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中共「打黑」有需要,一夜之間遍地皆是「黑社會」

只要中共「打黑」有需要,一夜之間遍地皆是「黑社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中國政府,想要消滅這些包含律師在內初具公民社會雛形的職業群體、大學教授等知識分子的想法是一樣,只是會以一種更加隱密的方式,律師還是叫律師,但是,必須是經過思想改造過的律師。

根據筆者的瞭解,林小青並不是當局眼中的「人權律師」,並沒有過涉足為當局迫害的政治異議人士、因宗教受到迫害者辯護的經歷。林小青當然不會服,因為,在中國像她這樣的律師有三十多萬,都通過所謂司法考試獲取律師資格,許多像她這樣的律師同樣也想不明白,這個國家明明以法律的形式向這個國家的人民承諾,任何人有權獲得律師幫助,而她卻在法定的執業範圍內的工作,昨日是律師,今日突然就成了黑社會團夥骨幹?

無獨有偶,就在林小青受審期間,在安徽也傳了消息,安徽省的另一名律師事務所主任也因涉黑被捕,原因同樣也是他為政府認定的黑社會團夥提供過法律服務。另外,除此之外,筆者還知道,在湖南至少還有兩名律師也因類似的罪狀被定為黑社會。這些律師同樣也都不是人權律師,大多對案件結果抱有幻想,基於各種原因,不敢或不願公開自己的遭遇。因此,全國範圍這個數字應該絕不是個案。

筆者之前關於談論中國律師的文章中提到,現在的中國當局,早已嫌棄這些言必稱法的律師礙手礙腳,一場大規模去律師職業化、專業化的戰役其實早就開始。儘管,現在的中國政府,不太可能會像曾經的文革一樣,一夜之間將全部律師取締——打成所謂右派,趕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但是,想要消滅這些包含律師在內初具公民社會雛形的職業群體、大學教授等知識分子的想法是一樣,只是會以一種更加隱密的方式,律師還是叫律師,但是,必須是經過思想改造過的律師,不再以法律作為執業首要依據而是黨的政策,而這種改造,是無數次以類似林小青案例一次次的條件反射動作訓練出來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