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酬庸、青年低薪與稅制剝削,不公不義累積成國家的大問題

政治酬庸、青年低薪與稅制剝削,不公不義累積成國家的大問題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股人事、低薪與稅看似毫無相干的問題,其背後公平正義卻是息息相關,公平正義不只是分配上的正義,還包括賞罰上的正義,一點一滴不公不義的問題,累積起來就變成國家的大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揚塵

最近公股行庫人事大風吹,因慶富案下台的前合庫金控董事長廖燦昌,接下第一金控董座;土銀董事長凌忠嫄則轉任彰銀。凌忠嫄在擔任國庫署長期間,在台新金與彰銀經營權爭奪案中擔任要角,當時財政部用近乎抄家滅族的手段,對付台新金,該案還在最高法院審理中,倍受爭議。

另一則新聞則是國發會最近調查,發現目前青年薪資僅20年前的91%,近20年來,青年薪資不增反減。青年低薪無力成家,婚姻延遲不敢婚、不敢生,造成少子化問題。青年經濟無法翻轉,對未來失望,對生活缺乏動能,對社會及政治產生憤怒,影響國家經濟、社會及政治的發展。

公股人事跟青年低薪有麼關係?又跟稅又有何關係?

官商勾結,有關係就沒關係

長期以來無論是公股行庫或國營事業高層,其經營之人事安排,最為社會所批評的就是政治酬庸。人事任用毫無標準與制度,公股行庫或國營事業成了政黨或派系的提款機,無論公股行庫或國營事業再怎麼虧損或作弊,官派董事或董事長毫無相對的課責,典型的「有關係就沒關係」。

一家行庫或國營事業經營虧損、弊案一損失就是幾億,以兆豐及慶富案為例,兆豐銀行遭美國重罰超過65億台幣,全民買單超過10億台幣。而慶富案以第一銀行為首的公營銀行團205億聯貸案中,債留台灣可能超過新台幣200億元。這些錢難道不是國家的錢?不是納稅人的錢嗎?這些行庫或國營事業損失數以億計的錢,行庫或國營事業經營者難道都不用負責嗎?

根據財政部及主計處統計近5年稅收超徵超過6000億,但實際上經濟成長率沒有預估的多,其中104年、105年實際經濟成長率,比預估經濟成長率都還要來得低ㄡ經濟沒有成長,但稅收超徵卻平均每年超過千億,近5年總超徵數約等於1年中央總預算的3成3。台灣1年經濟發展預算也才2000多億而已,問題是人民繳的稅都去哪了?超徵的稅收又去哪了?政府光花在蓋蚊子館2017年底總興建經費即高達221億元,更別說其他弊案所造成的損失。

多數人繳稅給少數人享特權,經濟相對剝奪感加劇

法國黃背心運動歷經數月還未結束,黃背心運動起因於油價上揚,政府加重燃料稅導致中低階層不滿。黃背心運動的蔓延,使得法國經濟大受損傷,抗議運動至今仍未平息。實際上黃背心運動真正的問題核心,就是不公不義,多數中低階層繳稅,而少數權貴卻享受利益,造成社會階層的不公不義,中低階層對被剝奪感到不滿。

反觀台灣,台灣國家的稅收有七成來自薪資階級的老百姓,而這些造成國庫損失的權貴階級,他們既不負擔多數稅收,造成國家賠錢也不必受到懲罰。在薪資階級的眼裡,我繳的辛苦血汗稅給你們這些領高薪的老董糟蹋掉,這世間還有公平正義嗎?

這些年來官商勾結、財團圈地、房價高漲,經濟沒有變好,青年薪資成長停滯,近20年來,青年薪資不增反減。最近5月即將報稅,國稅局又在加強宣導去年通過的所得稅制優化方案,包含月薪3萬以下的單身族免繳稅等,其實此次稅制優化方案提高各項扣除額,看似減稅,但與物價飆升相比,納稅人並沒有撿到便宜,且低薪的青年大都覺得無感,他們寧願薪水多一點,繳一點稅也無妨。

法國黃背心運動背後不公不義的問題,台灣又何嘗不是?公股人事、低薪與稅看似毫無相干的問題,其背後公平正義卻是息息相關,公平正義不只是分配上的正義,還包括賞罰上的正義,一點一滴不公不義的問題,累積起來就變成國家的大問題。未來如何選擇台灣的總統,帶領台灣從經濟困境中走出來,將考驗每位公民的智慧。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