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網路審查的查德獨裁者,為何能避過國際批評?

推行網路審查的查德獨裁者,為何能避過國際批評?
查德總統伊德里斯・德比(Idriss Déby)|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方國家視查德總統德比為是聯合國在區域內行動的貢獻者,因此他領導查德打擊聖戰士和伊斯蘭極端主要分子的地位相當穩固。

文:Suyin Haynes
譯:許睿洋

當35歲的帝地爾・拉拉耶(Didier Lalaye)醫生返回他的故鄉查德,不久後他便對這裡深感失望。他無法開啟他電腦上的檔案、無法與任職的烏特勒支大學(Utrecht University)聯絡,甚至無法透過Skype聯絡家人或朋友。他告訴《時代雜誌》:「這真的令生活變得很困難,儘管人民多有抱怨,但什麼也沒改變。」

距查德最近一次進行網路審查至今已過了一年,這段期間內包含臉書、推特、WhatsApp和Viber在內的社群媒體平台及通訊應用程式全遭到封鎖。知情觀察家表示,起初電信業者把問題歸咎於技術性因素,但後來卻透露,網路封鎖是由總統伊德里斯・德比(Idriss Déby)政府下令執行的。德比已經領導這個擁有1490萬人的中非國家將近30年,2016年他又再度爭議性地連任。在他勝選後,查德也曾歷經一次類似的網路封鎖長達八個月。而這一次的網路監管是從3月23日一場確定修憲的會議後開始,會中允許現年66歲的德比持續掌權直到2033年。

查德的狀況僅是全球獨裁政府出於暴動與反叛的恐懼而禁止人民接受線上資訊的一例。舉例而言,中國的嚴密控制已成為該統治當局的標誌,政府會持續對社群網站上被認為煽動性或顛覆性的貼文進行監控。同時,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近期也簽署了兩項法案,允許政府對網路進行更大程度地控制。

人權暨監督機構「網路無國界組織」(Internet Without Borders,旨在促進資訊的自由流動與捍衛數位權)查德分部執行委員會成員阿連恩・坎巴・迪達(Alain Kemba Didah)表示,發生於查德的社群媒體封鎖與網路近用剝奪「在這裡已成為一種全新的日常。」他也指出,儘管被鎖定的只有社群媒體和通訊應用程式,但查德境內的大部分網路流量都會經過這些網站,因此也更廣泛地影響到了資訊取得的能力。

在查德持續其長期網路審查控制的同時,2019年起非洲地區陸續有其他政府開始採行短期措施,試圖增強自己對資訊流通的控管。在剛果民主共和國1月份激烈的總統大選之前,該國的網路遭封鎖了20天;同月,加彭的網路和廣播系統因為軍方試圖發起政變而停擺了28小時;而辛巴威政府則在人民因燃料價格上升而發起示威的當周,下令進行了兩次網路封鎖。坎巴・迪達告訴《時代雜誌》:「這些不良的舉措之所以擴散,就是為了防止那些希望能活在更正義與民主社會的人民站出來抒發己見。」

1990年,作為軍隊總司令的德比奪取了政權,自此之後成為了非洲地區數名傾向打壓異議的領導人之一。一份近期的報告將他與蘇丹的奧馬爾・巴席爾(Omar al Bashir)、烏干達的約韋里・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和喀麥隆的保羅・比亞(Paul Biya)並列為長年掌權,卻在過去這些年來不斷壓制反對聲浪、打擊新聞自由和下令封鎖網路的區域領導人。

據2018年一份全球網路近用監督報告稱,查德僅有5%(約75萬人)的人口能夠使用網路。然而,報告中亦指出查德的網路使用率成長特別快速——其成長率為世界第八快,2017年至今已成長了90%。資訊取得的激增使得政府迫切地希望能夠予以壓制,因為查德被列為世上最專制的政權之一。該國從來不曾有自由公平的選舉,德比的核心集團貪腐情況也相當猖獗——而被認為對政府具批評性的示威行動更是遭到禁止。

如同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和近期阿爾及利亞境內反對其總統阿布鐸阿齊茲・包特夫里卡(Abdelaziz Bouteflika)尋求四度連任所進行的抗議行動,社群媒體對於組織這類的示威抗議活動非常重要。荷蘭萊登大學(Leiden University)非洲公民權與身分認同教授米爾加姆・迪-布魯金(Mirjam de Bruijn)說道:「控制網路是抑制反對意見的方式。自查德2016年總統大選後,網路很明顯地在使示威活動迅速擴張,並讓人民得知國內發生的大事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迪-布魯金表示,查德近一年的網路封鎖對該國的都會青年與企業發展影響最劇,而社群媒體通訊的阻斷更代表金錢與機會的損失。她告訴《時代雜誌》:「這對開發中國家而言不是個聰明的決定。」據「網路無國界組織」估計,2016年查德的社群媒體封鎖使該國在經濟上損失了2000萬美元。

儘管德比已不知不覺地淪為專制政權,但他在薩赫爾地區(Sahel,位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狹長地帶,氣候乾燥,近期越來越受到聖戰士及武裝分子的鎖定)佔據了敏感的地位,並似乎也因此躲避了國際社會的批評。德比被西方國家視為擁有強大軍隊的強人領袖,同時也是聯合國在區域內行動的貢獻者,因此他領導查德打擊聖戰士和伊斯蘭極端主要分子的地位相當穩固。

作為「薩赫爾五國集團聯合部隊」(G5 Sahel Joint Force,為反制蓋達組織和伊斯蘭國的攻擊而籌組的區域組織,由美國與法國所支持)的成員,這意味著查德的穩定牽動了其他國家。迪-布魯金說道:「若是查德陷入混亂,問題可就大了。這也是為什麼他能持續掌權,但同時又荼毒他的人民。」

同時兼具醫生與詩人身分的拉拉耶指出,資訊近用權的剝奪並非查德人民面臨的唯一問題。查德面臨的挑戰還包括工人罷工、飢餓與貧窮程度過高、來自薩赫爾地區的難民及流離失所者大量湧入等。他表示:「人們生氣的原因有太多了,但他們無法抒發己見,政府不允許人民示威。」

跟大多數的觀察家一樣,拉拉耶對於網路使用的全面恢復並不感到樂觀。「我想,我們應該還得在沒有社群媒體的生活裡過上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區域內的許多人民也只能希望其他非洲國家的領導人不要跟隨德比的腳步。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