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在哈佛座談強調「唯一辦法就是做朋友」,美媒點名「危險親中候選人」

韓國瑜在哈佛座談強調「唯一辦法就是做朋友」,美媒點名「危險親中候選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韓國瑜,華盛頓自由燈塔的新聞編輯克里格曼認為,柯文哲也是「危險親中」的潛在總統候選人。柯不但提出「兩岸一家親」的說法,與北京當局的論述互為呼應,更極力避免發表與中國有關的負面言論。

高雄市長韓國瑜出訪美國,並受哈佛大學的中國研究中心邀請進行閉門座談,韓國瑜在座談中分享自己的2018選戰經驗,強調自己「接地氣」,並再次重申主張九二共識,人民也不反對。與此同時,美國媒體則將他和日前不久才剛訪美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都列為「親中遠美」的「危險候選人」,並針對台灣2020大選表達憂心。不過韓國瑜此次訪美時避談參選總統一事。

(中央社)高雄市長韓國瑜12日在哈佛大學座談時指出,台灣唯一軍事威脅來自北京,兩岸須追求和平共存,運用智慧避免潛在衝突。台灣不該因無法處理好兩岸關係,而把美國拖下水。

韓國瑜應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Fairbank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邀請,在哈佛教職員俱樂部與數十名師生舉行閉門座談。根據高雄市政府提供的英文講稿,韓國瑜發表約20分鐘簡報時說,對台灣任何政治領袖而言,最大挑戰都是維繫台海和平穩定,確保台灣不被重要國際活動排除在外。

韓國瑜重申兩個「不要懷疑」,也就是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的決心,不要懷疑北京收復台灣的決心。他說,台灣唯一軍事威脅來自北京,強化國防至關重要,不能無視北京擁有強大軍力的事實,因此,台灣必須追求與中國和平共存,運用智慧避免潛在衝突。

韓國瑜說,美國是台灣非常重要的朋友,台灣不能、也不該因無法有效處理好兩岸關係,而把美國朋友拖下水,「與美國盟友交好是一回事,把美國友誼視為理所當然是另一回事。我們必須承擔確保台海和平的責任讓我們的人民能在民主與繁榮中生活」。他說,

高雄人民希望「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就此而言,九二共識很務實,而九二共識是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各表」,絕不是像港澳地區的「一國兩制」。

民進黨政府若不願承認九二共識,應提出新思維與具體措施,確保台海和平安全及台灣經濟發展。

韓國瑜此段全文為:我認為「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才是高雄人民所希望的,而作為高雄市長,我想把高雄帶到世界,我認為九二共識是切實可行的。

我對九二共識的看法當然是根據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為基礎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雖然有人說北京並不承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我想指出,在國民黨執政的8年裡,對於國民黨的九二共識立場,北京沒有拒絕和我們互動交流。事實上,在這8年中,我們簽署了不少協議,參加了許多國際活動,而且更多的國家給予我們免簽的待遇。

在我作為高雄市長的競選過程中,我強調經濟為主,但是在兩岸關係的基礎上,我主張就是九二共識,而人民並沒有排斥這樣的主張。▶︎韓國瑜演說英文全文

韓國瑜談話結尾指出,絕大多數台灣人民都希望「台灣安全、人民有錢」,他並引用聖經腓立比書的「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強調接地氣、腳踏實地的重要性。

簡報結束後,韓國瑜和與會者進行約90分鐘開放問答。韓國瑜參加僑界晚宴前受訪時說,與會學者專家聚焦總統大選與兩岸關係,他感受到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很關切台灣前途。

他表示,與會者部分問題很尖銳,超越市長可回答的層次,包括怎麼看待國防預算、軍公教年金改革。他盡可能滿足學者需求,但若超過個人職責所在,他可能無法百分百回答。

參與座談的哈佛大學語言學系教授黃正德會後轉述,韓國瑜在問答環節提出「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要靠自己」口號。

黃正德說,會中沒有人直接問韓國瑜參選總統一事,但很關心兩岸如何交往、台灣是否會被對岸「吸過去」。黃正德轉述,韓國瑜認為這很難解,「唯一辦法就是大家都開放、做朋友,就沒有問題;互相不信任、存在敵意,以後怎麼走就很難講」。

美國媒體點名韓國瑜和柯文哲傾向「親中遠美」

美國新聞網站《華盛頓自由燈塔》日前刊登文章指出,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結果不但牽動兩岸關係,也攸關美國利益至鉅,親北京的台灣領導人將嚴重威脅美國利益。

文章名稱為「為何台灣的總統選舉如此攸關重大」(Why Taiwan's Presidential Election Is so Crucial),作者是克里格曼(Aaron Kliegman),他也是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的新聞編輯。

克里格曼在文章開頭即指出,不同於美國多數民眾的想法,台灣即將於2020年1月舉行的總統大選不僅事關台灣內政,更攸關美國利益。他強調,一旦親中候選人勝出,北京將更大膽對台灣施壓,進而關係到美國的利益。

克里格曼特別提到了兩位潛在的總統候選人,因他們傾向「親中遠美」。這兩位就是國民黨籍的韓國瑜和無黨籍的柯文哲。克里格曼指出,

韓國瑜對中國特別「友善」,且曾形容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是「指腹為婚」。克里格曼寫道,或許韓國瑜沒注意到台灣民眾對主權的渴望,以及中國威脅以武力統一台灣。

除了韓國瑜,克里格曼認為,柯文哲也是「危險親中」的潛在總統候選人。克里格曼指出,柯文哲不但提出「兩岸一家親」的說法,與北京當局的論述互為呼應,更極力避免發表與中國有關的負面言論。克里格曼也質疑,柯文哲對中國侵略的立場是「既然沒用,(台灣)何必反抗」。

分析了兩位潛在總統候選人的「危險親中」立場後,克里格曼寫道,或許有人會認為,對台灣而言,與北京妥協才是正途,以避免戰爭,建立成果豐碩的兩岸關係。對此,克里格曼提出兩點反駁:

第一,中國統一台灣的決心堅定,且無論台灣採取什麼行動,中國永遠不會動搖。一旦台灣屈服於北京的意志,中國要摧毀台灣的主權和民主制度只會更容易。克里格曼提醒,姑息不足以對付帝國主義、擴張主義和兇殘的政權。

第二,中國對台灣的軍事態勢和激烈言詞已隨時間而益發具有侵略性。

有鑑於此,克里格曼指出,若台灣領導人還相信中國是朋友、家人,並因此犧牲與美國的友好關係,對北京熱情,那將是「蠢到最高點」的表現。

克里格曼認為,美國無論在道義或戰略上都有理由支持台灣並嚇阻中國對台灣採取軍事行動。不過,他也指出,美國現階段的對中和對台政策讓美國政府動彈不得。

克里格曼寫道,華府1972年在上海公報中表達美方的「一個中國『政策』」,雖不同於北京以統一台灣為終極目標的「一個中國『原則』」,卻有認可北京立場的效果。

簽署此公報後,美方採取各種行動,企圖防止中國攻打台灣,但同時也安撫北京,華府不會接受「台灣獨立」。克里格曼指出,美國這般試圖在兩岸間尋求平衡的作法不但未能阻止北京變得越來越好鬥,也缺乏有效推進兩岸關係的清楚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