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紅統勢力不可怕的人,大概覺得《霸王別姬》的批鬥大戲也是假議題

覺得紅統勢力不可怕的人,大概覺得《霸王別姬》的批鬥大戲也是假議題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遠離了文革時期,我們就能夠免於將所建立、珍惜、尊崇的美好事物或價值讓渡、交換出去的暴力與脅迫嗎?從最近兩岸的局勢來看,這樣的暴力與脅迫早已侵襲壓身而來,嚷嚷要脅我們交出自由、民主,或蛀蝕自由民主的基礎。

文:楊舜麟(律師)

高二時第一次看《霸王別姬》,時隔1/4世紀後,趁著去年上映的數位修復版再重看一次。

想說現在也四十好幾了,應該比較鐵石心腸,但開頭不久,媽媽為小豆子斷指的橋段,還是不忍心看下去。多數的討論或心得都是在程蝶衣(張國榮)身上,不過,我倒是認為菊仙(鞏俐)的角色與演出更有看頭,特別是,紅衛兵批鬥現場,聽著段小樓說出「妓女」、「真的不愛她!」、「我跟她劃清界線!」,菊仙緩緩抬頭顯露出絕望、空洞的眼神與表情,那才是最虐心的一幕。

高中生的我看不懂這幕結束後菊仙為何就默默回家上吊了,也不能理解或接受這樣就要去自殺。菊仙就不能體諒段小樓是被紅衛兵壓制跪地、鞭打頭面,才會這樣說嗎?畢竟是在脅迫的情境下,段小樓口說不愛了、劃清界線,不代表心裡就是這樣想啊。兩人也不會因為這樣就馬上要被拆散或離婚,所以愛不愛只是糾結於菊仙內心小宇宙的假議題。

菊仙一定是從小沒有被教會政治歸政治,感情歸感情的道理。

老大哥讓我只在乎我

長大後,讀小說《1984》,才發現早在1949年,歐威爾對這個問題早就寫好回答在書裡了。男女主角被抓進仁愛部刑訊與洗腦,在101室分別被自己最害怕的東西嚇到崩潰,大叫拿去對付對方,只求自己可以解脫。兩人後來見面時,坦承出賣了彼此,女主角就說:

有時候,他們用什麼東西來威脅你,你不能忍受的東西,連想都不敢想的東西。於是你會說「別這樣對付我,拿去對付別人吧。」事後你也許可以假裝這只不過是一種詭計,你這樣說只是為了讓他們停手,心裡並沒有這個意思。可是事實不是這樣,在事情發生的那一刻,你真的是這個意思,你覺得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救自己,你很願意用這個辦法來救自己。你真的想要這件事發生在另一個人身上,他怎麼受苦你根本不在乎,你在乎的只是你自己。 從此之後,你對另外那個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了。

暴力的極致:消除一切底線

菊仙以前是花滿樓的頭牌,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不會不瞭解嚴苛環境下的人性轉變或幽微心思。另一方面,當年,段小樓為了阻退惡霸以磚頭擊額,訓練時又挨了師傅多少板子,現在紅衛兵的打耳光、抽打頭臉其實算不上什麼。不過,別說枕邊人菊仙,就連我們觀眾都知道段小樓這些年老了疲了,原本像小石頭一樣有稜有角的個性,或是宛如霸王再世的豪邁英氣,早已消磨無剩了。袁世卿被打為戲霸、反革命份子,被宣告槍斃以平民憤時,段小樓光禿禿的前額大冒冷汗,人被嚇得戰戰哆嗦,不可置信地喃喃自問:就這麼把袁四爺斃啦?

所以,在幾分鐘前段小樓指控揭發程蝶衣,那神情言詞與唱戲一般流轉順暢,還質問程蝶衣最不想被觸碰的問題(是否跟袁世卿有一腿?),菊仙明白段小樓已經徹底崩潰扛不住了,在旁喝斥也沒用,此時此刻段小樓在乎的只有自己,只要能讓紅衛兵趕快去批鬥程蝶衣和菊仙,怎樣都好,即使這兩位是他最親近的人。

極權主義或暴力邏輯的極致之處,就在於使崩潰失控的段小樓自動抹去任何道德底線,心中再無不可出賣或交易的事物,不但會也專挑自己摯愛的師弟(揭發程蝶衣)、妻子(指控菊仙)、京戲(燒毀戲袍)交換出去。

張國榮成就永遠的程蝶衣(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正常人無法想像:一切事物都是可能的

漢娜.鄂蘭在《極權主義的起源》指出,極權主義從虛無主義那裡承襲了「一切都是許可的」原則,形成「一切事物都是可能的」基本信念。諾言、理想、道德,從另一方面來看,正是某些事物或狀態不可能實現的障礙,「一切事物都是可能的」信念貫徹下去,就走到了「一切都可以被摧毀」的地步,即使是諾言、理想、道德,甚至尊嚴、人性、生命或人們敬畏、尊崇、珍惜的其他事物。

批鬥這場大戲就是要讓原本被親情、愛情、理想等道德底線鎮守彈壓的,但真實存在且糾纏段小樓、菊仙、程蝶衣三人20年來的怨懟與妒恨,在實質問題的揭發下一次大爆炸。段小樓抹除道德底線,摧毀兩人的感情、婚姻、誓言,犧牲所有菊仙視為無價、這半輩子拼死拼活去維護、保全的美好事物、價值來換取更加不堪的苟且偷生。

不愛菊仙!劃清界線!每句比程蝶衣鍾愛的寶劍還鋒利的惡言,段小樓都足足說了三次,可見對段小樓有多重要,這不是嘴巴說說而已,為求脫困的權宜之計,他是真心希望如此。菊仙前陣子夢到站在高樓上,自己卻想往下跳,段小樓安慰她:「你跳,我在那兒」,菊仙回他:「你不在那裡」。

如今夢魘成真,段小樓已毀棄誓言,不像當日在花滿樓接住了菊仙,菊仙知道自己不在是段小樓的道德底線之內,處於不可交換、無條件接受有如信仰般珍惜珍視的地位。那一瞬間,菊仙想起的,會不會是花滿樓老闆20年前的告誡:窯姐永遠是窯姐,這就是你的命?失去了依歸,萬念俱灰,一心只想往下跳,能接住自己下墜身子的,不是段小樓,只有套在脖子上的繩索,菊仙的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我們與段小樓的距離

遠離了文革時期,我們就能夠免於將所建立、珍惜、尊崇的美好事物或價值讓渡、交換出去的暴力與脅迫嗎?我們是否可以守住一些基本的底線,而不是無限後推底線,甚至乾脆劃掉底線?從最近兩岸的局勢,中國的步步進逼、紅色代理人與喉舌的細作言行來看,這樣的暴力與脅迫早已侵襲壓身而來,外頭有中國的侵門踏戶,內部有其代理人的經濟蜜糖,嚷嚷要脅我們交出自由、民主,或蛀蝕自由民主的基礎。

更全面來看,一點一滴、不痛不癢出讓美好事物或價值,逐漸失守價值或道德底線,也不單純是中國因素造成,或是台灣獨有的現象。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的無限擴張與滲透到生活的各個層面,在全世界無聲溫柔地推動人們邁向所有事物都可以買賣、交易的社會,這樣的過程也鬆動或惰化了人們在觀念上對價值底線的堅持或後退的警覺。

在台灣非常火紅的哈佛大學教授邁可.桑德爾,除了熱銷的《正義》線上課程及其書外,他寫的《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這本書,正是在描繪、批判市場經濟讓我們把很多美好事物、價值商品化,並主張市場有其道德極限,有些東西是不應該成為買賣或交易的標的。在他的討論脈絡下,會發現即使是付費快速通道、絕症保單貼現、絕育獎金等都是攸關美好生活或良善社會的政治與道德問題,而不只是經濟問題。


猜你喜歡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智慧國家如何鞏固數位基礎建設提升韌性?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智慧國家如何鞏固數位基礎建設提升韌性?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個月過去,俄烏戰爭仍在持續中,期間也讓我們看到了許多現代戰爭的科技應用,烏克蘭又是如何透過這些新科技的應用,使俄羅斯久攻不下?又有什麼值得我們借鏡之處?

文學經典名著《雙城記》以法國大革命爲背景,開頭寫道:「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那是愚蠢的時代…」歷史總是一再重演,當前的烏克蘭,感受一定更深。

當全世界盡可能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烏克蘭史上最年輕的數位轉型部長費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稱此役稱為「第一次世界網路大戰」World Cyberwar I。俄烏戰爭,從跨國IT駭客攻擊、區塊鏈促成加密貨幣捐款、到上千顆星鏈衛星系統(Starlink)突破戰地邊境,解救烏克蘭斷網危機。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軍力差距不小,烏克蘭如何善用新型數位科技,讓俄羅斯久攻不下?

俄烏戰爭新科技精銳盡出,其實烏克蘭花了兩年強健數位韌性

不同過往戰事,俄烏戰爭不再以槍枝火炮為唯一武器,數位科技可拿來防禦,更能反守為攻。有文章描述烏克蘭的背水一戰:「以網路為戰場,推特為大砲,全球駭客為軍隊,加密貨幣和NFT籌軍餉……企圖封殺俄國的網路、經濟、資金鏈。」

面對開戰,烏克蘭號召盟友取代單打獨鬥。

他們在網路徵召30萬跨國「IT軍團」以Telegram為基地,分享俄羅斯的伺服器位置,進行一波又一波阻斷服務攻擊(DDoS)。他們也向科技巨頭求援,用Starlink低軌衛星打造戰時緊急網路通訊基礎設施,甚至說服Google地圖停止顯示要道資訊,搜尋服務加入SOS警報功能。

shutterstock_2057385641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另外,烏克蘭還運用加密貨幣當成人民逃亡的「救命金」,募集1億美金虛擬貨幣捐款,甚至發行「元歷史:戰爭博物館」Meta History: Museum of War主題的NFT,兼得籌款用途並借助NFT不可竄改特性,紀錄戰爭真相向數位社群散播。

烏克蘭在戰爭爆發時,看似立刻做足準備,事實上,他們過去花了兩年半時間,強健國內的數位基礎建設。

烏克蘭在戰事之前喊出2024年「手機政府」轉型目標,把各類政府服務「Uber化」。原本用來取得數位護照、登記車輛牌照的政府APP,在戰時馬上轉變用來申請急難救助資金、身份證明文件、登錄財產損失等多項緊急功能。

以烏克蘭為對象居安思危,台灣其實也在強化數位建設提升韌性

俄烏戰爭爆發後,國際把焦點望向台灣,Wall Street Journal點出台灣網路的脆弱性,因95%網路流量數據仰賴海底電纜接收、發送。這份報導指出,美國模擬中國侵台會優先攻擊周邊海底電纜,一旦戰事發生,極有可能有一小時的訊息真空期,讓台灣與盟軍通訊失聯。

shutterstock_1395760895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事實上,台灣近年非常重視網路基礎建設的重要性,像是行政院智慧國家推動小組提出智慧國家方案(2021~2025年),項下規劃數位基盤建設,為邁向智慧國家奠定基礎。

以衛星系統為例,數位基盤計畫就針對低軌衛星及地面設備投入驗證,建立低軌通訊衛星產業鏈。目前台灣積極投入自主研發關鍵技術與元件,籌組兩組低軌衛星旗艦團隊,放眼目標2026年前發射2枚通訊實驗衛星。

確實,目前已經有10家台灣業者組成「低軌衛星國家隊」,先後打進SpaceX、OneWeb及Kymeta國際供應鏈,有望一年賺進9,000億元商機。當低軌道衛星部署完備,擁有自主的衛星避免對外通訊失聯問題,等於一面強化軍事防禦;另一方面加速發展太空機會財。

除了空中衛星,台灣對海底纜線建設也持續加碼。

數位基盤建設針對亞太海纜及5G雲端聯網中心,完善在地光纖通道、強化安全防護,讓台灣成為國際資通中心樞紐。過去就有媒體點出,中美貿易戰之後,國際企業加碼把海底電纜連到台灣,將此視為新一代「護國圍牆」。

像是受到美國政府支持的Google,預計2024年啟用全新海底電纜APRICOT,這條總長約12,000公里的傳輸科技,將連通台灣、日本、關島、菲律賓、印尼多國,中華電信也有參與其中。未來幾年,預計有其他海纜通向台灣,其中一條是東南亞日本二號(SJC2),採用雙點登陸方式,也就是如果海纜被斷線,還能以陸纜方式備援,有效降低單一海纜站的事故風險。

資訊攻防成未來戰事重中之重,國家網路資安防護迫在眉睫

現代戰爭除了攻擊基礎建設,還會以細膩的AI科技進行攻防,對人民進行認知作戰。俄烏戰爭就曾以「Deepfake」仿臉AI技術,假冒烏克蘭總統宣布投降,迫使烏國政府急於闢謠。過去台灣就曾有影片示範如何快速「假冒」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三兩下功夫就能散播假訊息。

資訊烏賊戰,台灣與烏克蘭的處境,如出一轍。

調查指出,台灣連續9年奪得假訊息攻擊冠軍;至於烏克蘭,則是8年來頻繁受到俄羅斯的網路攻擊。身為假訊息最大受害國,台灣如何加以反擊?

民間成立的非營利組織「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主動蒐集與公共事務有關的可能假訊息,啟動訊息事實查核,也加入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 IFCN)依循全球共同原則執行查核工作,甚至因應台灣人口超過9成有使用LINE通訊軟體,特別讓民眾能透過LINE訊息查證官方帳號,闢謠各種假訊息。

面對防不勝防的假訊息,被動防守不如主動攻擊!國內法人單位借助文字及影音圖形AI分析技術,針對社群帳號的行為進行鑑識、溯源,分析背後不實訊息的傳播策略。甚至進一步聯手政府部門、非政府組織,繪製「不實資訊生態傳播暨鑑識生態圖」打造不實訊息反擊體系。

從無國界組織的觀察來看,台灣新聞自由毋庸置疑,但仍有利益衝突、假新聞等問題;無國界組織認為台灣政府把脆弱的媒體生態視作國防威脅,「尤其台灣民眾對媒體信心是民主國家最低,導致民眾寧願相信假消息,也不願向專業媒體查核」。如果這情形沒有改善而遇到戰爭時,我們的新聞媒體與閱聽大眾反而是最沒有「韌性」的一環。

因為疫情關係,「超前部署」成為國人耳熟能詳詞彙,面對敵人也應該像打擊病毒一樣,平時就要鍛鍊防禦體系,尤其針對網路基礎建設,更須提前做足準備。

從俄烏戰爭鑑往知來,烏克蘭能抵擋攻擊長達三個多月,關鍵之一,就是未被摧毀的網路,對內持續通報撤退資訊;對外把第一手戰事消息帶向全世界。換言之,台灣更該從俄烏戰爭學習經驗,根據官方施政,台灣未來五年會投入最大心力,將自身蛻變成為智慧國家,綱領之一即是發展「數位基盤」網路體系,從基礎建設到資訊安全,不僅要反脆弱更要強韌性。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