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瑞典傳奇演員比比.安德森:穿透假面,我不是柏格曼的御用女演員

回顧瑞典傳奇演員比比.安德森:穿透假面,我不是柏格曼的御用女演員
《假面》劇照,短髮演員為Bibi Andersson,Photo Credit: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比比.安德森(Bibi Andersson)生前的最後一次採訪,被要求回顧她與柏格曼的合作。安德森說她知道柏格曼過去經常在公眾場合說「『我的演員』如何如何」。她對此嗤之以鼻,「我他媽的不是『你的』演員。」比比.安德森如是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瑞典傳奇演員比比.安德森(Bibi Andersson)辭世,享壽83歲。她以多次參演英格瑪.柏格曼(Ingmar Bergman)的作品聞名,其代表作包括《第七封印》(The Seventh Seal, 1957)、《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 1957)、《假面》(Persona, 1966)等作。

比比.安德森出生於斯德哥爾摩,父親是商人,母親是社會運動家。她在年幼期間就展現對藝術的興趣,在皇家歌劇芭蕾舞團的舞者姊姊潔德.安德森(Gerd Anderson)協助下,以16歲之齡在阿爾夫.史約伯格(Alf Sjöberg)執導的名作《茱莉小姐》(Miss Julie, 1951)中飾演舞者。在同一年,她因為演出肥皂廣告而結識了當時33歲的新銳導演柏格曼。

1954年,她進入了斯德哥爾摩的皇家戲劇學院,隨後因為與柏格曼墜入愛河而退學改就讀馬爾默市劇院,並開始參演由他執導的舞台劇。隔年,她主演了柏格曼執導的喜劇片《夏夜微笑》(Smiles of a Summer Night, 1955)。該片咸認為是柏格曼首部贏得國際矚目的作品。

MV5BZjY0Zjg3MGItMTc5Yy00MTlmLThhZjMtZGIz
Photo Credit:IMDb
《夏夜微笑》海報

話說回來,柏格曼在遇見比比.安德森之前,已經有三段婚姻,其中與記者甘.古魯特(Gun Grut)的婚姻關係在當時還是進行式。兩人在1951年結婚,柏格曼在隔年就與她的女演員哈莉.安德森(Harriet Andersson)不倫。比比.安德森其實是他這段關係的第二位情婦。

1957年,安德森一連主演了情人柏格曼早期的兩部代表作《第七封印》和《野草莓》,演出深植人心。隔年她又主演了兩部柏格曼的作品,分別是《生命的邊緣》(Brink of Life, 1958)和《魔術師》(The Magician, 1958)。《生》片讓她與同場另三位女演員共享坎城影后殊榮。

直到1959年,柏格曼雖然決定與妻子古魯特離婚,卻未選擇已經與她的同居已久的情婦比比.安德森,而選了他在電視上見到而一見鍾情的鋼琴家凱比.拉雷特(Käbi Laretei)結婚。而比比.安德森則選擇在1960年與瑞典導演基爾.葛雷戴(Kjell Grede)結婚(於1973年離婚)。

但這複雜的感情糾葛顯然並未影響她與柏格曼的合作關係,進入了60年代,她在柏格曼的《魔鬼的眼睛》(The Devil's Eye, 1960)中飾演了一名純潔到讓魔鬼長針眼的女子。而在柏格曼的首部彩色電影《這些女人們》(All These Women ,1964)也可見到她的倩影。期間,她曾以維果.史約曼(Vilgot Sjöman)執導的《The Mistress》(1962)在柏林影展封后。

安德森演藝生涯的又一高峰則是《假面》帶給她的國際聲譽,她與柏格曼後來的另一繆思麗芙.烏曼(Liv Ullmann)同台飆戲,在劇中飾演看照一名演員的護士。她憑該片一舉在美國國家評論家協會榮登影后,也首次在瑞典金甲蟲獎封后。

也因為這齣《假面》,柏格曼與麗芙.烏曼產生不倫戀,儘管比比.安德森百般警告已婚的麗芙.烏曼遠離柏格曼為妙。最後她果然重蹈了比比.安德森的覆轍,雖然柏格曼在1969年與妻子拉雷特離婚,但他卻在隔年與烏曼分手,在1971年選擇另娶他人。

在1960年代之後,在美國獲取知名度的比比.安德森也開始接演美國電影。包括約翰.休斯頓(John Huston)的《The Kremlin Letter》(1970)、安東尼.佩吉(Anthony Page)的《未曾許諾的玫瑰園》(I Never Promised You a Rose Garden, 1977)和勞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的《五重奏》(Quintet, 1979)等作。

與此同時,她在1970年代與柏格曼僅合作兩部片,分別是《紅杏》(The Touch, 1971)和《婚姻場景》(Scenes from a Marriage, 1973)。她在《紅杏》中飾演一位與考古學家有染的女子,當時柏格曼為宣傳該片,竟破天荒與安德森上美國脫口秀進行電影宣傳。只是自《婚姻場景》之後,比比.安德森未再出演柏格曼的電影,形同拆夥。

1980年代,比比.安德森的作品數量明顯減少,唯一出演的重要製作是榮獲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的《芭比的盛宴》(Babette's Feast, 1987)。在這個時期,他也結束了與瑞典電影協會主席珀.阿瑪克(Per Ahlmark)短短三年的婚姻。

在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期間,她特地前往塞拉耶佛經營劇場,並投身社會運動工作,成立了和平藝術家協會。千禧年後,年近七旬的安德森再次將重心回歸影壇,以《Det blir aldrig som man tänkt sig》(2000)、《Elina: As If I Wasn't There》(2002)、《Arn-The Knight Templar》(2007)三部片榮獲瑞典金甲蟲獎最佳女配角殊榮。2009年後,她因中風而不能再言語,只得息影。直到2019年4月14日病逝於其出生地斯德哥爾摩。

在她生前的最後一次採訪,比比.安德森被要求回顧她與柏格曼的合作。安德森說她知道柏格曼過去經常在公眾場合說「『我的演員』如何如何」。她對此嗤之以鼻,強調自己其實並不屬於任何一個導演。

「我他媽的不是『你的』演員。」比比.安德森如是說。

MV5BY2ZhNGIzNzgtMGU0MC00YjQ2LWJkMWUtZmEx
Photo Credit:IMDb
Bibi Andersson之《野草莓》劇照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無影無蹤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翁煌德/無影無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