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波士頓僑宴,是「中年大叔」反撲的縮影

韓國瑜波士頓僑宴,是「中年大叔」反撲的縮影
Photo Credit:黃柏彰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老華僑們代表那些每次選舉無論如何都一定會投給國民黨(身體可以撐到回去投票的話)的人口,韓國瑜餐會吸引的這些在美台灣中年人呈現的是台灣所謂的中間選民,也是民進黨去年九合一選舉大敗的縮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目睹韓國瑜訪美在波士頓僑界晚宴,就彷彿時空錯亂卻真實在眼前的時代劇加上多層次傳銷的老鼠會,活在上個世紀的「老華僑」們熱情吶喊他們新的「中華民國」救世主,從台灣來美國辛苦討生活的中年大叔們則緊抱韓國瑜丟出的發大財希望。曲終人散,「萬歲」、「選總統」喊完,老僑們就和散亂在現場的一堆中華民國國旗一樣,無疾而終,想發大財的則是付出了一頓昂貴飯錢。網路上觀看者嘲笑之餘,背後代表了什麼意義,或許只有親身觀察的人才能警覺。

4月11日,這場晚宴就亂哄哄的在波士頓中國城的「帝苑大酒樓」上演,筆者因緣際會在此時間造訪波士頓而得以親自目擊。對於幾年前才在該市周遭大學研究所讀書的筆者來說,在場許多僑界人士都是熟悉的老面孔,更值得注意是研究那些多出來的韓粉究竟從哪來。

論規模,這的確是歷年來波士頓僑界最大的政治人物餐會,有72桌之多,遠超過馬英九2017年訪波士頓時的席開50桌。能湊起這樣人數一部分當然因為波士頓是美國城市裡所謂「華僑」最多的城市之一,有眾多的「老華僑」捧場,但不可否認的是,韓國瑜過去半年的興起,真的動員起了一票熱情的新參與者。

DSC09497
Photo Credit:黃柏彰提供

以往大家對於在美國的國民黨組織和僑界支持者的刻板印象,就是一票老華僑揮舞著中華民國國旗,往往操著廣東話,跟台灣這塊土地基本上已經沒有多少實質連結。11日的晚宴上,這些老僑們該來的一個都沒少,但夾雜在他們之間的,則是許多大家以前不熟悉的新面孔。

這些人清一色是那些來美國工作討生活的台灣中年人士,大約都在40、50歲,筆者鄰桌便都是這樣的人。比起那些與當下台灣完全脫節的老僑,他們更多的是對自身處境和台灣現況的無奈和不滿,卻又不像來美國讀書的那些台灣年輕留學生一樣還有著成長改變的空間。

DSC09321
Photo Credit:黃柏彰提供

如果說過往馬英九、吳敦義的到來都無法激起他們興趣,這些中年大叔(還有為數較少的大媽)當晚的熱情投入就是對於民進黨和蔡英文最大的警訊。

從傍晚5點等到快7點了韓國瑜還沒現身,台上主持人唱的「陸軍軍歌」連歌詞嗓音都歪掉了,卻絲毫沒澆熄他們的熱情。等韓國瑜一上台致詞,該桌一位穿著西裝夾克、留著小鬍子的五十多歲男子不斷趁著演講間隙大喊「韓國瑜萬歲!」、「選總統!」儼然全場最熱情的啦啦隊長。

另一桌一對穿著國民黨T卹的中年夫妻則說,他們平常在波士頓有個小的互助群組,大家聽聞韓國瑜要來便興奮不已,不管票賣多少錢都要掏腰包來參加。該桌十個人有九個有台灣投票權,而且基本上明(2020)年都會回去投票。

筆者四處詢問下,發現這些中年人們只有少數來自高雄,從台北人、台中人、新竹人到全台灣都有,共通點是他們都是台灣經濟成長緩慢下的出逃者。他們無法思考台灣被中國併吞後失去自由民主的後果,因為他們當下想的是如何賺更多的錢回台灣買房子或養小孩,以免成為永遠的「人生失敗組」。

DSC09517
Photo Credit:黃柏彰提供

大叔們間還有位四十多歲、兩年前從台灣來波士頓華人餐廳打工的吳先生(化名),由於沒有工作簽證,實際上打的是「黑工」。他說,台灣的薪水就是少的那麼可憐,他來當非法移民賺個幾年的錢回家,至少比在台灣有意義。韓國瑜帶來的,也不過就是一個讓他可以回家賺錢而不再當非法打工客的希望。

或許是這種錯置了的希望導致他們相信了「發大財」那套話術,又或者是因為蔡英文過去三年的執政文宣、選民溝通、公眾關係、領導形象是如此的徹底崩壞,無論原因為何,無可否認的是這些人是真真實實的台灣選民,原本應該是主掌台灣社會動脈的中流砥柱,他們選擇跟隨並且把國家未來投給一個多層次傳銷的大師。

如果說老華僑們代表那些每次選舉無論如何都一定會投給國民黨(身體可以撐到回去投票的話)的人口,韓國瑜餐會吸引的這些在美台灣中年人呈現的是台灣所謂的中間選民,也是民進黨去年九合一選舉大敗的縮影。當一個政黨和執政者在特定年齡階層的選民間形象基本崩盤時,選舉時比的就不是議題是非對錯,而是青壯老年人間人口數的對比。

DSC09274
Photo Credit:黃柏彰提供

事實是,年輕人從來都不是決定台灣大型選舉結果或國家政治走向的主要族群。台灣是典型的中年社會,大多數人口都是當爸媽或工作多年的社會人士。20-30歲人口為363萬,而且投票率偏低、政黨傾向說變就變。反觀40-65歲人口高達888萬,且投票率可靠(儘管沒有老年的深綠深藍根深蒂固)。

而888萬中年人的政治傾向,有著非常高度的可預期性,那就是經濟掛帥,憑感覺和電視報紙最跟風的說法投給他們覺得可以讓自己「發大財」的人。他們對年輕人跟風的社會議題如同姓婚姻、轉型正義等等嗤之以鼻。他們也的確是國民黨長年來最主要的支持人口,他們是否願意出門投票,往往就決定了選舉的結果。

自從2014年太陽花運動後,「天然獨」年輕世代必將扭轉選舉人口結構的說法此起彼落,蔡英文為首的民進黨領導階層似乎對此深信不疑,學者文青治國成為常態,那些對年輕人「進步思想」持抗拒態度的大叔大媽則直接被拋棄忽視,選票於是成為他們抗議的唯一工具,結果自然可想而知。

當晚餐會重頭戲原本是排定讓韓國瑜到每桌敬酒並與參加者拍照留念,沒想到現場都還沒走完幾桌,韓國瑜便身體不支而差點吐出來,主持人立刻草草宣布韓要回飯店休息。筆者隔桌的大叔們興奮地等了許久要拍照,立刻滿臉失望表情,但對發大財的美夢仍堅信不移。

「等他當總統會再來一次!」那位稍早高喊韓國瑜萬歲的大叔自信的說,「明年一月大家回去投票,經濟就可以搞起來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黃柏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