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博文》:伊藤被暗殺,直接受影響的是併吞韓國的方式與時機

《伊藤博文》:伊藤被暗殺,直接受影響的是併吞韓國的方式與時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如在日俄戰後,伊藤想藉由公式令強化首相對於陸海軍大臣的權限,他已經意識到明治憲法的部分缺失。因為伊藤與明治天皇的死去,便失去了推動修改兩人所建立的大日本帝國憲法(明治憲法)的人了。

文:伊藤之雄(いとう ゆきお)

在滿州決心追求和平

一九○九年(明治四二)十月十四日,樞密院議長伊藤博文帶著室田義文(貴族院議員)、村田惇中將(築城本部長,前韓國統監府配屬武官)、古谷久綱(樞密院議長秘書官)等以及醫師小山善、漢詩詩人森槐南(森泰二郎,宮內大臣秘書官)等人,從大磯坐火車出發。十五日在馬關(下關)春帆樓一宿,十六日從門司(今北九州市門司)乘船。

十八日抵達大連,伊藤第一次來到滿州。十九日,出席大連官民的歡迎會,伊藤做了以下的演講。

最近清國終於「專心致力於文明之治」了。我「熱切希望清朝的各項改革能夠成功」。萬一不幸失敗時,「恐怕會對遠東的和平造成很大的影響」。相信日本政府為了讓清國改革成功,即便無法給予直接的援助,也應當間接予以援助。

在踏上滿州後不久,伊藤便再度表明要協助清國引進立憲制度的熱忱。

二十日,伊藤到旅順,四處參觀戰爭遺跡,心有所感,作了三首漢詩。其中一首以日俄戰爭激戰之地「二百三高地」為題。

久聞二百三高地,一萬八千埋骨山;今日登臨無限感,空看嶺上白雲還。

(從前就聽說了二百零三高地,這是一座埋葬了一萬八千具屍骨的山。今天登臨眺望四野,感慨無限,徒然望著嶺上白雲歸來。)

伊藤詩中蘊涵了那些為了佔領二零三高地而戰死的一萬八千名日兵的遺恨。

另一首詩也是詠嘆激戰之地「二龍山」。血跡混合在泥土中,戰爭情景歷歷在目。第三首詩則是詠歎,在「俄國忠魂碑」前獻花,想到數萬死去的無名俄國戰士,不由得潸然淚下。伊藤除了對戰爭的無情有著極深的感受外,對於日本人、甚至連俄國士兵的犧牲也深表同情。這也與前述伊藤追求韓國循序漸進的近代化與發展,並且包含中國在內的「遠東和平」的心情相通。

當天,伊藤出席旅順官民的歡迎會,演講時提及,戰爭頻仍,不僅於國家無益,也不利於人道。進一步他談到,和平時期建立必要的設備,謀求「國運的伸張」,乃是最應該努力的事,但現在的世界,一邊主張和平,實際上卻競相加強軍備,藉此謀求「國運的發達」,以致造成「武裝的和平」;結論時,他認為,「鉅額的軍費」是國民不得不負擔的義務。

儘管伊藤開始萌發的思想,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的國際協調時代,或現代的和平論與世界觀相通,但當前的世界並非處於那種狀態,因此從現實主義的立場出發,提倡「武裝的和平」。

之後,二十一日伊藤由旅順乘坐火車,經遼陽、奉天、撫順,二十五日上午七點抵達長春。當天,伊藤從車中欣賞滿州風光,吟詠了以下的絕筆詩。

萬里平原南滿州,風光闊遠一天秋;當年戰迹(跡)留餘憤,更使行人牽暗愁。

(南滿平原廣闊無涯,景色開闊,天空正當秋色,迄今戰爭遺恨未消,更讓旅人陷入不為人知的憂愁中。)

這一天,伊藤也想到了日俄戰爭中的犧牲。而對於出席明天預定與財政大臣科科夫佐夫的會談,伊藤也重新下定了決心,那就是再也不讓這種事情發生了。

十月二十六日早上的哈爾濱火車站前

俄國財政大臣科科夫佐夫早在十月二十四日即先行到達哈爾濱等候伊藤。二十六日上午九點,伊藤乘坐的火車抵達哈爾濱車站,科科夫佐夫立刻進入車廂迎接伊藤,兩人進行初次見面的寒喧。

之後,兩人出了車廂下到月台。應科科夫佐夫的要求,伊藤一行校閱了俄軍守備隊,並前進到各國領事團列隊的位置,相互握手。接著,伊藤等人走到日本人隊伍的最前面,一邊向右看著軍隊與歡迎的人群,又往前走了兩、三步後,前頭的伊藤卻單獨轉身要折回原來的地方。

此時正是上午九點三十分,從軍隊一邊的後方突然出現一名青年,接近伊藤,用手槍開了數槍,這個青年就是安重根。有三發子彈從右邊命中伊藤,隨員中,秘書官森泰二郎、川上俊彥總領事、滿鐵理事田中清二郎等三人各被從左邊射來的一發子彈擊中。伊藤立刻被人抱入車廂內,由主治醫生小山善與到車站迎接的俄國醫生共同進行搶救,但有兩顆子彈貫穿肺臟成為致命傷,伊藤遂在上午十點不治死亡,享年六十八歲。

其他三人則只是手腕或肩膀、腳部中彈,並無生命危險。

關於伊藤的暗殺,有人主張除了安重根之外還有其他槍擊犯存在。伊藤的隨員之一室田義文認為,有人用卡賓槍從車站二樓餐廳斜斜往下射擊。此外,上垣外憲一認為,因為反對伊藤與列強的協調政策,右翼分子杉山茂丸、明石元二郎(韓國駐劄軍參謀長)為計畫的核心,寺內正毅陸相、田中義一大佐(陸軍省軍事課長)等人也知悉這一計畫。大野芳則認為,杉山茂丸與後藤新平才是籌畫狙擊的人。對於這些說法,海野福壽認為,上垣外、大野等兩書揭開了日本權力犯罪上的雙重狙擊的事實,提供了新觀點與線索,並認為「伊藤被狙殺而獲利的人是山縣、桂、寺內、明石等併韓推動派=大陸侵略派」。

存在著數人暗殺者的這些說法,都只是以《室田義文翁譚》中,「小個子男人(安重根)以穿過大個頭俄兵胯下的姿勢,伸出手槍」,「射擊伊藤的並非是這個小個子男人。有人用卡賓槍從車站二樓餐廳斜斜向下射擊,那個人就是暗殺伊藤的真兇」等記述(二七○到二七一頁)為前提,再結合室田所說的子彈射入角度為斜下方的證詞(一九○六年一一月二○日,事發快一個月後),來尋找安重根以外的「真兇」而已。而《室田義文翁譚》是室田義文在將近三十年後集結回想而成的書。

事發當天下午六點,跟隨伊藤的古谷秘書官發電報,將小山醫生的診斷書與古谷自己對事件的證言向桂首相報告。根據這份資料,有一位青年接近伊藤,開槍射擊,子彈呈水平射入狀態。因為是伊藤的隨行醫師與隨行秘書官在事件發生後不久所寫成的資料,小山醫師與古谷的訊息相比於室田的回憶更為可信。此外,主張有數人暗殺兇手的作者,並不了解本書中所論述的基本的權力結構,例如,(一)伊藤與桂一直在合作;(二)伊藤與山縣兩人雖在韓國併吞政策上意見相左,但山縣一生受伊藤幫助度過三次危機,出自於山縣的認真實在的性格,他相當尊重伊藤,因此兩人是相互理解、互補的關係;(三)因此,接近山縣或桂的人理當不會策劃暗殺伊藤,萬一有此策劃而風聲走漏時,他們將會失去一切,因此應該不會進行這種計畫。會造成這種問題的原因在於,他們並沒有仔細研讀那些包含韓國問題以外,伊藤、山縣、桂、寺內等人之間來往的書信等第一手史料,而只是在尋找暗殺伊藤的「真兇」而已。

伊藤博文遭暗殺時身上穿的,沾有血跡的襯衫與衛生褲現在保管在山口縣立山口博物館。室田義文在一九三六年七月曾在裝有這些遺物的木箱的蓋子內側寫字。因此有人誤以為這些東西當初是室田所有。但這些原來是在伊藤喪禮中代理喪主的伊藤文吉家中舊物,在文吉死後約一年的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山口縣知事田中龍夫的斡旋下,伊藤家將這些捐給了山口博物棺(伊藤博昭談,及山口縣立山口博物館簿册)。

科科夫佐夫根據俄國警方的偵訊報告,向古谷久綱秘書官說明以下幾點:(一)「犯人」(安重根)的「行兇」目的是,因為伊藤「玷汙了韓國在政治上的名譽」,殺害伊藤,希望藉此多少挽回一些名譽。(二)犯人個人對伊藤沒有任何「怨恨」,但自己的朋友中有數人被伊藤判了重刑。(三)「犯人」雖然供述,他與任何政黨都沒關係,這次行兇完全是個人行為,沒有與任何人同謀,但其言不可信。有消息顯示,昨天深夜在距離本地數里南方的「賽卡柯」車站,逮捕到另外二名韓國人,都配有手槍。(四)「犯人」為「天主教」徒,身上戴著十字架,在被帶到檢察官前面時,他跪下並因為達成的目的而感謝「上帝」。由此來看,在狙擊後安重根也很冷靜,可說是個意志堅強的政治犯。

科科夫佐夫還向古谷說,「犯人」國籍很清楚是韓國人,因此會經由日本引渡回韓國,報告也會送交日本的總領事。

伊藤之死的衝擊

二十六日上午十時,跟隨伊藤的古谷久綱發電報給桂首相與大磯的梅子夫人,提及伊藤在哈爾濱車站遭韓國人以手槍襲擊,身中數發子彈,「生命垂危」。接著又在上午十時三十分發電報給桂,報告伊藤在十時傷重不治,因此要立刻返回長春等,而發給梅子夫人的電報中則只提到伊藤不治與將返回長春。這些電報送達大磯的「滄浪閣」時,正是梅子夫人罹患全身性皮膚病一個多月,臥床二十幾天,終於快要痊癒的時候。嫁給末松謙澄的生子也因來探病而在「滄浪閣」。梅子夫人在接到伊藤遭狙擊的第一封電報時,顯得驚慌失措。

天皇侍醫岩井禎三曾與西源四郎(伊藤女兒朝子夫婿)一起在晚上七點過後拜訪「滄浪閣」,據他說,梅子夫人與前來弔問的元老井上馨等人很堅強地商量後事,一點也沒有慌亂,佩服她「剛強勝過男人」,當天他並沒有給梅子夫人看病。

而伊藤的嗣子博邦(勇吉,宮內省式部次長)與妻玉子及博精(博邦之子,十歲)等伊藤的六個孫子一起住在大井村的恩賜館,但博邦因為皇族的事務到歐洲出差,才剛抵達義大利的熱那亞。


猜你喜歡


「大宅豐鼎」改寫豐原天際線,成就絕無僅有超越之作

「大宅豐鼎」改寫豐原天際線,成就絕無僅有超越之作
Photo Credit:富宇大宅豐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在台中七期推出「東方之冠」代表作的富宇建設,選中緊鄰豐原火車站的蛋黃區,欲以七期豪宅頂級規格鑄造「大宅豐鼎」,由於基地面積廣達2010坪,又規劃拔地而起三座28層豐原最高樓,甫曝光即成為詢問度與討論度飆高的熱門建案。

車水馬龍的圓環北路與豐勢路口一側,挑高兩層樓的晶瑩落地窗外觀,已然烘托出「大宅豐鼎」接待會館的非凡氣勢,沿著曲形結構踏進入口中庭,兩株聳天的原生鳳凰木,不僅營造清新脫俗的迎賓格調,還喻意著引領豐原興盛的木業發展脈絡,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至於跳脫制式框架的會館內部,規劃了洽談區、吧台與宴會廳等豐富設施,皆在流線型木質天花板的層疊延展下,釋放了空間尺度視覺張力,顯得更加經典雋永,一如富宇建設賦予「大宅豐鼎」的臻於完美價值,經得起時間考驗。

_MG_0348
Photo Credit:富宇大宅豐鼎
「大宅豐鼎」接待會館入口中庭,特地保留兩棵聳天鳳凰木,既喻意豐原的山城木業歷史脈絡,也宣告豐原將迎來首棟摩天住宅。
_MG_0336
Photo Credit:富宇大宅豐鼎
挑高兩層樓的「大宅豐鼎」接待會館,在曲型木質天花板層疊延展下釋放尺度張力,更顯氣派尊貴。

圓環路內市區稀缺地段,抗跌增值潛力備受矚目

「大宅豐鼎」基地位在圓環路內核心地帶,還被12公尺寬的文化街、愛國街、直興街以及向陽路173巷所環抱,坐擁四面臨路完整街廓,早已具備正市區的抗跌增值及高稀缺性等優勢,而且步行2至5分鐘就能抵達生活機能完備的向陽商圈或豐原火車站,就連前往廟東、SOGO百貨雙商圈的車程也僅需10分鐘,以及火車站旁的豐原轉運中心預計9月上旬啟用,屆時除了有國道、市區客運轉運功能,更結合大型商場、iBike及計程車招呼站等便民設施,有益於活絡區域發展,為豐原市區帶來嶄新氣象。

此外,堪稱大台中環狀快速公路網最後一哩路的國道四號豐原潭子段,年底正式通車後透過豐原、潭子兩條連絡道,就能無縫銜接台74線快速公路,估計豐原往返台中屯區可比現今節省約20分鐘,等於把大台中都心與副都心生活圈緊緊牽繫在一起,形塑出無限發展可能性,所以如此一塊堪比台中七期的鑽石級寶地,讓富宇建設展現雄心壯志,冀求打造「豐原七期」傳奇,不只讓豐原驚艷,還要讓豐原為傲。

23豐原轉運中心
Photo Credit:富宇大宅豐鼎
「大宅豐鼎」坐落在豐原市中心,距離火車站與轉運站僅2至5分鐘,屬於交通及生活機能便利地段。
02太平洋百貨商圈
Photo Credit:富宇大宅豐鼎
圓環路內都是豐原市區精華地帶,從「大宅豐鼎」開車到SOGO商圈與廟東夜市都只要10分鐘。

豐原唯一摩天地標,享受前所未見層峰生活視野

「大宅豐鼎」被定位為豐原市中心的超越之作,富宇建設號召多位設計名師傾力擘劃,集奢華、氣度與風格大成於一身,包括三座28層摩天大樓將以品字型排列,不僅確保戶戶邊間擁有良好通風採光,舉凡外觀立面、燈光設計、園藝公設與高空Lounge Bar,也都致力兼顧極致工藝美學與獨特機能價值,希望演繹出豪宅該有的大器典雅,好與113公尺高聳挺拔的摩天地標名實相符,讓住戶回到家就能享受極盡講究與永久棟距的感官震撼,一邊品味層峰生活,一邊飽覽無垠景緻。

「大宅豐鼎」總共規劃380戶,涵蓋37坪標準三房、41坪大三房、43坪標準四房、50坪大四房等四種房型,可以滿足首購或換屋不同置產需求。以往不少事業有成的在地實業家、企業主與科技新貴,總會感慨豐原沒有一棟具有國際視野的住宅建築,如今終於不必羡慕台北或台中,能夠衣錦榮歸落籍市中心,或撫慰打拼事業的辛勞,或當成榮耀家族的象徵,畢竟豐原最高豪宅的殊榮,比起台中七期有過之而無不及,足以當成獨一無二的傳家寶。

交通與產業雙加持,豐原市中心指標建案上看5字頭

尤其時值豐原正在持續蛻變進化,像是機械產業鏈上中下游完整的豐洲科技工業園區,將進一步升級為智慧機械園區,再與中科后里園區相輔相成,串聯成高科技產業廊帶,未來有望超車中科與台中工業區,大舉吸引外商投資與科技人才,同時豐富專案二期園區會以「前店後廠」模式,推動運動與創新產業落地,勢必替本來就相當活絡的豐原經濟發展,扎穩未來長遠的競爭優勢。

有了地段、交通、產業助攻,豐原市區房市增值潛力無法擋,直接受惠於就業人口紅利帶動的購屋需求,目前市場預估「大宅豐鼎」在以七期DNA打造豐原地標的願景下,房價可望站上5字頭,預見將成為層峰菁英鎖定入主的優先標的。

13豐洲工業區
Photo Credit:富宇大宅豐鼎
豐洲科技工業園區將升級為智慧機械園區,可望與中科后里園區串聯成高科技產業聚落,吸引更多投資與人才,替豐原房市再添柴火。
16后科園區
Photo Credit:富宇大宅豐鼎
隨著國道四號豐原潭子段即將通車,加上多家科技大廠搶進中科后里園區設廠,在交通與產業雙助攻下,豐原房價繼續水漲船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