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語言學的角度談臺灣語言之名:回應〈國際化的現在,我們該「說」臺語還是閩南語?〉

社會語言學的角度談臺灣語言之名:回應〈國際化的現在,我們該「說」臺語還是閩南語?〉
Photo Credit: Nationaal Archief, Den Haag.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文作者稱要賦予臺語新義,用心令人欣喜。然而在此要澄清的是:現今臺語(Taiwanese)、臺灣語言(Languages of Taiwan)及原住民語(Formosan Languages)是不同的概念。

文:Chu Ka-lip,還在找尋未來方向的研究生。

拜讀了關鍵評論刊登的〈國際化的現在,我們該「說」臺語還是閩南語?〉後,筆者亦想以自己對臺灣語言的了解,談談為什麼臺語不應等同於閩南語。

「臺灣話」或「臺語」一詞的出現,確實源自於日本時代的臺灣,然而並非欠缺公允地忽視其他族語,而是有其時代脈絡。

若要談「臺灣話」一詞,必先談臺灣人意識,因為有「我是臺灣人」才有「臺灣的通行語叫臺灣話」的概念。臺灣人概念的興起,和日本將臺灣西部交通打通有很大的關聯。

在清國時代,臺灣島內河流東西向,交通不便,使得臺灣西部各地和中國的互動,遠高於臺灣島內的互動。原鄉認同強、生活圈也涵括中國地區,即便來臺也仍認為我是漳州人、泉州人、廈門人,在當時沒人自稱是臺灣人。用社會科學的專有名詞講,即是尚未「土著化」。

而原住民,生活圈則是以部落為單位,或涵蓋週邊其他部落,也不會有「臺灣」作為單元的概念,這也是為何原住民諸族明明最早來臺,卻不會自稱是臺灣人,講臺灣話。

日本人將西部交通打通後,本島之間的互動才逐漸熱絡起來。有了「臺灣人」作為集體想像之後,當時的通行語,才漸漸從早年差異較大的「漳州話」「泉州話」「廈門話」慢慢互相透濫,形成「臺灣話」。

絕對非日本人一聲令下全臺灣人民便乖乖將「漳州話」改口稱「臺灣話」。教育部明訂牛仔褲念為牛「紫」褲,但亦不被接受,遑論日本時代的就學率及強制力不如今日。

而說操臺灣話者能和閩南其他地區人士溝通無礙,這點我亦持保留態度。

廈門話和臺灣話同屬漳泉濫,操臺語者能理解七八成殆無問題,但泉州話及漳州話初接觸者,或許理解五成就很多了。網路上資訊發達,不妨在Youtube鍵入「泉州話」「漳州話」「潮州話」看看和臺語出入多少。

原文作者稱「福建話」一詞不精確,「閩南語」又何嘗不是呢?閩南語作為語言學上的分類有其意義,可視為集合名詞。除了上述所提發音文法較近的臺灣話、泉州話、廈門話、漳州話之外,尚有潮州話、雷州話等語,亦屬閩南語一支,直接將臺語稱為閩南語,是否恰當?

「閩南語」一詞,確實是中國民初時期林語堂將以上諸語作語言學上的分類才發明的,起源時間遠晚於「臺灣話」「泉州話」「廈門話」「漳州話」等,但都不會自稱自己操閩南語。道理也如同前文自稱臺灣人所述,因為閩南地區的人民早期並沒有以「閩南」作為整體的認知,而以漳、泉、廈等生活圈為主。

再者,原文作者稱民間社團呼籲將臺語正名為閩南語,與我的認知正好相反。

早在民進黨執政時期,除欲落實族群和諧大力推動語言平等法(不幸該法案被封殺)外,為顧及其他族群感受,官方將臺語稱為「臺灣閩南語」,各方人士雖不滿意尚可接受。而國民黨二次政黨輪替後,粗暴地將其改為「閩南語」,完全以政治心態凌架於語言專業。

而我所知道長年勠力推動各臺灣語文的諸多民間社團,如臺灣母語聯盟長老教會臺灣族群母語推行委員會李江却臺語文教基金會、臺文通訊Bong報、臺灣羅馬字協會,都主張不應直接以閩南語稱呼臺語。

雖上述社團組成人數臺語族群佔最大宗,但這也僅反應臺灣人口組成比例,且觀其在推動臺語文運動的同時,也都鼓勵其他族語使用自己的母語,臺文通訊Bong報每期都有各族語文刊登其中,可知其用心非臺語沙文主義,反倒是政府要求每位臺灣人都要學中文,以其程度作為國家考試、升學考試篩選的標準,又不協助臺灣語文的傳承才是沙文主義。對於其他族群在本土語文運動的能見度不足,我也長期鼓勵其他語族朋友一起加入推動臺灣語文保存。

原文作者稱要賦予臺語新義,用心令人欣喜。然而在此要澄清的是:現今臺語(Taiwanese)、臺灣語言(Languages of Taiwan)及原住民語(Formosan Languages)是不同的概念。

臺灣語言(Languages of Taiwan)下含括了原住民語(Formosan Languages)、客語(Hakka)及臺語(Taiwanese),原住民語(Formosan Languages)下又有諸原住民語語如阿美(Amis/Pangcah)、布農語(Bunun)……等等。

許多主張臺語等於閩南語者,一方面傷害了其他閩南語分支下的語言使用者,一方面也誤會了臺語(Taiwanese)、臺灣語言(Languages of Taiwan)之間的差異。

反對此論者或曰「那不過是你臺語人在強詞奪理」。兹舉日本為例,日語是日本國的通行語,然而關西話、琉球話、阿伊努語等,彼此不能互相溝通、文法差異甚大,但也同屬日本語言。

再者,即便臺灣話可與廈門話互通,也不代表日常生活中就要稱其為閩南語。挪威語、瑞典語、丹麥語可互相溝通,但為求其主體性,仍不會說他們平常說的話是「斯堪的那維亞語」,因為那是一個集合名詞。

最後,如果這樣解釋了「臺語」的生成脈絡、和「臺灣語言」之間的差異後,仍然不被接受臺語叫作臺語,認為「你說你的族語是臺語,沙文主義!難道我的族語不是臺語」者,對待臺灣諸族語應採用一致的標準。諸原住民族也須將其族稱改掉了。因為布農族自稱Bunun是人,達悟族Tao亦是自稱人,還有許許多多原住民都自稱人,但他們並不是都沙文主義認否定別人不是人,反而在在是其族群歷史的紀錄。

如果說,我們是個多元族群和諧並存的國家,就更要正視這些臺灣歷史,而不能尚未了解就指稱「把閩南語說成臺語是沙文主義」,這樣的帽子,不只臺語人承受不起,對講法語、日語還有其他多語族國家者都太沉重了。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