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斯里蘭卡:印度洋上的眼淚,「龍象之爭」角力要地

走進,斯里蘭卡:印度洋上的眼淚,「龍象之爭」角力要地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使將斯里蘭卡的比做台海情勢來看,印度如同中國,而中國則是如同美國,然而差別在於斯里蘭卡在國際上是有正式地位的,因此應該保守住如此重要的底線,並且藉由地理位址的優勢以及大國之間的抗衡還平衡大國的外力干擾。

隨著大型基礎建設的建置,斯里蘭卡的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每年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從2000年的163億美元,到2017年的871億美元。然而,在斯里蘭卡邁向現代化的同時,傳統產業也面臨轉型危機。

近年來,斯里蘭卡的觀光業也蓬勃發展。2015年,180萬人次到訪斯里蘭卡,而光是中國,就有20萬人次。但是軍政府多握有經營相關產業設施的股份,透過以軍方士兵擔任員工的方式,壓低成本,使得他們的觀光業雖然戰績輝煌,然而大把的鈔票都落入軍政府的口袋。

斯里蘭卡因地緣位置與印度相鄰,因此一直以來雙方的關係非常密切,貿易往來也很頻繁。2005年,新總理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上任後以軍事手段對付泰米爾猛虎,印度不樂見斯里蘭卡以武力處理叛軍問題,讓斯里蘭卡轉而向中國求助,親中政策於焉展開。

2013 年,中國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的經濟合作概念,斯里蘭卡也搭上了這班列車。斯里蘭卡國內到處都可以看見中國承包的基礎建設計畫,比如南部高速公路(Southern Expressway)、坎迪-賈夫納公路(Kandy-Ja_na Highway, A-9號公路計畫)、諾羅雀來火力發電廠計畫(Norochcholai Power Plant)等等。

除此之外,中國提供斯里蘭卡政府大筆貸款,然而利息高達6%,官方稱,斯里蘭卡欠中國國有企業逾80億美元。斯里蘭卡深陷債務泥沼,甚至面臨「割地償債」。

2017年12月,由於無法償還貸款,斯里蘭卡將價值15億美元的漢班托特港口控制權以及周邊15000英畝的土地交給了中國,租約99年。斯里蘭卡政界人士表示,這筆交易對於削減債務是必要的。

對於斯里蘭卡港口的租約,其總理拉尼爾・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提出樂觀的想法指:「該地區將設立一個經濟區,並實現工業化,這將帶來經濟的發展,並促進旅遊業。」

然而,漢班托達港附近數千名村民則面臨迫遷之問題;另一方面,由於漢班托達港擁有地理優勢,亦有人擔心漢班托達港之後將被用作軍事用途,雖斯里蘭卡政府保證港口不會為中國軍方所用,但長達99年的租約已足以讓人擔憂。

另外,不少反對人士則指出這次的租約是一個先例,以後其他欠中國錢的國家也許也會簽訂這類的領土協議借、還貸。

palm trees, exotic, blue sky, palm, leaf, beach, coconut, tree, travel, green, the tropical, landscape, blue, island, the seagulls, tourism, holiday, sri lanka, seaside, ocean, clouds, sky, high,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在地訪談:斯台混血兒對於家鄉的擔憂】

在這次斯里蘭卡專題的尾聲,我們有幸與具有斯里蘭卡血統的Djindege進行了一段深度的訪談:

  • 沃德:可以請您先就自身的背景以及身份做個介紹嗎?

Djindege:我父親是斯里蘭卡的僧珈羅人,母親是台灣人。由於過往的內戰爆發,為了躲避戰亂來到台灣,正好趕上當時台灣正值大量興建基礎建設時刻,故當時正是需要大量勞動力。而父親已經來台定居數十年,並且已經歸化台灣,所以語言方面並沒有與台灣人有太多差異。我從小出生於台灣,因此生活重心主要還是會在台灣,但不排除會回去斯里蘭卡做生意的可能性。

  • 沃德:您對於斯里蘭卡的政治有什麼想法嗎?

Djindege:我認為在內戰打完後,國內人民對於往後的前景是樂觀且正向的,而結束這場戰爭的Rajapaksa總統,也因此擁有戰爭英雄的人民高支持率,然而在這高支持率背後,卻是充滿爭議的血腥手段。而在Rajapaksa總統上台後更是做出朝向獨裁的政策,但是即使做出如此多與世界主流不相符的政策作為。我認為Rajapaksa總統還是會因戰爭英雄的名聲而保有一定的民意基礎。

  • 沃德:根據新聞指出,斯里蘭卡國會提出了不信任案進而去否決總統新任命的總理,這也象徵一度認為斯里蘭卡會靠向中國的立場又再次回歸到了原點,鑑於這件事件的演變,您怎麼去看待?

Djindege:

對於這項問題,以2018年的地方議員選舉為例,過去身為國會第二大黨的統一人民自由聯盟,在這次選舉中一口氣掉到第三大黨,是顯示前總統Rajapaksa的影響力依然非常深遠,對於背負了許多前朝的傾中決策而遭受罵名的現任總統Sirisena來說,這代表他可能還是需要Rajapaksa的影響力來獲得支持。但是在這次爭議事件中,我認為雖然經過最高法院以及國會的結論後確定Rajapaksa身為總理的無效性後,但根據年初大選結果Rajapaksa極有可能還會再次得到高位。

  • 沃德:從過往資料中的知道中,我們能知道在直到上次總統大選前(2015年),斯里蘭卡主要受總統的抉擇,而傾向於親中的一方,不只向中國貸款了數十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還由於難以還債,於是斯里蘭卡南部的漢班托塔深水港及周邊15000英畝土地轉租給中國,並且簽訂租期為99年。這對於已經債台高築的斯里蘭卡財政更加受到傷害,然而並非此項決定就是直接定調為一個錯誤的政策,原因在於當時斯里蘭卡剛結束內戰,急需基礎設施建設,而中國是當時唯一願意在斯里蘭卡投資的國家,因此,就以您的角度來看,這麼做值得嗎?

Djindege:由於在過往內戰中,印度的態度是站在於同屬泰米爾族群的角度,因此斯里蘭卡境內人民對於印度並非如此信任,而這間接的解釋為何在中印角逐之中,印度屈居下風的主因。再者,當時的Rajapaksa總統由於在內戰中採取血腥鎮壓,因此在國際上造受諸國的質疑,並且拒絕人權調查,而中國正好反以友善的態度去接納,因此導致國內政策大都具有傾中的立場。而這樣傾中的立場也間接促使斯里蘭卡對於台灣並非如此友善。

但是我認為雖然過於傾中的政策並非如此恰當,但仍有少許的基礎建設值得稱讚,例如Matara機場、首都蓮花台電視塔以及南部高速公路,但這些建設都是另有所圖,而這些圖謀也導致斯里蘭卡的經濟身受中國影響。

總結來說,我認為整體來看是不值得,包含數點,第一是這些建設是無用且昂貴,第二是當時的執政者是在諸多建案中有涉及到貪腐的疑慮,第三正是比起部分的基礎建設而言,喪失的是國家重要的主權。

  • 沃德:國際政治中有這麼一句話:「小國無外交」,因此這些小國便容易因為特殊原因而受到其他大國的干預,而不論是印度或是中國方面的影響,也都實實在在的關係到斯里蘭卡的政局轉替。那就您的想法,斯里蘭卡該如何在這夾縫中求生存?

Djindege:我認為必須將這種一面倒的政策改變是必須的,如果不去改變立場,這將會促使國家被困住。而在國際上,如此一面倒立場的斯里蘭卡被當成歐美國家宣傳過於傾中的活教材,但又無法去實施幫助,因為很根本的原因在於這些建設計畫都是斯里蘭卡與中國之間的簽署,而身為旁觀者的角度便無權插手。

另外,假使將斯里蘭卡的比做台海情勢來看,印度如同中國,而中國則是如同美國,然而差別在於斯里蘭卡在國際上是有正式地位的,因此應該保守住如此重要的底線,並且藉由地理位址的優勢以及大國之間的抗衡還平衡大國的外力干擾。將過往的政治作為重新檢討後,再重新去面對才是根本之道。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