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輔大性侵案的教育部停聘處分為「平息眾怒」,法院判夏林清勝訴

指輔大性侵案的教育部停聘處分為「平息眾怒」,法院判夏林清勝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院判決指出,輔大教評會沒在公開會議中討論夏林清的行為是否影響「教師適格」或為何有停聘必要,決議中也沒載明,這部分程序違法。

(2019年4月13日,22:30更新夏林清說法、輔大停權處分原因及女學生道歉內容)

4年前的輔大性侵案,由於時任輔仁大學社科院院長夏林清在處理該案時,遭受害女同學及其男友指控處理不當,夏林清後續多次否認指控並反擊,引發社會熱議,之後輔大校方和教育部予以夏林清停職1年處分,夏林清因不服而提告,在昨(12)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此處分是為了「平息眾怒」且程序違法為由,判決「停聘處分」違法,夏林清勝訴。

從「性侵事件」變成「夏林清事件」

《上報》報導,2015年6月27日晚間,輔大心理系在系館舉行畢業聚會,王姓男大生假意攙扶酒醉學姊回宿舍,在教學大樓1樓走廊企圖性侵。對此時任輔大心理系主任何東洪、社科院長夏林清等人組成「工作小組」,針對該事件進行教育輔導,以及事件調查報告。

案件爆發1年後,受害女學生的朱姓男友2016年5月29日,於臉書公開發表8000多字的文章,重提性侵案發生經過,並陳述案發後他們去找夏林清,夏曾稱該事件為「情慾流動」,並對女學生說「不要輕易踩在受害者的位置上」等話,朱姓男友也對夏林清和輔大心理系對案件處理過程和結果都十分不滿,最後工作小組的調查報告則將此案定調為猥褻,而非性侵。

朱男和女學生於是決定通報性平會並正式啟動調查,後來性平會依據檢察官公開的證據裁定為性侵,校方並將該男退學處分。

該文章刊出後,隨即在網路和社會各界引發論戰,也引起各新聞媒體的報導,夏林清出面回應質疑,解釋工作小組成立是女學生提議,主要負責教育輔導工作,針對程序,夏林清也強調,案發第一時間當事人男友已報警,校方即知情並且依法啟動相關機制進行校安通報。案發隔天校方也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因應措施,性平會代表也在場參與會議,並沒有朱姓男友指控的違法情況。

當時輔大心理系請200多名系內老師、學生、畢業系友和女學生及其男友,開會共同討論,希望藉公開對話釐清爭點。然而當時「工作小組」已經引發大量輿論批評,事件焦點也從性侵案本身,轉變為夏林清及輔大心理系處理此案程序的爭議。

校方解除系主任和院長職務、停聘夏林清

2016年6月底,輔大校方回應外界心理學系性侵案的處理批評,除了向教育部表示處理過程存在缺失,且決定以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1條規定解除心理學系副教授何東洪的系主任職務。

由於女學生和相關當事人在發表道歉文章與相關言論,再度引起輿論熱議,《自由時報》報導,輔仁大學在9月22日緊急召開性別平等委員會,會議中,性平委員建議校方暫時停止夏林清的社科院長職務,事後輔大校長江漢聲也拍板暫時停權一案,另外《自由時報》報導因夏為接受調查者之一,為考量行政中立,依《性平法》第25條相關規定暫停夏林清行政職務。

後來移交教評會後認定,夏林清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13款規定,做成停聘一年的處分,經教育部核准同意停聘一年。

在這段期間,夏林清仍持續發表文章和召開記者會,指稱女學生和其男友涉嫌偽造事實。2016年9月,受害女學生在臉書發表文章,對夏林清、輔大心理系和工作小組致歉,並表示夏林清並未吃案,盼社會輿論能停止對夏林清不公正的評價與攻擊,然而此文發布後,使網友再度撻伐夏林清,面對網友批評,夏林清則反擊網友持續施壓和強行代言,將女學生塑造成「被道歉的形象」。

《ETtoday》報導,心理系則在2017年5月發聲明力挺夏林清,批評校方停聘夏,聲明指出,夏林清在輔大服務三十餘年,在研究、教學及服務的貢獻上有目共睹,遭「不合比例原則」的懲處,另外夏林清的幾位學生也多次到教育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挺夏林清。

至於加害者王姓男大生於2018年9月25日遭判3年半、判賠受害女學生90萬確定。

夏林清不服處分,提告後勝訴

《中央社》報導,夏林清不服停聘處分,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2019年4月11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教育部未善盡保障大學自治職權,撤銷原處分,可上訴。

根據法院新聞稿,判決指出教評會停聘一年的決議,是加入各種壓力(包含教育部對輔仁大學一再督促應盡速處理,否則將依《私立學校法》第55條裁處),而決議停聘一年,藉以「平息眾怒」,顯然出於與事務本質(教師適格與否)無關考量,有裁量濫用的違法情事。

法院也認為,輔大教評會沒有在公開會議中討論夏林清的行為是否影響「教師適格」或為何有停聘必要,決議中也沒載明,這部分程序違法。判決還指出,核准停聘處分的教育部,在輔大教評會做出決議前,一再行文催促,有干涉大學人事自治之嫌。

夏林清昨天則在臉書上回應判決結果,肯定法官的判決「勇敢有擔當」,並再次控訴教育部長潘文忠與輔大校長江漢聲聯手捏造很多不實罪名。

《新頭殼》報導,夏林清除了針對教育部和輔大校方提起行政訴訟外,也因自認名譽遭損,向受害女學生與朱姓前男友提起告訴,求償1元並登報道歉,此案在今年1月底時開庭審理,目前尚未有結果。

輔大校方不滿,還要再上訴

《蘋果日報》報導,對於此判決結果,輔大校方則表示,心理系性侵事件發生後,學校性平會有委請3位校外獨立性評委員做調查,最終並經校教評會決議,夏師因違反教師專業倫理及相關法令,停聘一年,並由教育部專案審議小組詳為審查後,同意校方決議,學校處理一切依法有據。

對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理由,輔大校方則表示「極為意外,實難認同」,學校收到判決書後,一定立即依法提出上訴。

《自由時報》報導,教育部則澄清表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認為,在輔大教評會作成決議前,教育部一再行文輔大召開會議,有干涉大學自治之嫌,應有誤解。依《性別平等教育法》第31條第3項規定,學校應至遲於2個月內完成教評會審議程序,教育部有督導及追蹤學校處理事件結果之責,並無干涉大學自治的問題。

教育部也強調,輔大相關人員涉及不當介入校園性侵害事件,經學校性平會調查確認有衍生相關人員違反學生輔導法及性別平等教育法等之情事,並決議依《教師法》違反相關法令規定移送教評會審議,校教評會據此審議並決議予以停聘,教育部依法審酌後同意學校的決定,係基於相關事實及法律規範,並未濫用裁量。

不過夏林清也針對輔大校方回應再次反擊,表示之前教評會對她的調查,是為了平息來自立委吳思瑤、教育部、錯誤輿論的壓力,在未告知他的情況下從「工作小組是否有危害當事人權益」改為調查她的「教師適任性」,用權力對他進行政治迫害,呼籲校長面對自己在教育行政上的嚴重錯誤,不要上訴,才是真正挽救輔大校譽。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