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熱心公益,卻看不到老弱鄰舍

香港人熱心公益,卻看不到老弱鄰舍
Photo Credit:debowscyfoto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絕對不是說香港人吝嗇、無愛心。凡有天災人禍,總有源源不絕的捐款。凡有公益活動,盲俠行也好,百萬行也好,一定有人排隊響應。中學生賣旗捐血,大學生去鄉村義教、為善舉落力籌款,在職人士助養窮國小孩。

帶兒女去散步玩耍,在屋苑商場外遇見一位見過幾次面的街坊。這位老伯身體不好,撐著拐杖,默默坐著。跟老伯打了個招呼,他問我和孩子:「吃了飯沒?」

中國人見面都愛問「吃了飯沒」,我就不以為意。搭訕多兩句,才知道老伯與兒女同住,平時起居飲食都有兒女照顧,但這天兒女出了門,又忘了給錢老伯吃午飯,於是他一直餓著肚子。

當時已經是下午三點鐘。我馬上給錢老伯,讓他去商場餐廳吃飯。難道老伯一直由中午坐到三點,都沒有街坊發現他需要幫忙?

在香港,大部份人都身處單位成百成千的屋苑、屋邨,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那麼近,卻又是那麼遠。如果老伯住在小村莊,相信一開口,就會有鄰居送湯送飯來伸出援手。

聖誕節收到的禮物,是Michael Palin環遊世界紀錄片影碟全集。我是宅婦人,看來要等兒女長大成人才能環遊世界,所以老公送我影碟望梅止渴,真虧他想得出。

Michael Palin說製作這些紀錄片時,感受最深是地方越窮、生活越苦,人越願意分享。

不用說到亞馬遜或非洲的原始部落那麼遠。我去德國留學,抵達當天正值一連幾日的國慶假期,超市商店全告休假,難道要去麥當勞解決早午晚三餐?

同屋者也是留學生,來自武漢,見我人生路不熟可憐兮兮,於是帶我到樓下,是他的朋友家,裡面三個中國留學生正在煮晚飯。

從前電視劇常常有句對白是這樣的:「多個人多雙筷」,想不到在千里之外的異鄉用上了。我老實不客氣擠下,五個窮學生一起津津有味吃著肉碎炒菜,圍著電腦看《超級女聲》。

如果沒有同學們接濟了我幾天,就算不餓死也淒涼死了。「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這句話真是沒錯。

香港人吃得豪氣,穿得矜貴,但住在繁華都會的代價,是每天跟陌生人你胸貼我臂、我肚貼你背地擠地鐵;回到家裡,蝸居的牆壁薄得連做愛叫床都要小心翼翼。

大家都太渴望擁有私人空間,回家就關上木門鐵閘,各家自掃門前雪,做了多年同座同層鄰居都不知道對方貴姓、家中有甚麼人,更遑論守望相助了。

我絕對不是說香港人吝嗇、無愛心。凡有天災人禍,總有源源不絕的捐款。凡有公益活動,盲俠行也好,百萬行也好,一定有人排隊響應。中學生賣旗捐血,大學生去鄉村義教、為善舉落力籌款,在職人士助養窮國小孩。

香港人愛心爆棚,災民、貧童、病人都照顧到了,卻偏偏關心不到近在眼前的鄰居,不得不說是大城市生活譜成的哀歌。

說得很遠了。我這種小師奶,唯一強項就是游手好閒,閒來無事就遊蕩、串門子,便會留意到這些小事去行小善。這件小事也提醒我要多留意鄰里,遇到需要幫忙的事就應幫上一把。

Photo Credit: debowscyfoto CC0 Public Domain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網誌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