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伯格先生,請讓我們向Facebook付錢,而非個人資料

朱克伯格先生,請讓我們向Facebook付錢,而非個人資料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Facebook一直以來像是一隻對個人資料貪得無厭的禿鷹,這需要改變,該公司應讓消費者可以選擇付費使用它的平台,而作為交換,Facebook要關掉蒐集消費者個人資料的機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eff John Roberts
譯:劉羿欣

我上個月付了40美金給Hulu、15美金給《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另外付給亞馬遜(Amazon)3.99美金使用Prime Music以及99美金的會員年費,我還花了99分美金向Apple購買額外的儲存空間。含Tinder、LinkedIn還有名為Headspace的冥想app在內,我可以付費使用多家公司的數位服務,但是我無法付費使用Facebook。

Facebook推出至今15年都是免費服務,旗下的軟體WhatsApp和Instagram各自有10億用戶,都是免費的。就算你整天使用這些軟體,Facebook也不會向你收10分錢。

其原因顯而易見,那便是你使用Facebook服務其實是有付出代價的,只不過Facebook索取的是資料,而非金錢。這家公司一直以來就像是一隻對個人資料貪得無厭的禿鷹。這需要改變,Facebook需要讓消費者可以選擇付費使用它的平台,作為付費使用的交換,Facebook要關掉蒐集消費者個人資料的機器。

這筆費用應該相當容易計算,因為Facebook心知肚明用戶帶來多少廣告收入。Facebook不該有藉口推託轉型、或拒絕採用Netflix的收費方式。個人而言,我會很樂意付11美金的月費來使用無廣告版本的Facebook,只要想到連帶Instagram和WhatsApp也都可以不受廣告干擾,便覺得這筆月費相當划算。(11美金即是Facebook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北美每用戶平均收入。)

行政總裁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本周(按:原文刊於3月9日)突然公布,Facebook的未來發展會以保護個人私隱為重心,若此聲明是真心的,那麼Facebook今年應該要推出付費使用的選項。若他「真的」重視私隱,就應該讓18歲以下的用戶得以使用免費且保有私隱的無廣告版本Facebook,待這些用戶成年之後,再讓他們選擇要付給Facebook金錢還是個資。

唉!這種願景的成真機率渺茫。在朱克伯格描繪的未來中,用戶會透過加密訊息在較小的群組中交流,觸及的規模從城市廣場縮為客廳大小。但這並不代表他打算關閉監控資訊的機器。

如《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米姆斯(Christopher Mims),許多精明的觀察家早已識破朱克伯格的計畫。他們指出,即便Facebook著名的「動態消息」功能不再是其營運模式的中心,即便Facebook未來無法得知我們加密訊息的內容,這都無關緊要,因為「未來就算Facebook不讀取我們的訊息,也可以精準掌握用戶,且其精準度驚人。」

你仍心存懷疑嗎?Facebook已經知道你的電話號碼、所有聯絡人、位置以及網頁瀏覽活動,它還可以將這些資料與你的離線購物活動結合。所以即使有更多用戶傾向使用加密訊息而非近況更新,Facebook強大的行銷演算法也不可能因此變得難以運行。

Facebook要讓用戶真正享有私隱的辦法,是一開始就停止蒐集所有資料。Facebook一定有相關技術,線上媒體《The Verge》的編輯凱西・牛頓(Casey Newton)指出,朱克伯格曾建立過私隱保護功能,但後來沒有推出。

因此,若朱克伯格不免費給用戶有實質意義的私隱保護功能,就應該讓用戶付費購買。而若他不這麼做,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應該要在新的和解令中,強制Facebook提供無廣告植入的產品。FTC目前忙於調查Facebook是否有違反先前的和解令。

Facebook是免費的,但它並不一定要如此。朱克伯格先生,若您給我們真的可以保護私隱的產品,我們會付錢。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