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心裡的傷痛告別》:四種情況判定一個人是否有PTSD

《跟心裡的傷痛告別》:四種情況判定一個人是否有PTSD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會表現出一系列症狀,最初是恐懼或焦慮,接著憂鬱、容易煩躁,再來是衝動、爆發的行為,最後是麻木無感。要判定一個人是否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建議可以根據以下四種情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查爾斯・L・惠特菲爾德醫學博士(Charles L. Whitfield, M.D.)

壓力的影響: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可能對人造成重大的影響,不只是扼殺和阻礙一個人的內在小孩,當事人本身也時常因為反覆的壓力、極度的創傷,結果嚴重生病。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共依存症會相互影響,程度相當大,導致兩種疾病經常彼此糾纏不清。克里斯伯格(Kritsberg)曾將酗酒者的子女身上出現的現象,稱為「慢性衝擊」(chronic shock),這種問題也可視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會表現出一系列症狀,最初是恐懼或焦慮,接著憂鬱、容易煩躁,再來是衝動、爆發的行為,最後是麻木無感。要判定一個人是否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建議可以根據以下四種情況。

可辨認的壓力源

首先,生活中是否存在可辨認的壓力源?這個壓力源有可能是短暫發生,也可能持續不斷地存在。《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舉出一些壓力源的例子,在此列於表4。

從這份簡單的列表中,我們可以看出,在容易扼殺真我的家庭和環境中,壓力源是十分常見的。不過,會發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話,壓力源的類型肯定是超越了一個人平常的經驗。這種壓力源的例子,可能是毆打、強暴、其他種性虐待、嚴重的身體傷害、拷打、洪水、地震、戰爭等等。我和其他學者都相信,成長或居住於情況嚴重的不健全家庭,經常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密切相關。據說,如果發生以下情況,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會更具破壞力,也更難醫治:

  1. 創傷事件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比如超過六個月;
  2. 創傷是由人為造成的;
  3. 受害者周遭的人否認壓力源或壓力的存在。

在問題持續惡化的不健全家庭中,都存在這三種情況。

表4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提供
再次體驗創傷

第二種情況是再次體驗創傷,有可能是經歷創傷的回憶反覆侵入腦海、反覆做惡夢等等。再次體驗創傷的症狀,通常有心跳加速、恐慌、冒汗等。

心理麻木

真我的一項重要特徵,是能夠感受並表達情感;假我則否認、掩蓋真正的情感。更進一步的狀況,稱為心理麻木(psychic numbing),這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特徵。可能表現出的症狀包括壓抑、缺乏感覺,抑制或缺少情感表達,時常造成疏離感、封閉、孤獨或疏遠。另一種表現形式,可能減少了對重要活動的興趣。

塞馬克(Cermak)在描述心理麻木時寫道:「在壓力極大的時刻,士兵經常被上級要求採取行動,不管他們心裡有什麼感受。他們能否生存,取決於暫時停止感受的能力,以便採取措施,保障自身安全。很不幸地,這也造成他們的自我和感受『分裂』,這個現象不容易痊癒,很難隨著時光流逝而消退。除非進行積極的治療,當事人的情感會持續受到壓抑,辨識感覺的能力減弱,一直覺得自己與周遭事物隔絕,也就是所謂的人格解體(de-personalization)。以上這些加總起來,就是『心理麻木』。」

其他症狀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另一種症狀,可能是過度警戒或過度警覺。這指的是當一個人持續深受壓力影響,心懷恐懼,所以時時刻刻都在提防任何類似的壓力源或危險,密切注意避開的方法。另一種症狀是倖存者內疚,也就是在其他人繼續受創的時候,自己卻逃離或避開某些創傷,因而感到內疚。倖存者內疚會導致當事人覺得自己背叛或遺棄其他人,最後時常造成慢性憂鬱症。除此之外,我相信還有其他幾種因素也會導致慢性憂鬱症,當中最主要的就是內在小孩遭到扼殺。

還有一種症狀,是避開與創傷有關的活動。最後一種症狀是多重人格,這項並未列在《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的第三和第四版中。產生多重人格的人,經常來自問題嚴重、壓力巨大或極度不健全的家庭。說不定多重人格正是從假我衍生而來,在某種程度上,是源自真我想要表達自己和生存下去的動力。

我曾醫治酗酒者的成年子女,追蹤他們的復原過程,也治療來自其他問題家庭的成年子女,從這些經驗中,我認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共依存症很有可能存在於許多問題家庭。更進一步說,我相信,如果以任何形式扼殺真我,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不過是諸多後果之一。當我們不允許自己記住、表達感受,拒絕藉助內在小孩的自由表達,來哀悼自己的失落或創傷(無論創傷是真實的,還是有可能發生的),我們就會生病。所以,我們可以將未獲解決的悲傷視為一個光譜,從最輕度的哀傷症狀或徵兆,發展為共依存症,最後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貫穿這道光譜的共通之處,就是真我的表達受到阻礙。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治療方法,包括與其他有相同問題的人一同參與長期團體治療,並根據需要,搭配短期的個別諮商。很多療癒內在小孩的治療原則,都對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很有幫助。

塞馬克曾說:「曾經成功治療這類個案的治療師,通常已經學會尊重案主有隱藏自身感受的需求。最有效的治療過程,需要不斷反覆揭露與掩蓋感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案主正是失去了這種調節感覺的能力。他們關閉情緒的能力絕對不會被奪走,這點肯定讓他們非常安心,甚至認定這是生存的重要工具。在此,治療的初步目標是要協助案主更坦然深入自身的感覺,並且向他們保證,一旦他們承受不住,就能再度遠離這些感覺。只要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案主相信你不會奪去他們的生存機制,就比較可能容許自己的感覺浮現,即使只是短暫的片刻。那一刻,就是起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跟心裡的傷痛告別:創傷療癒大師教你如何修復失衡的人生》,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查爾斯・L・惠特菲爾德醫學博士(Charles L. Whitfield, M.D.)
譯者:黃意然

你不需要明明站在雨中,卻假裝沒有下雨,
還告訴別人「我很好」……

你會不會……

  • 感到生活中好像少了點什麼?
  • 容易對人生感到莫名其妙的焦慮?
  • 多數時候都關閉自己的感覺,來維持情緒的穩定?
  • 和他人應對進退的時候,通常戴著面具?

這些現象,都是內在小孩受到壓抑的徵兆。

1987年,美國創傷治療先驅查爾斯・惠特菲爾德博士出版本書,開啟影響深遠的「內在小孩運動」,一舉奠定本書的經典地位,成為暢銷二十餘年的創傷自我療癒入門書。

惠特菲爾德博士告訴我們,與失落和諧共處的能力,決定了我們能不能走出傷痛。打從童年時期開始,一直到成人以後,我們都會反覆在日常生活中經歷失落事件:失去心愛的人事物、換工作、生病……這時,我們為了保護自己,往往會選擇假裝這些沒什麼大不了。然而,長期忽略失落,將導致我們切斷自我感受,扼殺內在小孩,使心中的痛越來越深,也讓我們失去感受情緒、建立良好關係的能力。

其實,我們此刻所經歷的痛苦,能為我們指出通往內心平靜的道路。當我們好好接納生命中各式各樣的失落,重建與內在小孩的聯繫,我們就能停止防備他人、停止戴著面具過日子,找回對情緒的靈敏度,自由地做最真實的自己。

——如何判斷自己的人生是否失衡——

  • 你尋求認可和肯定嗎?
  • 你無法認可自己的成就嗎?
  • 你是否很容易喜歡別人,卻覺得很難喜歡自己?
  • 你害怕批評嗎?
  • 你會因為害怕孤單而堅持維繫關係嗎?
  • 你面對權威人物和生氣的人,會出現焦慮的反應嗎?
  • 你會不會過度透支自己?
getImage-2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