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香港人對上海外國人的近身觀察

一個香港人對上海外國人的近身觀察

圖片由作者提供

2013年上海廣播電視台紀實頻道宣布啟動第五屆導演計劃,面向全國的紀錄片愛好者徵集優秀提案, 並給予獲勝提案全程的資金和技術支持。本屆主題:「時間的力量」。

看到這條微博轉發,傻大姐的我覺得這個公開式的徵集以及大時代的主題,潛有巨大的吸引力,就籌隊報名。

在上海,登記在冊的外國人大約有二十萬,而這些人越來越多的都是剛跨出校門的年輕畢業生,試圖理解這個複雜奇妙的國家,到底正在發生什麼事。在中國大陸生活了四年, 我發現到新一代的老外,不再只是享受著奢華安逸的外派生活的金領,或著迷於中國傳統文化和歷史而到中國學功夫、學中文。更多的是湧入中國為尋求一個出路,或者實現夢想的年輕人。

我是半桶水的香港人,文化思想上可算是半個外國人。我大學畢業時也被中國熱潮吸引住,迴流到中國工作。吸引我們以年輕的專業工作者的身份來中國工作的原因之一是,一種對中國未來發展的強烈好奇與樂觀預期。

在九十年代,因為我爸在大陸有工廠,我們一家會從香港千辛萬苦過境去深圳,去東莞,去廣州等城市。我爸覺得中國經濟潛力龐大,中國人鬥志很強,必須要多見識多交流, 可我當時覺得每次去中國內地任何一個城市都是一種恐怖的歷險。在學校我的中文排名是尾數第一,天天只想著要出國去美國讀書,於是後來我在美國讀書呆了八年。

2008年北京奧運會是一個很大轉折點。親歷看到整個城市的變化,以及跟當地人的交流看到他們拼搏的精神,讓我瞬眼間感受到無比的興奮。兩年後再見證了規模宏大、令人印象深刻的上海世博會。看到世界性的項目,我決定要來中國踏出我的人生第一步。在21世紀初重新來到中國,我依舊深受震撼。

親身體驗了在中國「時間的力量」,給了我很大的動力去發現各國年輕人來中國的心態以及思想。在紀錄片提案中有一個主人公叫Luccio。 2010年,從巴塞隆納來到上海謀求發展。當年,有著旅遊管理文憑的他大學畢業不久,找不到工作而領取每個月幾百歐元政府救濟金,這令他非常難受。

他當時聽說地球另一端的中國發展穩健,之前過去碰運氣的朋友也找到了工作。正巧,他的朋友從中國來了個電話說,上海有份工作或許適合他。他對中國幾乎不了解,也沒有想過搬去別的國家,但為了追求自己的一份理想,Luccio用了兩天時間打包了自己25年人生。

來到上海,他立馬開始在一個上海年輕人開的義大利餐廳做業務經理。首次從西班牙來的他對中國的瞭解從零開始, 每天從老闆,同事,顧客身上一點一點拼湊。到現在,他覺得自己找到年輕人該有的心態和樂趣,生活新奇而充實。

Luccio以外,我們也多方面接觸更多年輕的外國人,去記錄他們來到中國生活的現象,以及他們跟歸國留學生文化及思想的對比。三個月後,我在微博上發現,我們的提案從361個提案中脫穎而出進入前15名。

其他入圍者同樣令人印象深刻:例如三峽大壩;探尋中國北部沙漠,遏制駱駝過度放牧破壞環境;湖南某村莊建設穿越國家高速公路的影響;廣西受愛滋病感染的祖孫三代婦女;枯竭漁村兩個男人的生活與再發展;保安,誰是溫和的癮君子;上海人民公園曾經受歡迎的婚姻角的包辦婚姻現狀等。

我們團隊中沒有人是真正拍過紀錄片, 而其他入圍的隊伍大部分是專業的紀錄片製作人。我非常佩服他們的製作水平, 但我覺得所有的題材都讓人感覺壓抑,展示中國快速發展背景下的邊緣化人口,卻沒有一個是反映出中國當代正面的魅力。相反,我希望通過紀錄片,可以帶出外國人和歸國留學生看到的當前中國,是帶有一份樂觀與希望。

我們沒有進入前5名。公布頒獎當天,政府官員與集團高層都出席與獲獎團隊共同慶祝。我曾希望我們初哥作品的積極意義和美好願景,能夠打動評審團,但是很明顯他們有更多的考慮因素。這仍然是一個主題的進一步發展,或許它也是我為什麼希望能夠分享更多,關於我對中國許多錯綜複雜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