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合約》:夢想幻滅——政府招標案爭議

《如何面對合約》:夢想幻滅——政府招標案爭議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一次參與政府投標案,滿腔熱誠、顧全大局,最後竟遭弊案牽連,心血無法回收,官官相護,不知要選擇公司倒閉或抗爭到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蘭天律師

夢想幻滅——政府招標案爭議

這幾天又有新的媒體報導焦點:建國百年,民間無感,政府機關抓住機會大肆歡慶,帶來無限商機,預定在國慶當天推出鉅型舞台劇,公告招標採購簽約,卡司陣容強大,經費令人咋舌,主辦單位不斷強力宣傳,沒想到雙十國慶晚會在眾所矚目中,舞台劇登場,噓聲四起,推崇革命烈士及激勵年輕夢想的劇作居然淪為鬧劇一場。

翌日在野黨立刻抨擊官商勾結、圖利廠商、浪費公帑,尤其是深受金融風暴肆虐之苦的市井小民,一聽到國慶音樂劇只演兩場,卻燒掉兩億新台幣,莫不同聲悲嘆,有人質疑為何舞台設備只使用兩次就花了六千萬元?有人不滿為何編出這種老掉牙的劇本,導演編劇費高達數百萬元?有人慨嘆這些錢如果拿去偏遠地區濟助學童營養午餐或購置電腦設備,不知多少小學生受惠?

立法院質詢不斷,媒體連日放送,怨聲載道,行政院長出面道歉已經難息民怨,於是部會首長下台,承辦人員集體調職懲處。

正當電子媒體爭相報導時,接到好友電話,劈頭就問:「妳知道夢X家弊案嗎?」

「你在說笑話嗎?滿街都在討論,誰不知道啊!怎麼?跟你有關嗎?」這個朋友平日不露臉,無事不登三寶殿,故意調侃他一下。

「不是我啦!是一個親戚,他的公司這次有參加投標,貨都交了之後,發生弊案,主委下台,原先那批承辦人員撤換調職,好幾百萬元的貨款都要不到,公司快倒了!」他一口氣說完重點,接著問:「這案子妳有幫政府機關處理法律案件嗎?如果沒有,我想叫親戚去找妳,看是要打官司或者要申請公司破產,目前他公司狀況還蠻慘的,聽說已經欠了員工好幾個月的薪水了。」

「你請公司老闆直接跟我聯絡,看看詳情如何,我盡量幫他想出一些解決方案。」

一宗政治事件,牽連不少無辜第三人,能幫得上忙就盡量幫了。

過兩天苦主出現了,帶著厚厚的採購契約跟相片、發票,來到我事務所,話說從頭,原來標案過程非常短促,招標到簽約才不到二個月,所有的舞台道具需求規格都是臨時寫就,簽約後才發現無法執行製作,加上表演團隊的劇本一改再改,監製單位欠缺經驗,提供諮詢意見失誤連連,當事人工廠製作的道具器材一再更動,二十天內火速趕製,全工廠近百位員工人仰馬翻,到十月八日彩排前一天,工廠還熬夜趕工,把開幕第二場革命先烈的槍彈道具完成,及時送到舞台現場。

「主辦單位有驗收嗎?」我研究過採購契約,提出關鍵問題,契約明定驗收合格才能請款。

「律師,當時兵荒馬亂,東西有趕出來就謝天謝地了,交貨時,他們政府官員都有一一點收,可是來不及開驗收單,他們就拿到舞台上用了,說拿上台演就算有驗收了,而且答應演完會補單據給我們,可是一演完部會首長就被移送法辦,沒有人敢再開任何驗收單給我們,現在這一批官員都是新來的,他們說當初不是他們處理的,無法開驗收單。」老闆苦著臉娓娓道來。

「啊!沒有驗收單,怎麼解釋你們的道具驗收合格,政府單位必須付錢呢?」我開始煩惱廠商的履約義務是否完成?這牽涉到驗收認定的問題。

「可是,律師!拿不到驗收單,不能怪我們呀!是政府單位不發,又不是我們交的貨不合格。」老闆急得解釋真正的原因。

「我理解當時的狀況,可是這個案子如果告上法院,法官一定先向你們要求提出驗收合格的單據,拿不出來,就打不下去了。」我說明訴訟實務上原告起訴的舉證責任,而且「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這句名言,始終是我們法律人的夢魘,只要無法舉證,就等著敗訴判決了。

「這樣很沒道理耶!這個案子有政治弊案的牽扯,不能把驗收單的責任推到我們頭上啊!如果法官這樣判,我就帶全公司的員工綁白布條去法院門口抗爭。」老闆說得義正詞嚴,慷慨激昂。

「這樣有用嗎?還是不能避免你的舉證責任呀!」當事人失控時,必須設法把他拉回來。法律問題用政治手段介入,常常弄巧成拙,也無法達到目的。在當事人開始罵政府、罵採購法、罵這齣舞台劇時,我凝望著當事人激動的神情,突然靈光乍現,想到解法了。

「你說當初一交貨,執行單位就拿去台上使用了?」我先還原履行合約的實際狀況,確認對方的動作。

「是啊!我們員工還要幫忙裝台,把道具設備安裝妥當,大大小小總共七幕五百零八件,全部用上了。」老闆回憶交貨現場情形。

「有沒有拍照或錄影?」律師關心的還是證據問題,所有的履約過程,欠缺實際證據,易淪為法庭的口水戰,法官是不會採信的!而當事人卻常在法庭交鋒彈盡援絕,無法舉證後,收到敗訴判決,就批評法官收紅包,或自由心證亂判一通,其實是當事人沒有及時提出證據,適度補強法官的心證,司法制度在台灣運行數十年,清廉優秀的法官輩出,民眾卻仍停留在二十年前的落伍印象,使得正直的法官也揹了不少黑鍋!

「交貨當天根本沒時間拍照或錄影,不過我們公司電腦有五百零八件道具的相片檔案,要做結案報告用的,彩排的時候執行單位有全程錄影,當時有跟他們要一份,裡面舞台表演都看得到我們交的東西。」老闆認真地答。

「好!這樣驗收應該就沒問題了,我們可以解釋彩排與正式演出就是一種『默示』的驗收意思表示,既然你們交的貨都拿到舞台上用了,八日彩排到十日正式演出中間,又沒叫你們修改或退貨,那就表示驗收合格了。」

「律師小姐,妳說的什麼『墨是』,我是聽不懂啦,只要妳說沒問題就好了!那接下來我們公司要怎麼辦,當初官員一再叫我們修改原來的規格,又追加不少新的設備,我的主管好幾次提醒他們,要先做契約變更,不然對我們沒保障,可是官員一直推說沒時間了,叫我們顧全大局,先做再說,結果『大局』變成這樣,誰來顧全我們?好幾家廠商都關門了,有些上法院告,有些私下找立委施壓,可是好像都拿不到錢。妳看,我們可以怎樣領到貨款?」老闆開始抽菸了,不忍心提醒他會議室是禁菸的,幾個月來累積的焦慮與壓力,在煙霧瀰漫中,也許能釋放一些。

「這種案子打官司,沒花上三、五年是不會有結果的,我看採購契約有訂爭議調解的方式,你們可以到公共工程委員會提出調解的申請,可能比較省時省錢。」邊翻閱契約書邊提供意見,這次採購案造成當事人公司元氣大傷,盡量減少他們的負擔,希望調解能速戰速決。

老闆爽快地接納建議,一週後調解申請書送出,沒多久就收到開會通知,兩週後我陪同公司老闆出席調解會議,除了申請的訴求外,特別請調解委員理解廠商的困境,盡快處理,否則快撐不下去了。

調解委員倒也明快,整理出幾項重點,請政府機關與會代表發言前,還不忘消遣官員:「刑事偵查已告一段落,結果檢察官不起訴,你們部裡都沒事了,要請部長『硬』起來,不然好幾件調解案在我們這邊,很難處理啊!」

沒想到官員代表居然又推責任,一開口就說:「廠商交的貨我們也不確定是否符合契約的項目,追加部分也要再上簽呈請長官確認,我們也決定不了……。」

當事人聽了怒火中燒,我怕直率的他飆髒話,趕緊請他坐下,由我回應:「科長的講法讓我們很失望,這個案子從頭到尾廠商小心翼翼地履約,主辦單位扯出弊案,拖延付款,明明貨物都點交,也在半年後送進你們指定的倉庫了,還附了一本厚厚的驗收報告書,當時都沒意見,為何現在推說不確定?幾個月前在點交的倉庫現場,你不是也在那邊一件一件清點、裝箱入庫?這張點交相片裡面不是就有你嗎?為什麼又說追加部分無法決定,當初催貨追加時急急如律令,要我們顧全大局、使命必達,說是大家一起完成夢想,現在你們夢醒了,就把我們廠商一腳踢開,還說無法決定,沒有決定權,那你們來做什麼?浪費大家時間!」一火大,連當事人的怨言都一股腦兒宣洩了,有時候太投入案情,法律上該講的、不該講的,就全倒出來了,所以辦案對我而言,都像打戰一般,義無反顧,火力全開!

坐下來,當事人立刻遞紙條說:「我給妳按十個讚,這一年來的悶氣都發洩出來了!」

主辦單位的代表氣急敗壞地解釋:「律師,首先我們要澄清,檢察官偵辦的不叫做弊案,請不要混淆視聽。驗收點交的手續,我們要聽命於長官,不在我們授權範圍內,請勿誤會,這個案子我們接手以來,已經盡力協商,從來沒有耽誤時間,可是行政程序有它一定的流程,不是部裡面刻意拖延。至於剛剛提的幾個問題,我們沒有辦法立刻回覆,下次我們也會委託律師出席說明。」

調解委員宣布一個月後續行調解。

沒料到第二次調解會議,對方找一個更官僚的律師與會,想法設法推、拖、拉、閃、避,就是不做正面答覆,所有討論事項都說必須回去請示,還振振有詞地表示,我們申請人連追加項目及數量、單價皆未提出;聽到這裡,我已按捺不住,揚起手上的申請書,反問機關律師:「你是沒有看到我們的申請書嗎?裡面證物二號表格載明追加項目及數量、單價,清清楚楚!」

這位官僚律師忙不迭地瞄一下申請書,顧左右而言他,說:「道長!不要如此激動嘛,我也是來自民間,深知廠商催討貨款的辛苦,我也希望早點解決,可是政府機關有它一定的流程,目前相關資料還在跑流程……」我再度打斷他的官腔官調:「上次調解,你們也允諾盡快確認這些資料,為何一個月過去了,絲毫沒有進展,還推給公文流程?」一旁的科長尷尬地解釋:「我們有照調解委員的指示完成資料的整理,可是部長出國,簽呈還沒下來,我⋯⋯」我的當事人怒不可遏,拍桌抗議,大嘆:「你們不要再消費廠商了,好不好?我們公司都快倒閉了!」我也加碼批判對方拖延調解程序,雙方炮聲隆隆,互不相讓 ……。

調解委員調高音量維持秩序,兩邊各打五十板:「都不要吵了!你們廠商這邊又提不出驗收合格證明,當初契約變更的手續又沒進行,一直指責主辦單位這邊的律師,也沒道理啊;你們機關這邊也要體諒廠商,貨款拖了一年多,也難怪廠商生氣!」兩邊好不容易安靜下來,調解委員繼續分析:「首長換了,當時的承辦人員跟著都換了一批新人,對案子不熟,加上這個單位藝術家多,對採購法不了解,難免拖延,何況新的首長新官上任,誰願意承擔前任捅的漏子呢?」

「話不能這麼講,要進廚房就不要怕燙手!新的首長當初他要接這個位子,就知道要面對這個爛攤子,不然他就不要來嘛!」當事人難掩悲憤之情,持續重炮轟擊。對方律師居然不知民間疾苦,白目地回應:「都已經等一年多了,也不差這點時間,讓我們機關內部商議,公文流程跑完再來調解也不遲啊,不然你們去法院告,也不見得告得贏,去年就有兩家廠商告到法院被駁回……」難怪政府機關有恃無恐,一點都不體恤委屈的廠商。偏偏調解委員居然附和其辭,同意讓他們再回去請示整理書面文件,對方律師正中下懷,志得意滿地又攻擊我方的證據,我正思考如何反駁,當事人已發飆……

還沒等到對方律師講完,我的當事人霍地起身,撂下話:「政府機關都沒錯,都是我們廠商倒楣,好不好?!官官相護,我不調解了!」說完拂袖而去,我跟著追出去,老闆在電梯裡還難掩激動:「律師,我不是衝動,他們這些官員欺人太甚,妳明天就幫我告上法院,我要開個記者招待會,幾百萬的貨款拿不到沒關係,我要讓大家知道政府是怎樣在糟蹋我們這些無辜的廠商,最後讓法官出來說是誰對誰錯!」

我知道勸阻不了他,忍耐了一年,最終仍免不了要上法院,可是正義公理到頭來會實現嗎?當初懷著夢想的那些人,會看到今日的結局嗎?

相關書摘 ►《如何面對合約》:土地交易與《金剛經》的智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何面對合約:解約有理告別無罪》,印刻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蘭天律師

白紙黑字陷阱題,考驗人性,
影視文創、投資合夥、建案買賣、出版設計、
音樂授權、勞資僱傭、藝人經紀等52篇實際案例,
立約容易,送神難,懂得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
解約無罪,告別有理!

你要的「公道」究竟是什麼?
是法律上的公平正義?還是人性上的完整無缺?

從一出生,合約便形影不離。
人身保險;銀行開戶;買賣交易;租屋契約;
舉凡食衣住行等生活一切,都有「合約」。
簽下名字那剎那,合約便生效,
你,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的所有權利與義務。

  • 文創園區規畫的創意構想及企畫案權利歸誰?業主還是規畫者?
  • 兩岸文創合作,合約用語究竟該注意哪些魔鬼細節?
  • 當文字作品遇上影視授權,有哪些眉角要注意?
  • 中小企業喜歡用「股東往來」處理公司借款,一旦出事,誰負責?
  • 付薪水是僱傭關係,員工製作的著作物,著作權歸誰?

本書為致力於推廣法律知識的蘭天律師最新作品,
從文創合約談起,到日常生活中會遇到的投資、土地買賣合約狀況,
直視內心不敢面對或是主觀上刻意避開的痛處,看待事情真相視角,
懂得法律,就能避免悲劇。

getImage
Photo Credit: 印刻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