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確實犯了不少錯,但封殺新商業模式的政府更是罪大惡極

Uber確實犯了不少錯,但封殺新商業模式的政府更是罪大惡極
photo credit: REUTERS/Simon Dawson/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ber在台灣吃的苦,台灣政府應有合乎新創商業模式的立法,一再調整讓步的結果對原本的租賃業、網路平台和交通業都不是最好的結果,當便利的創新商業模式成立,政府應該思考如何創造一個雙贏的法律環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昀芝

Uber從2013年進入台灣市場,起初以「資訊公司」的登記身分在台灣玩起共享經濟,並未依法申請汽車運輸業,早在2016年行政院就針對Uber在台營運爭議發出公告,抨擊「台灣宇博數位服務股份有限公司」非法攬客,意即Uber司機既沒有職業駕照,也不屬於交通運輸業管轄,但有實際的運輸營業行為,為保障乘客的安全保險、APP交易金流隱私與避免各種可能的消費糾紛,政府自2014年起就陸續對Uber開罰,至2016年12月,裁罰應繳金額超過八千萬。

但後來Uber「改邪歸正」,繳了部分的罰金,並在2017年初短暫暫停營業,又於同年4月中重新出發,以跨境電商「Uber B.V.」名義向台北國稅局登記稅籍,係以第三方資訊平台身份合法地和租賃車業、計程車業合作,完全配合政府「納稅、納保、納管」原則。

Uber的國際拓展模式,常是在賭「跨境就地合法」

回顧Uber在台經營的風風雨雨,告訴我們「即便是破壞性創新,也務必合法」。Uber「衝撞」法律已行之有年,早在進入台灣市場前,擁有多國落地經驗,但Uber並不是一開始先坐下來和政府談,而是賭「就地合法」。以台灣為例,業者在2013年開始媒合共乘服務,卻等到2017年才和政府達成協議,營運三年多來視罰單為浮雲,堪稱佛系經營。

Uber在德國也這麼幹,狀似把「C端」(用戶端)養大後,靠著乘客用戶早已習慣手機APP叫車的依賴性,以及合作司機,暫且稱之為「以勞務提供合作」的「B端」,他們對額外收入的需求,使得政府必須透過修法或開先例好讓Uber持續經營。

再者,美國加州更曾爆發Uber司機集體向Uber抗議,認為他們和Uber公司間應該是「勞僱關係」,而非單純「媒合」 的合約工,雖然最後加州法院判決Uber勝訴,但既然有爆發過「勞資」糾紛,代表Uber和司機的合作模式存在模糊地帶,而那些曖昧空間有可能損害司機勞動權益。

個人以為,所謂追求創新、成長、開放的企業,應該勇敢面對各種法律和權益的模糊地帶,更何況APP媒合搭乘服務已蔚為風潮,消費者只想和有良心、有道德感的品牌當朋友,Uber不要用公關話術洗大家。

sntgmeufl6mbbsjz45ambl7i3gnlv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萬惡的「103-1條款」草案預告,政府責無旁貸

了解Uber對當地法律的衝撞態度後,接著我們來聊聊引起公眾譁然的交通部「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條之1修正草案預告,擬限制與Uber資訊平台合作的租賃業不得巡迴攬客、租賃時數至少一小時等荒謬法律,意即俗稱的「Uber條款」。

你可以說各種Uber的壞話,但繳稅紀錄不良是一回事,該修正草案明顯就是衝著Uber來,就連曾公開批評Uber的翟本喬也說「憑什麼?」,抨擊正理針對性立法。倘若103條之1真的立法成功,恭喜台灣將繼「反對解禁核災區食品進口」公投同意案又再度因立法問題成為國際焦點:一條針對運輸業者訂定的法律,卻很可能毀了產業。

政府一方面鼓吹Uber資訊平台媒合服務真新創,一月份科技部才大舉歡迎Uber Taiwan進駐政府的加速器,三月交通部馬上說要抄家,再加上去年十一月租賃業者與交通部公路總局協商會議時,有媒體爆料政府會議記錄公然作假。

根據租賃業者今天上午將發放的文宣,批評公路總局10月26日會議記錄造假。工會強調,現場已經聲明除了「投保旅客責任險」、「不得排班接客」外,其他要求小客車「不得巡迴攬客」、「只能以日租時租計費」等都無法接受,但會議記錄居然是寫「原則同意」、「配合政府政策辦理」,是公然作假。

為何租賃車業要抗議?看這5張公路總局會議結論(2018年11月15日,聯合新聞網)

「不同部會不同調」在台灣,好像也沒這麼獵奇,畢竟我們的法律超複雜,立法過程更充滿變數,就算人民不滿代議士,來個直接民主也不奇怪。

究竟汽車運輸業會怎麼被這條法律毀掉,已有許多專家提出見解,讀者也可閱讀Uber官方推出的「#WinTogether懶人包」,懶人包完整論述103條之1修正草案的來龍去脈,控訴政府排擠新創企業成長空間,讓他們「好不容易」找到的合法平台經營模式受到挑戰,並大聲疾呼103-1條款若通過,「你再也無法利用創新平台享受到更好、更便利的服務」、「『完全』犧牲了台灣創新進步的機會」。

撇除政府存心要弄Uber的成分,現在的小黃真的這麼糟嗎?其實台灣大車隊、台灣大都會等大車行早就有叫車APP了,這幾年不斷更新後,雖然還是不如Uber介面設計美觀、使用直覺,還算堪用,但消費者絕不會滿足「堪用」,否則大家一樣去ATM轉帳就好了,誰需要數位銀行和純網銀?有大4G就很好了,誰需要什麼5G?

計程車業者抗議Uber 行政院周邊慢行(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結以上,Uber在台灣吃的苦,台灣政府應有合乎新創商業模式的立法,去年Uber轉與租賃業者合作、「合法化」經營,很明顯是是在現行法律下轉向所做出的選擇,無論對原本的租賃業、網際網路業(平台)和交通業都不是最好的商業模式,當便利的創新商業模式成立,政府應該思考如何創造一個雙贏的法律環境。

如同Uber狂投放的廣告:沒有人應該輸——台灣值得一起走向更進步的未來。消費者值得更便捷、安全的搭乘服務,台灣值得一間合法繳稅的企業,人民值得一個有腦的政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公務門小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