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啊?」韓國社會受苦的求職者們

「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啊?」韓國社會受苦的求職者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這代人是檀君以來,最有學問、最聰明的一代......上一代的人,只要做好其中一樣,不,只要能把其中的一樣做得差不多,就可以一輩子衣食無憂了。但是,現在呢?為什麼我們都賦閒在家,淪為失業者呢?──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慶德

台日韓年度代表字陸續出爐

但是,現在呢?為什麼我們都賦閒在家,淪為失業者呢?──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啊?

──金英夏(김영하),《猜謎秀》(퀴즈쇼)

台日韓三國,每到年底新年開春,總會有條引起國民關注的新聞:「代表字大選」。台灣2018年年底從58個候選字內,挑選出年度代表字為「翻」,而推薦此字的台中地院法官張升星,所持理由為「年改推翻公僕信賴,促轉推翻歷史記憶,黨產推翻法治原則,霸權推翻多邊貿易,強國推翻各表共識,動盪推翻既有確幸。奈何?」

同樣具有漢字文化的日本,於2018年選出代表字──「災」,意涵此年因酷夏高溫屢屢飆破40度、北海道7級強震,加上西日本於夏季遭逢豪雨天災等,造成國家社會損失巨大,「災」難頻傳。

有趣的是,韓國不是從眾多的漢字內,選出單個代表字,反而是「(漢字)四字成語」(사자성어)。2018年年底,《教授新聞》(교수신문)選拔出當年度代表成語為「任重道遠」(임중도원),象徵文在寅總統南北韓高峰會談,與試圖振興國內經濟等作為,還需多加努力,得「任重道遠」呢。

然而,吸引我的卻是最貼近人們生活的職場,當地知名就業情報網站「Incruit」(인크루트)也選出職業別的四字成語呢:

  • 上班族為「多事多忙」(다사다망)、
  • 待業者為「枯木死灰」(고목사회),
  • 自己創業者,則為「勞而無功」(노이무공),

可說全盤皆墨啊。

RTS6JUZ
Photo Credit: Kim Hong-Ji/Reuters/達志影像
韓國職場養人不易

此四字成語背後,寓含韓國當地就職之難與辛酸。韓國職場上的「約聘職」(계약직,即「約聘人員」)人數,早在2017年5月就高達644萬人以上,占國家勞動人口約四分之一以上,直到目前狀況仍不見好轉。同時韓國當局2019年決定調漲最低薪資,由原先2018年的7530韓圜(約51港元),漲到8350韓圜(約57港元),漲幅高達10.9%,間接促使資方不是縮編人力,正職人員一人當兩人用,不然就是多請一些約聘工,好節省人事成本,形成惡性循環。

且根據當地〈統計廳〉於2018年12月12日發表的「2018年11月雇用動向」(11월 고용 동향)報告,韓國年輕人(15-29歲)「體感」的失業率為21.6%,為有此調查數據2015年來為高。同時2018年11月全國失業者,高達90萬9000多名,是19年以來的最高數字。這還僅是官方統計,我們都知道,官方數據往往跟現實情況仍有一段「落差」,這也難怪造成了「多事多忙」、「枯木死灰」的上班族現況。

連帶地,自己創業者(자영업자,「自營業者」)也沒好到哪去。根據《憤怒韓國》(張光夏著,光現出版社)提及,2014年的「自營業者」的月平均勞動收入約為74萬4000元韓圜(約5121港元),每個月工作25天,若日均收入約3萬1000韓圜(約213港元),且日均工作時數為10小時的話,換算下來,時薪僅3100韓圜(約21港元),還不及當年政府法定的5120韓圜(約35港元),而迄今經濟不景氣現況,恐怕還得讓自營業者苦撐一陣呢。

社會苦了這些「李民洙」們

寫到這,讓我不禁想到一位韓國作家金英夏(김영하,1968-)。他在十多年前《猜謎秀》(퀴즈쇼,2007)書內,創造了一位面臨求職困境的「李民洙」,但2018年的李民洙「們」貌似層出不窮。儘管他們擁有很高的文憑學歷,但很難找到理想工作,生計徘徊在基本生活門檻之上。

金英夏藉由年輕人主人公之口,喊出對這世代的抱怨:

我們這代人是檀君以來,最有學問、最聰明的一代。我們精通外語、操弄尖端電子產品,不是嗎?我們幾乎都是大學畢業,TOEFL成績都達世界最高水準,沒有字幕也能看懂荷里活動作片,甚至每分鐘打字可達到300個,平均身高也很高,普遍會演奏一兩種樂器……同時,閱讀量也比我們上一代父母來的多。然而,上一代的人,只要做好其中一樣,不,只要能把其中的一樣做得差不多,就可以一輩子衣食無憂了。但是,現在呢?為什麼我們都賦閒在家,淪為失業者呢?──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啊!

看看代表字,想想李民洙,看來韓國就業大不易啊。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英語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