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博文》:屈服於三國干涉後,又傳來明成皇后遭日本人殺害

《伊藤博文》:屈服於三國干涉後,又傳來明成皇后遭日本人殺害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關明成皇后遭殺害一事,近年來韓國出現了伊藤博文或閣僚等曾經介入的見解,但這卻是誤讀史料所引起的錯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伊藤之雄(いとう ゆきお)

解決山縣有朋的困境

一八九四年(明治二七)十二月,天皇頒發「優詔」,免除回國後的山縣有朋其樞密院議長與第一軍司令官的職務,改任監軍。監軍為陸軍中的閒差,畢竟這只是暫時作法而已。此外,十二月二十日山縣第二次獲頒「元勳優遇」的詔書。伊藤博文與黑田清隆僅獲得一次,這是對於山縣的破例優待了。而這無疑是伊藤與明治天皇的考量結果。

十二月十八日,伊藤搭乘上午十一時五十分的火車,離開廣島返回東京。而這是在山縣一事的處理告一段落後的出發。

回國後的山縣再度出席大本營的軍議,但與川上操六參謀次長(陸軍中將,薩摩)等後輩軍人的相處關係並不融洽。而其背景為有關作戰上,第一軍司令官山縣對於川上等大本營的作戰方針並非心悅誠服之故。

其間,一八九五年一月十五日,有栖川宮熾仁參謀總長因病過世(公布的死亡日期為一月二十四日)。當時的參謀總長位在參謀次長(陸軍)及軍令部長(海軍)之上,統率陸海軍的作戰方針擬定。這正是個適合山縣的職位。

伊藤首相與井上馨朝鮮公使聯手運作企圖讓山縣擔任參謀總長。但川上參謀次長及樺山資紀軍令部長(海軍中將、薩摩)表面上雖然看起來贊成伊藤的意見,但私下兩人卻考慮,只要山縣一成為參謀總長便辭職。因為與有栖川宮熾仁擔任參謀總長時不同,山縣一旦就任此職,可以想見將會強硬推動自己的想法。

因此,一月二十五日伊藤決定了推舉小松宮彰仁親王(陸軍大將)為參謀總長的方針,並勸說山縣擔任目前由西鄉從道海相所兼的陸相。戰爭時期,陸相一職重要性相對較低,第一軍或第二軍司令官,及參謀總長等乃是名分較高的重要職位。

伊藤深知山縣失掉面子之痛。應該是在山縣無法當上參謀總長後不久的事,伊藤寫下舊作七言絕句一首,贈與山縣,並附上寒梅一枝;詩中吟詠寒梅的清新及春天的氣息。

結果,三月七日,山縣以兼任監軍身份就任陸相。即便如此,山縣卻將被任命為陸相一事視為「復職」,大感欣慰。想必也是因為有感於伊藤友情吧。

簽訂馬關條約

就在山縣職位一事持續紛擾中,一月二十七日,御前會議上審議日清戰爭的講和條件。出席者有明治天皇、伊藤首相、陸奧宗光外相、山縣大將(監軍)、西鄉隆盛從道海相兼陸相、樺山資紀海軍軍令部長、川上操六參謀次長等。會議前,陸奧與伊藤商議,就基本媾和條件擬定方案。陸奧提議割讓遼東半島及賠償軍費,因為出席者並無異議,因而天皇裁可。但天皇似乎認為不該在一開始即要求割讓遼東半島。

之後,二月二日,日軍佔領清朝最強的北洋海軍根據地、山東半島的威海衞。這一來,三月二十日伊藤首相與陸奧外相擔任全權代表,與清朝全權代表、最有實力的政治家李鴻章在下關的春帆樓,開始議和。四日後,發生李鴻章被槍擊的事件,受其影響,清朝方面拒絕日本的談和條件。

伊藤最擔心的是俄國的動向。三月中旬伊藤得到情報指出,即使獨力而為,俄國也打算進行干涉。

簽訂條約的二天前,伊藤得到密報,俄國對於遼東半島割讓給日本等領土分割,抱持不同意的態度已經非常清楚;此外,俄國也打算與法國海軍聯手阻止日本占領澎湖群島。英國看來則是作壁上觀。而即使有關朝鮮之事,顯然俄國也會插手。

但即使處在艱困的國際關係下,伊藤仍然打算貫徹和談的基本條件。就在此時,陸奧的病情惡化,僅剩伊藤一人處理問題。

馬關條約的最後草案也是以伊藤為中心所擬定,經陸奧作最後的確認而成。

四月十七日,馬關條約於下關簽訂,其中承認朝鮮獨立,割讓遼東半島、臺灣、澎湖群島,賠款二億兩(約三億一千萬圓)。日本最早雖然要求賠款三億兩(約四億六千五百萬圓),但作出讓步。即使如此,相較於日清戰爭二億圓的戰費,日本獲得了約一點五倍的賠款。

四月十九日,伊藤寫信給陸奧,信中提及有關條約的簽訂,過去以來的「(陸奧的)苦心」,終於「出現」一些「成績」,這都歸功於陸奧的「盡力」;這全是為了國家,深受感動無法忘懷;昨晚至今仍在發燒,在這個時候,務請保重。伊藤非常關心陸奧的身體。

雖然伊藤對於馬關條約相當程度感到滿意,但仍警戒俄國等列強的干預,相較於與英國簽訂新約時,此時並未放開懷盡興。儘管如此,對於為結核病所苦,從戰爭指導到締結條約都扮演著重要角色的陸奧,伊藤的給予的讚賞勝過於自己。伊藤雖然相當自負,但卻有著率直公平的精神,對於心腹的行動能以充滿感謝的心情予以肯定。這點在井上毅身上也可以看到。

三國干涉

俄國一得知馬關條約的內容後,隨即聯合德國、法國於四月二十三日勸告日本,將遼東半島歸還清朝。英國也接到俄國的邀請,但並無回應。

在清朝於日清戰爭中敗給日本之前,俄國即使對於中國東北的滿州都沒有積極政策,更遑論朝鮮。這是因為俄國對於自己在東亞的陸軍沒有自信之故。在一八八六年時,俄國的遠東派遣軍僅有一萬五千人,其中大部分駐屯在海參崴附近。但清朝敗於日本後,俄國開始對進入滿州抱有野心。遼東半島的旅順為俄國想得到的不凍港,對俄國而言,日本佔有遼東半島即是種阻礙。

另一方面,日清戰爭中英國見識到日本的國力,在遠東發生戰亂等時,為了維護英國的利益所尋求合作的對象已非清朝,而是考慮日本了。因此,不加入干涉行列。

但若特別考量到海軍實力時,日本並無能力可與三國對抗。伊藤首相在檢討三國干涉的對策時,相當重視山縣陸軍大臣及陸奧外務大臣的意見。伊藤認為,俄國如今已不可能讓步,即使單獨也會進行干預。因此在五月四日的內閣會議中決定接受三國的建議,放棄遼東半島。

八天後,伊藤寫信給東京的梅子夫人。其中寫道,與其現在開始戰爭,殺死數萬人,不如返還獲得的土地較好;況且,天皇也有這樣的想法,因而做此決定。另外也寫道,日本人中應該也會有不明事理的人在說三道四、議論紛紛,但就我而言,為了日本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因此請放心。

對於屈服於三國干涉一事,伊藤應該也不會甘心。但這就是現在日本的國力,儘管對俄國有戒心,但日本也無計可施,這也許就是伊藤真實的感慨吧!

破格恩賞及對陸奧的關心

依照馬關條約,清朝割讓台灣給日本,因此日本派遣近衛師團接收台灣。一八九五年(明治二八年)六月七日該師團攻下台北,逐步佔領台灣。如此一來,日清戰爭的戰後處理也告一段落,八月五日公布首次戰爭恩賞。

文官首相伊藤敘大勳位並授與菊花大綬章。皇族以外的日本人,伊藤是首位被授與大勳位菊花大綬章者。在恩典方面,一直以來伊藤都被賜與身為臣子的最高榮譽。

長州與薩摩中最有權勢的軍人山縣有朋(第一軍司令官,後為陸軍大臣)、大山巖(第二軍司令官)與西鄉從道(海軍大臣兼陸軍大臣)被授予武官中等級最高的功二級金鵄勳章(年金一千圓(現在約二千萬圓))及旭日桐花大綬章。伊藤早在明治憲法頒布時,就已經獲得旭日桐花大綬章。

接著,伊藤與山縣、西鄉、大山等從伯爵晉升為侯爵。儀式時的序列,如宮中席次基本上由現職與勳等決定,僅憑爵位序列無法往前。伊藤被授與的大勳位菊花大綬章,其等級較現職中序列最高的首相還要更高。亦即,在所有官方儀式中,伊藤已經獲得身為臣子的最高席次。

另外,依天皇特旨,賜予伊藤十萬圓(現在約二十億圓以上),山縣、西鄉、大山則分別被賜予三萬圓。雖然山縣等三人分別有金鵄勳章年金一千圓,在金錢方面,伊藤仍是享有破格的待遇。

這個時期在賞賜給藩閥最有力人士勳章一事上,一般而言,較重視首相及藩閥最有力人士等的建議,再由天皇決定。由此慣例來看,身為首相且是藩閥第一人,又深受天皇信賴的伊藤,應當可藉由向天皇提出建議,進而掌握決定勳章的實權。但因為此次與伊藤及藩閥最有力人士等相關,因而天皇似乎並未與伊藤等人商議,而是與宮內大臣或侍從長等宮中相關人士商量後決定。下述伊藤給陸奧的信中即顯示此事:「恩賞一事,小生也被列入初期名單中,頗感困擾,因而先行辭退」。

正如上述,儘管伊藤辭退恩典,但天皇卻不予同意。授予恩典當日,伊藤也以生病為由先行報告無法出席,但卻因「種種事由」不得已而入宮謁見天皇。

對於陸奧的恩典被列入後期一事,伊藤也特別提到「會感到不悅吧」,因而對陸奧說到,因為發言未傳達,遂造成時期有所差別的結果,請原諒我的行事不周。

因為伊藤一直堅持辭退恩典,八月九日、十日時,天皇分別派遣土方久元宮內大臣、黑田清隆(樞密院議長)傳達「內諭」,要他接受恩典。及至十四日,天皇召見伊藤,加以勸說;並讓土方宮內大臣交付傳達天皇意向的「御沙汰書」,其中表示,以「日清交涉事件」為首,其他功績也甚為顯著,因而晉升勳章與爵位,並不得辭退。於是伊藤接受了恩典。

伊藤之所以頑強地採取辭退恩典的行動,主要也是考慮到陸奧。正如伊藤在給陸奧信中所提及,陸奧並未出現在八月五日首次公布的名單中。第一次名單中除了伊藤、山縣、大山、西鄉等大人物外,也不乏樺山資紀大將(軍令部長,台灣總督)、川上操六中將(參謀次長)等人。因為伊藤肯定陸奧有著與自己同等的功績,也非常了解陸奧的自負,因而擔心若是名單上沒有陸奧時,會傷害到陸奧的感情。

陸奧的名字登上八月二十日第二次恩典名冊,授旭日大綬章,由子爵晉升為伯爵,獲賜二萬圓。

伊藤之所以如此顧慮陸奧,乃是因為陸奧以外務大臣身分協助身為首相的自己,對於陸奧的這一功績,抱持著感謝的心情。伊藤有著將自己與心腹的功績分開,並肯定其功績的度量及良善。此外,也可能因為有所期待,即今後兩人一起穩固日本的「憲法政治」,在遵守國際規範的同時,開展謀求日本發展的外交。

閔妃(明成皇后)殺害事件

另一方面,繼三國干涉後,法國公使甚至建議有關朝鮮事務不妨與俄國攜手行動。有鑑於此,六月三日,陸奧外相向伊藤提議,應該要重新檢討日本的朝鮮政策。其大意為,迄今為止日本一直單獨推動朝鮮的內政改革,但卻沒有成功,即使如此也要繼續維持這一政策?抑或是有限度干涉?對此應進行檢討。但內閣會議上卻無法決定明確的政策。

在這種狀況下,為了挽回日本在朝鮮的立場,八月十七日任命三浦梧樓取代井上馨擔任朝鮮公使。三浦生於一八四七年,父親為長州藩士,參加過奇兵隊。明治維新後,曾晉升到東京鎮台司令官(陸軍中將),但因為陸軍改革問題與山縣對立,遭到降職,隨後離開陸軍。之後,歷任學習院院長、貴族院議員,而後自政界引退。

三浦一接任公使後即提出意見書,詢問政府的朝鮮政策,但在沒有獲得明確的答案下,即動身前往朝鮮。這是因為伊藤內閣無法完全掌握以英、俄為中心的列強動向,因而無法決定朝鮮政策。

三浦一就任後,由明成皇后(閔妃)掌握實權的李朝王室即要求三浦承諾,解除由日本將校所訓練的軍隊及訓練隊的武裝。其目的為進一步削弱日本對於朝鮮的影響力。三浦公使遂擁戴國王之父大院君,決定發動政變。

十月七日晚上到八日清晨,依照三浦公使之意,訓練隊保護大院君,此外再加上日本的守備隊、部分武裝的公使館員與領事館員等,進行政變。參加政變的日本人穿著朝鮮人的服裝,闖入漢城(首爾)的景福宮,並殺害明成皇后等人,為當時在王宮的俄國人與美國人所目擊。天亮後,一般朝鮮人也目睹穿著異樣的日本人從王宮撤回。如此一來,明成皇后遭日本人殺害一事,遂逐漸傳開。

對殺害事件感到震驚

有關明成皇后遭殺害一事,近年來韓國出現了伊藤博文或閣僚等曾經介入的見解,但這卻是誤讀史料所引起的錯誤。

此事可以從伊藤十月八日寫給井上馨的信中,得到證實。十月八日即是事件結束當天。當天上午六點三十二分,新納時亮少佐從漢城發電報向樺山資紀軍令部長報告,訓練隊擁戴大院君,闖入王宮。伊藤透過該電報得知事件後,立即向井上馨徵求意見;他提到,「日本士官所訓練的軍隊干犯大闕(王宮門),事態嚴重」,您的「看法」為何?這是給好友的信,並非以公開為前提,由此明顯可見,伊藤對於這一事件全然不知。

再者,事件發生的十三天後,伊藤提出對於事件的上奏意見書。其中認定,三浦公使以下諸人的犯罪,「證據顯然」,並提到,必須要避免讓列強批評日本,認為日本無視於朝鮮的獨立。此外,也言及,原本要在井上公使回國的同時,向俄國告知日本對朝鮮方針與撤兵,以及將採取的其他措施等,但出乎意料外突然發生像這樣的事件。而伊藤也說到此間的情形,即經過此一事件,日本在朝鮮的「地位,為之翻轉」。這封上奏意見書也證明了伊藤事前與事件並無關聯。

韓國知名報紙《朝鮮日報》於二○○五年十月六日曾刊載一則伊藤博文涉及殺害明成皇后(閔妃) 的報導,轟動一時。該報導提出芳川顯正法相於一八九五年六月二十日寫給陸奧宗光外相(與山縣有朋)的信,其中寫到:(一)「在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憲政資料室,發現了證明一八九五年明成皇后殺害事件與日本總理大臣伊藤博文及閣僚有關的史料」;(二)芳川曾對駐韓公使井上馨提及:「(向伊藤總理)強力勸說斷然放棄彌縫辦法,採取堅決進行的方針」;(三)「芳川在信上寫到:『在試探過(井上的)心意後,似乎沒有反對,因此應該會依這邊的要求而行動』」。此外,報導中也引用幾則談話以為佐證,例如首爾大學教授李泰鎮:「有關明成皇后殺害一事,內閣層級應該進行過討論」;漢陽大學名譽教授崔文衡:「這是明確暗示伊藤介入殺害明成皇后的資料」。

信件出自於國立國會圖書館憲政資料室收藏的〈陸奧宗光文書〉中,甚至還有目錄,因此不能說是「發現」。

此外,正如我的著作《立憲国家の確立と伊藤博文》中所敘述,並且之前也曾討論過的,信中所謂「堅決進行的方針」乃指進行政策大轉換,即放棄日本單獨干涉朝鮮的政策方針,與俄國聯手等。明成皇后殺害事件為四個月後發生的事。只要閱讀其他史料,並就當時的政治外交的趨勢進行考察時,便很容易明白這並非指明成皇后殺害事件。另外,此時伊藤最關心的事並非外交政策的轉換,而是他認為,大藏大臣松方正義會因為財政政策的對立而企圖讓伊藤內閣垮台,對此應該如何因應。

再者,對於六月二十日的信件解讀,也有錯誤。原文為:「當(芳川對井上)反覆談及,與春畝伯(伊藤博文)晤談時,請強力勸說其務必斷然放棄彌縫辦法,應當採取堅決進行的方針,當時(井上)答稱,完全知悉。(芳川)體察其意,(井上)看來並無不同意,我想應該會依要求而行動。」換言之,其意思為:「芳川認為,井上大概會依照山縣或陸奧的要求而對伊藤加以勸說吧」;這不過敘述芳川對於井上行動的一種主觀預測而已。《朝鮮日報》的報導中解讀「應該會依這邊的要求而行動」為,這是暗示政府內部已經形成共識,明顯有誤。

此外,對於同是收信者之一的「含雪將軍」(含雪為山縣有朋的號)一詞,報導的作者不知是無法判讀或是無法理解,遺漏了這個更為重要的山縣,該信遂變成只寄給陸奧。

儘管這一事件的結果為,三浦被免去公使一職,其他公使館相關人員則革職處分,但在廣島所進行的審判,參與者全部皆因證據不足而無罪。伊藤首相對於事件偏離列強的國際標準而感到憤怒。此外,伊藤的心腹西園寺公望外務大臣臨時代理,在約十天後寫信給陸奧宗光提及「朝鮮一事」恐將變成「一大案件」。但之後伊藤卻沒有嚴懲相關人員,這似乎是因為藩閥內部強烈不願他這麼做。

伊藤非常明白不可再發生這樣的事件。例如,翌年一八九六年五月五日,《中央新聞》以「朝鮮即將發生政變」為題,報導親日派「開化黨」幾乎已經恢復勢力。報導一刊登後,伊藤即希望陸奧外相,若沒有收到駐朝鮮公使小村傳來的任何「訊息」,則請陸奧以電報詢問。因為伊藤認為,若「又再度發生晴天霹靂之事」,事情就麻煩了。伊藤擔心又會有像明成皇后殺害事件般的政變計畫。

相關書摘 ►《伊藤博文》:伊藤被暗殺,直接受影響的是併吞韓國的方式與時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伊藤博文:創造近代日本之人》,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藤之雄(いとう ゆきお)
譯者:李啟彰、鍾瑞芳

伊藤博文(いとう ひろぶみ/ひろふみ、1841年10月16日—1909年10月26日)

  • 因為有這個人,才有今天的日本
  •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最佳寫照——農夫的兒子最後成為公爵
  • 「剛強凌直」的一生——此句是維新三傑之一的木戶孝允對伊藤的評語,也是伊藤的立身處世之道。

伊藤博文1841年生於周防國,68歲這一年(1909)在中國哈爾濱遇刺身亡。其一生歷經討幕運動、條約改正、大日本帝國憲法制定、日清與日俄戰爭,統治韓國,伊藤博文剛強凌直、波瀾壯闊的一生! 本書是創造近代日本之人——伊藤博文傳記的定本、顛覆它在通俗作品中的「惡人」形象。

生平

  • 16歲入吉田松陰私塾
  • 21歲燒毀英國公史館
  • 22歲刺殺國學者土高次郎、老中井伊直弼
  • 23歲冒著死罪偷渡英國
  • 26歲(1868)徵士參與職外國事務局判事、提議「廢藩置縣」
  • 1870年遣人赴美考察後,決定日本走金本位、擴大大藏省職能
  • 1873年推翻西鄉隆盛的征韓論
  • 1876年(35歲)成為長州派領袖
  • 1877平定西南戰爭
  • 1878年 設立參謀本部(伊藤影響力透過山縣有朋進入陸軍)
  • 1889刊行「憲法義解」
  • 四任內閣總理大臣(一屆、五屆、七屆、十屆)
  • 首任樞密院議長
  • 首任貴族院議長
  • 初代韓國統監
getImage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