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富足》:賣命工作效果有限——慢,才是我們需要的

《全富足》:賣命工作效果有限——慢,才是我們需要的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試圖開展新事業或追求晉升之前,想想為什麼你會想要所有你想要的東西。反思這項工作或職位有什麼優點,瞄準你想學的東西、想見的人,還有你想建立的一切,但別輕易讓自己沉浸在白日夢般的美好劇本之中。假使如此,你很可能一輩子都等不到你想要的東西。就像我說的,計畫接下來的三個行動,會幫助你縮減等待的時間。

文:傑森.瓦霍布(Jason Wachob)

慢,才是我們需要的

我們A型人格是全世界速度最快的人。我們在一天之內完成的事,比一些人花一週做完的更多。我們善於追逐(並搭上)一班地鐵、安排額外的會議。甚至在一個休息日把行事曆填得滿滿的,我們可以從週末的健身教室直接趕赴早餐約會,接著又是午餐約會,然後天知道接下來是什麼。我們擅長處理事務,不僅處理得穩穩當當,速度還很快。我們奮勇殺敵,努力工作也努力玩耍。我們是自我世界的主宰,過著充實的生命——或者其實並非如此。

我現在相信這種態度全然是錯的,用蠻力和速度取得成功不是正確的方法。當然可以用這種方式完成事情,但我們把生命變得比它所需的更複雜了。我們同時也讓身體和心靈承受更多負擔,這不是什麼老調重彈的新時代思想,我們真的需要學著讓自己慢下來,然後變得更好。

假如學會放慢速度,我們最終會用更省力的方式完成更多事情。我有兩個幫助自己放慢速度的方式:瑜伽和冥想。你也許可以做很長的散步、做運動、寫日記、聽撫慰人心的音樂、睡個午覺、做點伸展、重新閱讀你最愛的書,或者到大自然裡放鬆一下。對我來說有用的方式不必然對你會有用。

回想一下所有你生命中發生過的美好事件:無論是與夥伴或配偶的相遇,或得到夢想中的工作。你是用多快的速度或多大的力氣求得的?比較可能的情況是:它就這樣發生了。我很確定你一定有全心投入,並打穩根基。可能因為你的心在前幾段關係中受傷了,因此你成長,並準備好與靈魂伴侶的相遇;或者你投入所有時間在辦公室工作,所以你在公司中晉升得比其他人都快。

每當我發現工作停滯時——當我沒有得到我要的進展,或遭遇某些心理阻礙——我會從努力和放手之間找到平衡去突破。我會努力再努力,然後到了某個點,我選擇放手。我花了許多年尋找完美平衡,透過散步、冥想,或健身,或者就只是在某處做一些可以放空腦袋的事。當我到達極限時我也同時保持警醒,我告訴自己我是開放的,我願意接受其他方案,無論它可能會是什麼。

美國廣播公司資深明星主播丹.哈里斯在他那本很棒的書《快樂,多就足夠》中講了一個關於大衛.阿克塞爾羅(David Axelord)的故事。當時阿克塞爾羅正在為歐巴馬的連任跑競選活動,許多麻煩的國際事務都脫離了政府的掌控——歐債危機、蓋達組織、以色列以及伊朗問題。當阿克塞爾羅被記者問到有關這些似乎永無止盡的挑戰時,他說:「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做任何能做的事。」我要幫這個回答再加上一句:然後我們需要放手。

當我和我的前三位員工要搬到「綠身心」的新辦公室時,我要求一切都是完美的。我希望每個人在第一天都可以感覺到自己是特別的一員,我準備好名片、筆記本、全新的蘋果電腦,還有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子。但後來我訂的桌子遇到麻煩,只有不到四十八小時可以尋找替換品。我驚慌失措,這會讓我的新團隊成員留下可怕的印象。畢竟,他們離開公司體系(而且還減薪),冒著風險到一個新創事業工作——一個沒有桌子的新創事業!

經過幾分鐘的恐慌後,我決定採取行動。我想到紐約市有一個到處都有家具的地方,包厘街,那裡有很多家具供應商。我暫停片刻,決定放開這個棘手的狀況,相信無論如何一切都會沒問題。接著我趕去包厘街,五分鐘內就找到了我的桌子供應商。他的桌子品質還比我們原本的好,價格又比較便宜。從此之後我們一直都跟他買桌子。

我的意思不是你應該偷懶,但你需要挑選出真正重要的事,而非每件事都用盡全力。這是A型人格的挑戰,我們許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在其中掙扎。我們只會更加努力、更加快速地工作,試著去撞倒一扇尚未準備打開的門。我們也可以聰明一點,準備好去應對另一扇即將開啟的門。要找到其中的平衡是如此困難。按照輕重緩急做事,但不要僵化固執。

賣命工作的效果有限

一天工作十六小時並不代表你是有效率地運用時間。我們大多數人,除了那些特別幸運的少數,必須要努力工作才能成功,但如果缺乏組織能力和效率,那你就只是在浪費時間。

在許多企業文化或社交圈中,工作到凌晨兩點或熬夜通宵是一種榮譽,另外有一些工作當死線逼近時,不眠不休地工作是必要之惡。不過大多時候不是如此,真的不需要這樣。當我專注在擅長的事物上時,我能把事情做得很好,而且速度又快。當我做不那麼擅長的工作時,速度比較慢,成果也只在還過得去的程度。當你必須專注在你使不上力的事情上時,假如時間允許,試著將這類型的任務委託給團隊中其他比較擅長的人去做。

如果你是一位擁有員工為你工作的管理者,或者你是一個企業家,學習分派任務是個關鍵。一開始,你應該是自己做所有的事情,但隨著責任和事業規模漸增,你會開始雇用人手。你必須放下什麼事都想自己來的想法,特別是那些你並不特別擅長的事。否則你將會發現自己花在工作上的力氣和時間,反而比以往任何時刻都還多。

我們該如何知道自己是有智慧地工作,還是工作過頭了呢?對我來說,關鍵在於是否在做擅長的事,是否找到心流。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