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酒屋的誕生》:江戶街頭充滿醉漢,將軍發布「酗酒禁止令」

《居酒屋的誕生》:江戶街頭充滿醉漢,將軍發布「酗酒禁止令」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住在大阪的狂歌師筆彥撰寫的笑話集《輕口筆彥咄》(寬政七年)出現三都(江戶、京都、大阪)的比較,分別是「江戶重酒」、「京都重穿」、「大阪重吃」。在大阪人眼中,江戶是個人人愛喝酒的城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飯野亮一

一、江戶街頭充滿醉漢

十九世紀前期,江戶市民每年喝下超過九十萬桶的酒。所謂的「四斗桶」實際容量約莫三斗五升,因此九十萬桶實際上是五萬六千七百公秉。假設當時的江戶人口是一百萬人,每人的平均消費量約莫是一天一五五毫升(的清酒)。

現在的日本人又是喝多少酒呢?根據國稅局發表的平成二十三年(二○一一)年度「酒類銷售(消費)數量等情況表(都道府縣別)」,可以發現東京人喝酒喝得最多,成人平均一天消費三○一毫升(全國平均是二二四毫升)。相較之下,現代人酒喝得多多了。然而這是以成人人口計算的數字,以所有都民來計算,一人平均是一天二五五毫升,和江戶的差距頓時縮小許多(全國平均為一八二毫升)。儘管如此,單論分量還是現代人喝得多。現代的清酒(日本酒)消費量每人一天平均是十五毫升(占六個百分比),比江戶人少得多;加上現代人消費的酒類將近一半是酒精濃度為清酒三分之一的啤酒或發泡酒(酒精濃度高的燒酒占九個百分比),論攝取的酒精濃度,江戶市民不會輸給現代人。

除此之外,江戶的市面上流通的不只清酒,還有相當分量的濁酒。根據天保八年(一八三七)的紀錄,原本「以釀造濁酒為生者」共三三○人,到了天保七年(一八三六)增加了一五三三人,合計為一八六三人(《幕末御觸書集成》四三七八)。始於天保四年(一八三三)的大饑荒導致米價攀升,幕府因而命令釀酒量減少至原本許可的三分之一。為了澈底執行命令,同時限制運往江戶的酒桶數量也必須降至原本的三分之一。江戶市面上流通的酒因而見底,於是出現許多釀造濁酒的人,利用濁酒填補需求。濁酒的原料還是稻米,町奉行當然會取締,認為這是暫時的現象。然而江戶平常「釀造濁酒者」便已超過三百家,也可視為需求量促使人數持續增加。倘若連同濁酒一併計算,江戶市民酒精的消費量想必十分驚人。

對於把便宜的濁酒當作招牌商品的居酒屋而言,釀造濁酒的商家多,代表可以從很多地方進貨。住在大阪的狂歌師筆彥撰寫的笑話集《輕口筆彥咄》(寬政七年)出現三都(江戶、京都、大阪)的比較,分別是「江戶重酒」、「京都重穿」、「大阪重吃」。在大阪人眼中,江戶是個人人愛喝酒的城市。

二、將軍綱吉發布禁止酗酒令

大阪人覺得江戶市民愛喝酒;在西方人的眼中,則是覺得日本人的喝酒方式本來就很奇怪。

「我們不會喝酒喝到超過欲求,也不會有人一直勸酒。日本人會不斷互相勸酒,有人因而喝到嘔吐,有人因而酒醉。」

「我們覺得喝酒喝到不省人事十分丟臉,是一種恥辱。日本人卻自豪地談論……」

織田信長與豐臣秀吉的時代便來到日本的傳教士路易士・弗洛艾士(一五六三—一五九七居留日本)在其著作《日歐文化比較》(天正十三年,一五八五)中提到西方人與日本人飲酒的差異,表示日本人很愛互相勸酒,直到喝醉,就算喝到不省人事也不覺得丟臉。面對這種情況,第五代將軍綱吉決定加以管制。

綱吉於元祿九年(一六九六)八月十七日發布以下的公告(《御觸書寬保集成》二一四五):

(一)部分民眾喝醉後無意識做出違法亂紀之行為。以前便禁止酗酒,今後喝酒也必須注意。

(二)不得強逼客人喝酒。若有發酒瘋者,灌酒者同罪。

(三)減少賣酒者。

綱吉禁止的正是路易士指出的喝多了發酒瘋和強逼他人喝酒。為了貫徹命令,還必須減少酒屋。綱吉雖然是以因為愛護動物,頒布一連串「生靈憐憫令」的公告而出名,但其實他似乎也很討厭酒。當月輪值的老中土屋政直通知其他老中與若年寄這項公告時表示:「將軍討厭酒,須各自克制,同時告知部下克制」(《年錄》)。這道命令同時也透過町奉行傳遍江戶的大街小巷(《正寶事錄》八四四)。

隔年十月,幕府再度頒布「酗酒禁止令」。這次加上了向江戶市中的酒廠「抽稅」(營業稅),「又禁酗酒一事與去年八月十七日之命令相同」(《德川實紀》六篇)。這筆營業稅應該是用來填補當時惡化的幕府財政,同時也寄望透過調漲酒價減少酒類在市場的流通量,抑止百姓酗酒。課營業稅不僅是針對江戶,還擴大至全國的酒廠,「售價高於當時市價的五成,多出的五成作為營業稅上繳國庫」(《正寶事錄》八六五)。消費稅高達原價的五成,導致營業稅制度引發眾人反感。綱吉在寶永六年(一七○九)一月薨,同年三月營業稅便遭到廢除了。

酗酒禁止令是基於綱吉個人厭惡酒所頒發的命令。因此儘管酗酒禁止令並未撤銷,還是隨著綱吉離世而變得有名無實,後代的將軍也不曾頒布相同的命令。這項公告在一百五十年之後,也就是天保十三年(一八四二)正月時出現於北町奉行所的同心向町奉行提出的〈北町奉行所同心上申書〉(《市中取締類集》一)。同心希望能再次頒發相同公告。

「元祿九年曾公告不得酗酒與強行灌酒。此後因無相同公告,近年來百姓民眾無視此項公告,部分民眾以亂紀違法酗酒為傲,甚至與人爭執。再次發布此項公告,應能改善民眾行為與態度。」

三、幕府取締醉漢

綱吉死後,幕府並未放棄管理醉漢。針對發酒瘋(喝得很醉的人)而引發問題者制定嚴格的法規,加以取締。第八代將軍吉宗明文制定罰則,發酒瘋而殺人或施加暴力者須接受以下的懲罰(《德川禁令考》後集第四):

(一)「發酒瘋殺人者」死罪。

(二)「發酒瘋致人受傷者」須特別嚴格懲處武家雜役,不同於從事工商者與農民。武家雜役由主人看管,待傷者傷口癒合,支付治療費用。治療費用不依傷口多少,中小性(介於小姓組與徒士眾之間的身分。)為銀子二枚(相當於一兩二分的金子),徒士為金子一兩,足輕與中間為銀子一枚。無法支付治療費用者長短兩把刀皆交由受傷者。延享四年(一七四七)時更進一步嚴罰,規定不僅須支付治療費用,還會被逐出江戶。從事工商者與農民不僅須坐牢,還必須支付治療費用。延享元年(一七四四)詳細規定支付的金額,「從事工商者與農民為銀子一枚,身分低之從事工商者與農民同右」。順帶一提,一兩金子相當於現代的日幣七萬五千元左右。

(三)「發酒瘋而毆打人者」的罰則與(二)相差無幾,唯一不同的是武家雜役倘若無法支付(二)規定的費用,無須交出長短兩把刀,而是將持有的所有工具交給受傷者。從事工商者與農民必須坐牢與支付治療費用。此項規定並未明文規定支付費用,大概是支付實際的治療費用吧!

法令雖然嚴格,卻並未禁止酗酒。俗話說「江戶的特色是火災和打架」,喝醉後的打架事件層出不窮。

如同〈北町奉行所同心上申書〉所述,當時有人以酗酒為傲,甚至還舉辦了較量酒量的「大喝會」。大喝會很早便已出現,山東京傳的著作《近世奇蹟考》(文化元年,一八○四)記載「慶安年間(一六四八—一六五二)頻繁舉辦酒戰。樽次、底深(皆為人名)擔任大將,分為敵我兩方,集結大量酒兵,是以大杯喝酒,比賽酒量,分出勝負高下的遊戲」,還刊載了描繪當時景象的「酒戰圖」。

之後是否持續舉辦酒戰並不清楚,但是大喝會到了十九世紀又再度流行。深川商人青蔥堂冬圃在著作《真佐喜的加都良》(明治前期)提到享和、文化年間(一八○一—一八一八)又再度流行起大喝會。

「享和至文化年間,東都流行大食會較量高下,參賽者列入排行榜,受到眾人討論。余幼時曾陪同父親前往柳橋萬八樓一探大食會。不僅府內人士,附近知此賽事者亦前來一看。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可供參觀之物,熱鬧非凡。酒豪與不善喝酒者先分坐左右兩排,中央為主辦人。雙方飲食之分量記錄於帳上並張貼。當天酒豪的大關用醫師的藥箱蓋喝了一杯半的酒,關一樣以黑碗喝了三十一杯。不善喝酒組的大關吃了二斤黑砂糖與五合辣椒,關吃下七十二個大饅頭與二十八盤二八蕎麥麵。其他皆以此為根據。原本保留了當時比賽的判決,現在已遺失。」

文中雖然寫作「大食會」,正確來說是「又吃又喝的大胃王比賽」。

此一時期還有一場大酒會大受歡迎,那就是文化十二年十月二十一日為中屋六右衛門慶生而於千住宿舉辦的酒對戰,聚集了各路酒豪。當天參賽者約一百多人,準備了六種酒杯,分別是五合到三升。比賽結果是下野小山的佐兵衛喝了七升五合,吉原的伊勢屋原慶喝了三升五合多,馬喰町大阪屋長兵衛喝了四升多,千住掃部宿的農夫市兵衛喝了四升五合,千住的米屋松勘喝了三升七合。參賽者中也有女性,例如天滿屋的美代女喝了一升五合也絲毫不見醉意,菊屋的阿純喝了二升五合,阿蔦喝了七合後醉倒現場;看來也有不少女性的酒豪〔《高陽鬥飲》(《後水鳥記》),文化十二年〕。

數字雖然有些誇張,不過也證明了江戶是可以自豪喝得多的地方。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居酒屋的誕生:日本江戶時代的酒食文化》,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飯野亮一
譯者:陳令嫻

從居酒屋穿越三百年前的東京,
從居酒屋看透海海人生,
從居酒屋品味日本歷史文化和豐饒的文學,
居酒屋,有溫度的酒食天堂,庶民活力的居酒物語!

居酒屋,
有笑有淚也有醉,
生命中的一食一飯,就看你菜單怎麼點,才吃得美。

「美酒堪稱掃愁帚」,居酒屋裡,
一口酒一口食撫慰了日本人一天的辛勞。
臺灣的飲食歷史,甚至也融入了一些居酒屋文化。
一部深夜食堂的漫畫,風靡了全亞洲,
強化了居酒屋治癒系的形象。
源起於江戶時代的居酒屋,
從孤身打拼的底層社會成長,並陪伴在庶民的身邊。

三百年前的東京,居酒屋如何誕生?如何蛻變?當時的居酒屋與現在有著什麼樣的牽連?本書從史料中爬梳江戶時代居酒屋的發展過程,探索居酒屋的源頭,深入歷史,在浮世繪、川柳、俳諧、狂歌、和歌的足跡中,藉由視覺與聽覺呈現發展的過程,一探十八世紀的日本江戶風情。並進而發現,日本在各種面向的文化歷史進展,竟全都濃縮在居酒屋的一酒一食當中。

江戶時期的居酒屋,和你認識的現代居酒屋差很大!

  • 入口的門簾不是一片布,而是一排垂下的繩門簾。
  • 從一大早就開始營業了!(那不是早餐店嗎?)。
  • 桌子放在地上,客人坐在權充椅子的空醬油桶和空酒桶上喝酒?
  • 雞肉和豬肉是「不乾淨」的下等肉!(居酒屋怎麼可以沒有烤雞肉和松阪豬?)
  • 當時的江戶居酒屋吃不到生魚片!(那還叫日本人嗎?)。
  • 已經有女服務生在居酒屋工作了!(江戶時代男女平權?)。
  • 提供客人免費小菜!(開胃菜不用錢?)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