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濾網絡假新聞的難題

過濾網絡假新聞的難題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同意像總統大選般重要的決定,應以事實為基礎,難道不能要求Facebook或Twitter等社交媒體過濾假新聞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波哥(David Pogue)
譯:鍾樹人

「教宗方濟各讓全世界驚呆了,他支持特朗普選美國總統。」「涉嫌希拉莉電郵門的美國聯邦調查局幹員死亡,顯然是偽裝成自殺的謀殺。」「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說了特朗普的壞話後,電台主持人林博揭露她扭曲的過去。」這些網絡頭條新聞不是出自《紐約時報》或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很可能是由一群馬其頓青少年杜撰。

這些假新聞是點閱誘餌,目的要吸引讀者點擊這些青少年架設的網站,好讓他們獲得廣告利益。

sm181-085
Photo Credit:科學人雜誌

如果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以「非預期結果的選舉」在歷史上留下紀錄,那麼假新聞也不該例外。假新聞後來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大量流竄,在Facebook,前20名假新聞的點閱數,比前20名真正的新聞還多。

假新聞也變成了網絡上政黨惡鬥的渠道,最糟的是,可能影響了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美國成人有44%把Facebook當成新聞來源。

怎樣才算造假?

你應該沒想過假新聞會引人議論。當然,我們都同意,像美國總統大選這麼重要的事情應該以事實為基礎,難道美國人不能要求Facebook或Twitter過濾假新聞嗎?

問題不在技術層面,而是哲學層面。Facebook執行長朱克伯格曾就假新聞現象做出回應:「要確認『真相』有難度。有些惡搞消息很容易拆穿,但很多內容(包括主流消息)通常在基本概念上講對了,在一些細節上卻出錯或省略。甚至更多內容是在表達意見,雖然講的是事實,但很多人因為不同意就會檢舉為造假。」

上述那則關於教宗的新聞顯然是假的,但謠言和八卦報導呢?舉例來說,《洋蔥報》網站(The Onion)與《紐約客》專欄作家包洛維茲(Andy Borowitz)的諷刺文章呢?兩者文章都無意欺騙讀者,但有些人因為缺乏幽默感,常常把這些文章當做事實在網絡上瘋傳。

假新聞變成頭條新聞之後,Google和Facebook都不再接受跟假新聞網站有關的廣告,馬其頓青少年的金錢誘因消失了。

雖然朱克伯格一開始宣稱:「假新聞改變選舉結果的機率微乎其微。」Facebook還是採取了更多步驟來解決這個問題,例如檢舉假新聞變得更加容易,同時考慮在已檢舉的文章旁加上警告標示。

「社群決定」無法過濾假新聞

但重點來了,我們能把新聞彙集成專屬網頁(例如Google新聞),在該網頁上,你只會看到自己關心的新聞。當初有人擔心,我們再也無法像翻閱報紙那樣,接觸一些無意間看到的新聞。

Facebook的問題則糟糕1000倍。在社交媒體上,你可以決定想要看到誰的貼文。在Facebook上,他們是你的朋友;在Twitter上,他們是你選擇「追蹤」的人。不管哪種情況,你都在關注想法相近的人——你喜歡他們的意見,換句話說,你不是選擇自己想要閱讀的主題,而是選擇看新聞的角度。你正在建造自己的「同溫層」。

這一切都可以解釋,為何採取「讓社群決定」這種方法來過濾假新聞會有問題。你同溫層裡的人把文章檢舉為假新聞,同溫層以外的人則可能把它視為事實。

如果美國人決定要重新舉行總統大選,假新聞網站還是會無所不在。但種種跡象都讓人覺得仍有希望,至少有3件事會不一樣。首先,Facebook和Google會去除發佈假新聞的廣告利益誘因;其次,Facebook擬定的新政策與演算法至少可以過濾掉一些顯然有誤的報導。

最重要的是,美國人會保有戒心。經歷第一次充斥假新聞的重大選舉,並在接下來4年不斷討論,或許下次美國人會更有辨別能力。

本文獲《科學人雜誌》、《科學人粉絲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