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行星》導論:以占星描繪獨特人格,屬於自我的「天界說明書」

《內行星》導論:以占星描繪獨特人格,屬於自我的「天界說明書」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蓋房子不可能從上往下蓋,必須從地上的地基開始,然後慢慢往上實現其最終的設計。內行星就是我們個人實像的建築基石,由此之上的建設才能讓我們睜開雙眼、打開心胸,遠眺地平線及無垠無涯的蒼穹。

文:麗茲.格林、霍華.薩司波塔斯

【導論】屬於自我、獨一無二的「天界說明書」

人生的目標就是要賦與自己生命,成為符合自己潛質之人。——美籍德裔人本主義哲學家、心理學家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

提到『我』的時候,我指的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不能與其他生命混淆之。——義大利法官、作家烏果.貝帝(Ugo Betti)

許多學習占星的朋友及占星師多少都認為,包括水星、金星、火星的內行星(個人行星)本質上相當膚淺或無足輕重。內行星的威力不及其他較為巨大的行星,通常只會以「激進的衝動」或「對關係的渴望」之類的句子簡單帶過,它們的重要性似乎比不上土星、冥王星這種與個人內在發展息息相關的行星。畢竟,個人行星就是關乎個人,跟無意識情結、個體化歷程及靈性革命這些重要議題都沒有什麼關係。除了自我滿足外,內行星在深度心理星盤解析裡似乎也不是非常重要,其他更資深的同僚總告訴我們,自我滿足其實是個動機非常自私的目標。

對於重要事物來說,這個觀點非常奇特。然而專業助人工作者——心理占星師當然是其中一員——常常不假思考就套用這種觀點。如果一個人的需求非常私密,太過著重於一己之樂,這樣的需求在寶瓶紀元曙光下就不符合普世皆然的意義。個人實踐,特別是著重於拒絕將別人放在「第一」的個人實踐,也許與許多人深信不疑的各種生命使命互相違背。對於類似佛洛姆的言論——「人生的目標就是要賦與自己生命,成為符合自己潛質之人。」——大眾通常會理解與運用在關於自我認同及人生目的的核心議題,而不是追求個人品味及需求的時候。然而,這樣的解讀對於完整個體的價值來說,卻是錯誤的。

三顆內行星,象徵的是合乎人性的動機,它們的重要性並不亞於太陽系裡其他更巨大、密度更高的行星。說到底,內行星就是個人性格的本質,不只是象徵,必須調節我們內在生命運作更深層、更普世的力量。大型集體能量所帶來的創造及毀滅潛能,必須通過你我這樣有如透照鏡片的一般人來投射出去,前提是,我們必須透過智能上的選擇來處理這些能量。一般常見的小我載具,其組成包括了集體靈魂裡過時及邪惡的元素,或說這種元素席捲人類的小我。這種小我的力量與真實性,本質上的個性是由出生盤上的太陽、月亮及上升點所描繪,唯有知道什麼事情能讓我們在平常週六下午愉悅、開心、平靜,我們才能紮根於實際的土地上。

許多占星諮商個案所提到的不愉快或「不公正」,並不總是反應了家族靈魂繼承的深刻不安,也不是全球性的結構議題,好比說正搗亂我們集體政治經濟結構的天海配置。有時或常常,讓我們不開心的原因可能反映著我們在瞭解三顆個人行星象徵的個人實像基石上,所付出重視與時間是不足的。在我們的成長過程裡,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尊重我們原始的情緒、慾望及感覺。當我們想要替個案在面對他人要求之際建立起個人底線的時候,常常會聽到「放縱」這種字眼。這在一個程度上也反映出一個巨大的難題,因為我們正要進入到下一個兩千年,從美國已故占星師理查.艾德蒙(Richard Idemon)說是很「普世」的雙魚座,進到也很普世的水瓶座。

就本質上來說,黃道帶上最後的這兩個星座都跟群體的福祉較為相關,跟個人層面比較無關。事實上,這兩個星座的價值系統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對抗任何關於個人展現的努力。對於助人工作者,這樣的難題可能會以更強烈的方式表現出來。這種工作的本質關乎成長、療癒、緩和個人苦痛,許多生命裡較為一般的面向,特別是內行星的領域,可能會因為表面上的,以及更嚴重的問題而遭到忽略。顯然個案並不會花錢請分析師討論自己衣櫃或髮型的小變化。

我們的教養方式也要我們把社會擺在第一位。一般來說,這反映出了正面的文明本性,人類的生命因此變得更安全、更快樂、更有產能。但實際上,這種教條通常伴隨太多僵固的觀念,有時則會造成反效果。我們必須適應、配合我們所處的外在世界規則;修身、齊家是奠定社會凝聚力的基石;我們必須照顧後代、關懷父母、敬愛伴侶、關心衣索比亞的飢荒及南非的種族隔離問題。對於我們自己的野心,我們必須謙卑一點,對自己的物欲則要有所保留,以自我犧牲來表達愛,必須一直保持「政治正確」的態度,若我們做不到上述幾點,我們就是自私、反社會、貪得無厭、自我中心,甚至是法西斯分子。

這樣的論點太強大、太普遍,導致很多人在成長過程裡完全不會去想自己喜歡穿什麼顏色的服裝,或什麼樣的音樂讓自己開心,亦或是喜歡跟哪些朋友在一起,喜歡讀哪種書……,這主要是因為,沒有人覺得這些事情重要,進而協助他們尋找答案,更別說讓當事人肯定自己的選擇了。就更大的層面來說,我們表達三顆內行星所象徵之事物的能力,其實嚴重決定了我們是生命的受害者,還是具有選擇能力、充滿創造力的個體。內行星所服務的對象是心理學上的小我,也就是個體自我的感覺。用占星的語言來說,內行星是為了替太陽與月亮效命。水星、金星、火星提供了太陽、月亮探索及表達其基礎本質的方法與途徑。

我手邊有個相關的個案。這位小姐的本命金星在巨蟹,四分海王星,剛成年的時候,可能有過一、兩段失望的戀情,經過一陣子的心理治療,顯然解決了早期的問題,後來她又踏入一段讓人較為滿意的婚姻,過了幾年家庭生活。接著,在天王星行運對分本命金星,四分本命海王星的時候,瞧瞧發生什麼事吧,她丈夫跟秘書外遇了,她女兒坦承自己吸食古柯鹼,她母親過世,她忽然以最糟糕的方式跟天王星近距離接觸。如果這位女士有意願,她可以花上一段很長的時間想辦法去追蹤先前心理治療沒有揭露的問題。沒錯,她很可能會找到無意識的衝突,就是這些衝突造成了她現在必須面對的挑戰。如果當事人想逃避各式各樣的嚴厲指責,又忽略了自身情緒對於混亂場面的火上加油,這種內在深入探索的過程對於這危機來說也許就是必要的。不過,天底下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因素,能夠讓當事人接受眼前無法改變的狀況,同時保持對自我的忠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