情及家庭親情),如何發現、掙扎、理解、接受自己天性與所需擔負的角色。

電影就像一趟旅程,在變換不停的風景裡,透過銀幕主角的遭遇,得以讓人更加瞭解自己。金馬奇幻的「跟著唱翻天」系列,本身就是一場解放的派對,如果你身處其中,雖然時間短暫,但也請盡情享受、不用顧忌。

後記:私心最愛的皇后歌曲,是與大衛.鮑伊(David Bowie)合唱的Under Pressure,兩大傳奇巨星的合作,過耳不忘的貝斯旋律線,實在經典,可惜在本片中只有驚鴻一瞥。至於皇后在Live Aid演唱會的全紀錄,可到這裡欣賞。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