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中共「打黑」有需要,一夜之間遍地皆是「黑社會」

只要中共「打黑」有需要,一夜之間遍地皆是「黑社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中國政府,想要消滅這些包含律師在內初具公民社會雛形的職業群體、大學教授等知識分子的想法是一樣,只是會以一種更加隱密的方式,律師還是叫律師,但是,必須是經過思想改造過的律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就在2019年4月9日、4月10日,一位名叫林小青的女律師,在中國西部西寧市城中區法院和做為骨幹成員和另外16名黑社會團夥成員一同受審。

讓人詫異的,不僅僅是一名知法懂法的律師居然是黑社會團夥成員,而是公訴機關所指控的這名律師參與黑社會的罪狀。且看,在負責起訴的城中區檢察院的起訴書中,這位所謂涉黑女律師,究竟都做了些啥:

「林小青作為青海合創匯中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法律顧問,通過向法院提起訴訟方式對被害人實施敲詐勒索。林小青作為法律顧問,應該認識到青海合創公司超範圍經營放貸、利息在本金中扣除、高額索要利息等是違法行為,在其與青海合創匯中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簽訂的《常年法律顧問合同》中寫道,『一年三次去派出所參與調解』,這表明林小青明知公司在催收中會有打架鬥毆的違法行為,並參與調解。公訴人還認為,青海合創公司曾將林小青作為法律顧問的名牌擺放在青海合創公司催收部,對內部員工和外部客戶產生心理『強制作用』,這對青海合創公司這一『惡勢力犯罪集團』起到了幫助的作用。」

據此可知,公訴機關城中區檢察院的顯然認為:既然青海合創公司涉黑,公司成員被認定是黑社會,那麼,擔任這家公司的法律顧問的律師當然也是。從起訴書以及該案其它材料證實,除了收取這家公司法律顧問費,並以律師身份代理這家公司出庭過一起民事案件外,並無任何證據證實林小青參與了這家公司中的律師身份之外的違法行為。

顯然,作為以這樣的邏輯指控,是明顯對律師職業行為的否認,顯然並不能成立。眾所周知,律師和醫生一樣,依據自己的職業技能,或服務於當事人或服務于病人,無論當事人是好人壞人,或者,病人是好人是壞人,遵循職業準則即可。不能因為職業幫助,而將當事人的實施的行為等同於職業幫助者。

其次,所謂是否「黑社會」,中國《刑事訴訟法》也是與世界普遍的法律一樣的,實施「未經審判,不得確認任何人有罪」的「無罪推定原則」。不能以事後所謂認定為「黑社會」,而將先前林小青正常律師職業行為認定為主觀明知,偵查犯罪是公權力而非律師的職責,不僅不是,而且作為律師對當事人指證、作證等豁免,是律師職業存在的基礎。這些道理,作為此案的公訴機關、審判機關,其實豈有不明之理。

中國的《律師法》第29條規定:「律師擔任法律顧問的,應當按照約定為委託人就有關法律問題提供意見,草擬、審查法律文書,代理參加訴訟、調解或者仲裁活動,辦理委託的其他法律事務,維護委託人的合法權益。」這不過律師正常業務。

顯然,此案問題不是出在法律本身的不同理解上,而是中國的法律在實際適用起來,喜歡在前面加上「特色」二字,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這幾個字威力無比,都知道,再清楚不過的道理,只要加上就與白紙黑字的法律沒什麼關係了。

現在中國正進行聲勢浩大的打黑運動,中央一聲令下,說要全國開展打黑行動,一夜之間各地的黑社會就如同雨後春筍般的突然冒出來了,瞭解中國知道,中國共產黨以政權永葆為首要目標,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空氣,管婦女生孩子,管拆百姓房子……這樣的國家,欺行霸市、調戲婦女、持強淩弱的壞蛋有,要說有組織的黑社會,還真很難讓人認同。

一般來說,有組織的黑社會產生並得以存在的土壤,需要公權力相對受到限制的國家,而在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是暴力革命黨起家,軍隊員警監獄等一切暴力機構都屬於這個政黨的地方,能夠一夜之間遍地是黑社會,首先從理論上無法讓人信服,其次從實踐上筆者作為在中國生活並在中國曾從事16年律師執業經歷,的確沒有看到符合法律特徵的黑社會,一個也沒有,看到都是一些受到莫大冤屈人直呼這個社會黑——是的,如果說是,這才符合黑社會特徵。

h_50963545
Photo Credit: epa-efe

「林小青,女,北京國家法官學院畢業,大學本科學歷,法學學士學位。中華人民共和國註冊執業律師,執業證號:16301201111376294,本人具有良好的正規法學教育背景、深厚的法學理論素養,通曉國家現行所有重要法律法規。從事法律工作以來,擔任過大量包括刑事辯護人、代辦取保候審;代理經濟糾紛、交通事故糾紛、合同糾紛 、 婚姻家庭糾紛、繼承糾紛、人生損害賠償糾紛、勞動爭議及工傷糾紛等案件的調解、訴訟與仲裁;清收債款、工程款等;本律師為人正直,待人以誠、立世以信,在職業過程中堅持以認真負責的態度和嚴謹務實的工作作風 ,為當事人謀取最大化利益。」

這是林小青律師在個人網站上的自我介紹,但這位主人公,這位受過良好法學教育的法律專業人員,卻和魏某偉、宋某舟為首的17被告人惡勢力犯罪集團成員一同受審,見公訴書:

「2019年4月9日至10日,由西寧市城中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以魏某偉、宋某舟為首的17被告人惡勢力犯罪集團……法庭辯論階段,公訴人從各被告人行為的定性、法律責任、量刑等方面充分發表公訴意見,16名被告人當庭認罪,取得了良好的庭審效果。」

從中看出,17名被告人中有16名當庭認罪,僅一名不認可自己被指控的罪名,筆者綜合判斷,唯一一位不認罪的,就是林小青律師。

根據筆者的瞭解,林小青並不是當局眼中的「人權律師」,並沒有過涉足為當局迫害的政治異議人士、因宗教受到迫害者辯護的經歷。林小青當然不會服,因為,在中國像她這樣的律師有三十多萬,都通過所謂司法考試獲取律師資格,許多像她這樣的律師同樣也想不明白,這個國家明明以法律的形式向這個國家的人民承諾,任何人有權獲得律師幫助,而她卻在法定的執業範圍內的工作,昨日是律師,今日突然就成了黑社會團夥骨幹?

無獨有偶,就在林小青受審期間,在安徽也傳了消息,安徽省的另一名律師事務所主任也因涉黑被捕,原因同樣也是他為政府認定的黑社會團夥提供過法律服務。另外,除此之外,筆者還知道,在湖南至少還有兩名律師也因類似的罪狀被定為黑社會。這些律師同樣也都不是人權律師,大多對案件結果抱有幻想,基於各種原因,不敢或不願公開自己的遭遇。因此,全國範圍這個數字應該絕不是個案。

筆者之前關於談論中國律師的文章中提到,現在的中國當局,早已嫌棄這些言必稱法的律師礙手礙腳,一場大規模去律師職業化、專業化的戰役其實早就開始。儘管,現在的中國政府,不太可能會像曾經的文革一樣,一夜之間將全部律師取締——打成所謂右派,趕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但是,想要消滅這些包含律師在內初具公民社會雛形的職業群體、大學教授等知識分子的想法是一樣,只是會以一種更加隱密的方式,律師還是叫律師,但是,必須是經過思想改造過的律師,不再以法律作為執業首要依據而是黨的政策,而這種改造,是無數次以類似林小青案例一次次的條件反射動作訓練出來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志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