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粉色浪潮」退潮,委內瑞拉危機、美中貿易戰「選邊站」

拉美「粉色浪潮」退潮,委內瑞拉危機、美中貿易戰「選邊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拉丁美洲從來都不欠缺政經整合的倡議,但因缺少區域大國的領導、個別國家拒絕對國際組織讓渡主權、會員國之間政治分歧及缺乏經濟互補性等因素,過去幾十年來的倡議均未成功。「南美洲進步論壇」勢將成為另一座陵墓,只是時間長短的差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美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在比較政治學中有一種根據對拉美現代政治研究提出的「鐘擺理論」,該理論認為拉美國家政治體制的演變呈現出鐘擺現象,即每隔約20年左右,會出現一次在民主制度和威權體制之間的擺動。民主體制下若經濟發展不順利、社會不穩定,會導致威權體制的出現,而威權體制面臨西方國家的壓力,結果可能又回到民主體制。如果從查維茲(Hugo Chávez)1998年當選委內瑞拉總統算起,2019年的拉丁美洲將開始出現鐘擺效應,三項主因分別是去(2018)年大選結果開始發酵、今(2019)年初委內瑞拉「雙總統」危機和美中貿易戰被迫選邊。

大選結果開始發酵

2018年拉美重大事件以被《經濟學人》稱為「拉美選舉馬拉松年」的結果影響最受關注。在2015年的前幾年,拉美的主要國家都是左翼領導人當政,包括巴西的羅塞芙(Dilma Rousseff)、墨西哥的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阿根廷的克里斯蒂娜・德基西納(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哥倫比亞的桑托斯(Juan Santos Calderón)、智利的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 Jeria)和秘魯的烏馬拉(Ollanta Humala)。2019年的拉美政壇,儘管墨西哥、古巴、委內瑞拉等國仍是左翼當政,但從巴西、阿根廷到智利、哥倫比亞右翼已經形成氣候。整體而言,持續了15年的粉紅浪潮恐將結束。

英國《金融時報》社評認為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的當選,「標誌著巴西乃至拉丁美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代表近年主宰巴西以及拉丁美洲的左派領袖『粉色浪潮』終於退潮。」

今年初墨西哥前外長卡斯塔涅達(Jorge Castañeda)曾警告:尼加拉瓜和委內瑞拉都出現左翼專制政府,巴西則有支持新法西斯理念的右翼總統上台,就連墨西哥新總統羅培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也不願去捍衛地區人權和民主有意專制行事,「民主體制和對人權的尊重在拉美崩潰已非妄想。」

民主和人權在拉美已完全崩潰?

委內瑞拉危機選邊

儘管委內瑞拉國會多次重申不承認馬杜洛(Nicolás Maduro)第二任總統的合法性,但他仍在1月10日宣誓就職。同一天美洲國家組織(OAS)理事會召開特別會議,以19票贊成、6票反對、8票棄權、1票缺席(古巴)通過決議,拒絕承認馬杜洛新任期的合法性。1月23日委內瑞拉國民議會主席的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ó)自行宣布就任臨時總統,其根據是委國憲法第233條:「如果總統未能遵守官方的基本要求,國會議長可以接管臨時權力、並在30天內宣佈選舉。」次日OAS的34會員國有16國承認瓜伊多。

就在瓜伊多宣布就任臨時總統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反對外部干預委內瑞拉事務,支持委內瑞拉政府為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和穩定所作努力。中方一貫奉行不干涉別國內政原則,反對外部干預委內瑞拉事務,希望國際社會共同為此創造有利條件。」其實中國真正關心的是委內瑞拉的債務是否會打水漂。「中外對話」(China Dialogue)首席執行長希爾頓(Isabel Hilton)認為「委內瑞拉的重重危機,使美國官員一些有關中國影響威脅論和『債務陷阱外交』的說法有了更大市場。」

拉美對委國「兩位總統」的立場清楚呈現了左、右對立的態勢,且與美、中當前的對峙若合符節。2月23日馬杜洛宣佈委內瑞拉與哥倫比亞斷絕外交和政治關係,並要求哥倫比亞駐委內瑞拉外交人員24小時內離境。2月24日逾百名委內瑞拉士兵棄崗而逃,越境進入哥倫比亞。3月8日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的記者會上,外交部長王毅說:「中方願繼續支援委內瑞拉朝野各方,通過和平對話尋求政治解決方案,保持國家的穩定和人民的安全」,這與他2月27日出席中俄印外長會晤期間的公開聲明似已有所修正,防止委內瑞拉成為灰犀牛為中拉關係首要任務。

AP_19053151089388
瓜伊多(左)與馬杜洛(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中貿易戰選邊

3月中,英國《金融時報》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拉赫曼(Gideon Rachman)曾指出「在冷戰期間有一個『東方』陣營和一個『西方』陣營,各國依據它們是與華盛頓更親近還是與莫斯科更親近被劃入不同陣營。現在,在柏林牆倒塌近30年後,美中之間不斷加劇的緊張關係正在重新塑造地緣政治分界線。各國日益需要明確表示,它們是站在華盛頓那一邊還是北京那一邊。」

以「美洲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IDB)年會為例,為慶祝中國加入10週年,IDB原本預訂於3月28-31日在成都召開年會,但3月22日該行執行董事會以80%的表決票數支持撤出中國更換地點,理由是北京拒絕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的代表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發放簽證,豪斯曼曾於1994-2000年間擔任IDB的首席經濟學家。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則在《邁阿密先驅報》撰文指責中國「支持腐敗的獨裁者」,並稱這將是IDB「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年會主辦國拒絕邀請一位代表的情況。」此一變化顯示美、中、拉三邊關係已進入「短兵相接」的階段。

對於IDB在會議召開前不到一週決定更換地點,《經濟學人》的評論算是相當中肯、務實:「讓IDB遠離中國恐難讓中國遠離拉美」(keeping the IDB out of China will hardly keep China out of Latin America),因為自2010年起中國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對拉美的貸款,就已超過IDB和世界銀行。更諷刺的是,《經濟學人》認為反正馬杜洛政府也撐不了多久了,屆時豪斯曼可以邀請IDB和中國的代表到卡拉卡斯共商大計。

「南美進步論壇」恐成另一陵墓

3月22日阿根廷、巴西、智利、哥倫比亞、厄瓜多、巴拉圭、秘魯和圭亞那等八個南美右派國家總統舉行峰會簽署「聖地牙哥宣言」、宣布成立「南美洲進步論壇」(Forum for the Progress of South America,Prosur),烏拉圭、玻利維亞和蘇利南領導人未出席。該論壇除支持「利馬集團」的承諾外,巴西和智利間的協定還提到協助委內瑞拉「恢復民主」,包括按照國際標準舉行自由和公正的總統選舉、釋放所有政治犯,以及結束有系統地侵犯人權的行為。

3月23日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在智利總統府與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ñera)簽署合作協定,兩國承諾將加強南美共同市場(Mercosur)與太平洋聯盟(Pacific Alliance)經濟體之間的關係。該論壇的成立將導致2004年12月8日依照《庫斯科宣言》成立的「南美國家聯盟」(Union of South American Nations,Unasur)名存實亡。《經濟學人》認為「南美國家聯盟」的原罪(original sin)在於當年被左派查維茲的「21世紀社會主義」所劫持,「南美洲進步論壇」則被新一代右派領導人所綁架。牛津大學教授懷海德(Laurence Whitehead)認為拉美菁英對新潮流的偏好已把此變成了「現代的陵墓」(mauseolum of modernities)。

拉丁美洲從來都不欠缺政經整合的倡議,但因缺少區域大國的領導、個別國家拒絕對國際組織讓渡主權、會員國之間政治分歧及缺乏經濟互補性等因素,過去幾十年來的倡議均未成功。「南美洲進步論壇」勢將成為另一座陵墓,只是時間長短的差別。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