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子古茲曼們的毒梟之國》導讀:邊境圍牆也阻擋不了的美墨毒品滲透

《矮子古茲曼們的毒梟之國》導讀:邊境圍牆也阻擋不了的美墨毒品滲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墨毒品戰爭最大的盲點在於美國政客永遠將問題歸咎於墨西哥, 如自二○一○年代以來,美國的鴉片類藥物氾濫導致轉而吸食海洛英等毒品人數激增,造成毒品需求增加,但美國總是忽視本身藥物管理問題,將矛頭指向外國,川普總統的競選策略也反映了這個現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呂志翔(前中央社副社長)

導讀:川普建高牆阻絕毒品?!

爭議不斷的美墨邊境圍牆已造成美國聯邦政府關門三十五天,美國並已進入國家緊急狀態(National Emergency) ,將來如順利完成,這座長達一九五四英里(三一四五公里)、預計耗資二五○億美元(新台幣七千七百億元)的圍牆將構成美國與墨西哥間最壯觀的人為障礙,但要達到川普總統的阻絕「非法移民、人口走私、毒品與犯罪」於境外的目標,許多人認為將是天方夜譚,這也暴露人類難以戰勝毒品的困境,以及美國與墨西哥關係中的矛盾。

擋不住毒品的滲透

除了非法移民外,美國與墨西哥關係長久以來最大的癥結當屬毒品問題, 美國早在尼克森總統年代就向毒品宣戰(War on Drug),還特別成立聯邦緝毒署(DEA),前第一夫人南茜・雷根的「向毒品說不(Just Say No)」傳頌一時。但五十多年來,雖然美墨雙方經常宣布共同打擊毒品的績效,但大家心知肚明,這將是一場痛苦並糾結的長期戰爭。

各項統計數字顯示,無論毒品交易量、吸毒人口與毒品有關的死亡人數都在惡化中,川普精確掌握民心所向,在二○一六 年競選總統時以控訴墨西哥人只帶來犯罪及毒品為主要訴求之一,顯然得到選民的認同。

許多人質疑川普為何不惜與國會、甚至美國民眾作對,寧可關閉聯邦政府及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也不肯妥協,除川普堅持美墨邊境圍牆是必須要履行的政治承諾外,他對打擊毒品犯罪過於樂觀,這也反映出他的政治強人特質。

世風日下!毒梟形象好萊塢化

一個有趣的巧合是,美國影視界以毒品為主題的電影與電視劇近年來蔚為風潮,其中經典之作當推Neflix 原創的「毒梟矮子(El Chapo)」影集已播畢第三季。劇中主角、有「毒梟之王」之稱的矮子古茲曼(Joaquín Archivaldo Guzmán Loera)最近正在紐約聯邦法院接受審判,再加上圍牆爭議,美墨毒品問題又成為焦點所在。

一六四公分的矮子於二○一六年 一月第三度被墨西哥當局逮捕,墨西哥政府於二○一七年同意將他引渡到美國受審,除了展現墨西哥打擊毒梟的決心外,也是要給當時剛宣誓就職的川普一份重要賀禮,由此不難看出矮子古茲曼在墨西哥、甚至全球毒品王國中的分量。而本書對毒品戰爭的歷史背景及發展過程有最深入、生動的剖析,並做了極非常精確的預測。

這對照於過去幾年的許多最新發展,包括矮子被捕在美國受審,及大麻在美國合法化等,並以矮子古茲曼的最終下場為指標,使我們再重新審視本書之時,有了新的體驗與感受。

無法掩蓋禍害世間的事實

在眾多關於「矮子毒梟」的電視影集與書籍中,部分情節並不符合事實,有些則被誇大、修飾、甚至創造出來,以擴大戲劇效果,但基本架構並未偏差太多。如古茲曼出身錫那羅亞(Sinaloa)的貧窮家庭,後來成為錫那羅亞集團首腦,深受當地居民敬愛、崇拜,被視為是英雄,是不爭的事實。但矮子絕對不是劫富濟貧的「現代羅賓漢」,二○一一年由於賓拉登被美軍捕殺,古茲曼榮升「全球十大惡人」榜首,他因販毒對世界、國家、社會、家庭,甚至個人所造成的傷痛、殺戮、動亂,任何譴責、制裁與懲罰都難以洗滌其罪惡。

矮子另一個創舉就是於二○一五年十月,接受好萊塢巨星西恩潘(Sean Penn)代表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所做的獨家訪問。在專訪中,他大言不慚地承認是全世界海洛因、安非他命、古柯鹼及大麻的最大供應者,擁有潛水艇、飛機、卡車及快艇隊。

對於手上的血腥,矮子辯稱他只是自衛,從不主動挑起。矮子也拒絕為上毒癮者負起道德責任,並振振有詞地說,毒品走私不能只靠一個人,要仰賴許多人,只要有消費,就會有源源不絕的供應與販售。

這項訪問引發了許多爭議,西恩潘甘為全球毒梟大王利用飽受批評。最難堪的莫過於正在全面緝捕矮子的墨西哥及美國當局,居然讓西恩潘捷足先登。滾石雜誌於次年元月刊出訪問內容 ,墨西哥政府順藤摸瓜,矮子古茲曼旋即被捕。

嚇阻!讓墨西哥毒梟在美國受審

對墨西哥毒梟最嚴厲手段莫過於將他們引渡到美國受審、判刑,接受法律制裁,其所反映的事實是,墨西哥政府貪腐情況嚴重,毒梟在獄中仍能遙控,並伺機逃獄。如矮子於一九九三年與二○一四年兩度被捕,但都能成功逃獄,過程荒誕離奇,而大家的反應從一開始的不相信、到難以置信、最後一笑置之,就說明了墨西哥司法及獄政體系的腐化程度。特別是二○一五年,他第二次逃獄是透過長達一英里、有軌道及通風系統的地道,整個情節匪夷所思,沒有裡應外合是完全不可能的。

美國紐約聯邦法院於二○一八年十一月開始審理矮子。墨西哥販毒集團的殘暴恐怖行為令人髮指,由於害怕報復,多數民眾對擔任陪審團員都避之唯恐不及,出庭證人的情況更為嚴重,最後所有人名都予以保密才能進行。矮子在美國受審理應被判重刑,大概可以確定他的犯罪生涯已就此結束,但錫那羅亞集團並未因此瓦解,仍然尤其兒子繼承並持續運作。誠如矮子所言,「即使有一天我不存在了,販毒也絕對不會減少」。

技術先進、人心惡化:毒品交易遏止無效

近年來美國另一個重要發展是已有三十三個州將大麻合法化,其中加州、華盛頓州、夏威夷州等十一州甚至允許大麻吸食娛樂化,其他二十二州只限於醫療用,這對非法走私大麻固然會有減緩作用,但不會大幅改善毒品氾濫的問題。各項統計數據從毒品產量、吸毒人口、因過度使用藥物死亡人數仍是驚人。

聯合國最新統計,全世界有兩億七千五百萬人至少使用過一次毒品,三千一百萬人患有毒品疾病需要醫療,二○一五年有四十五萬人因吸毒死亡。毒品市場每年的現金流通高達約為八千億到兩兆美元間,許多交易甚至利用「比特幣(Bitcoin)」等加密貨幣平台,躲避幣金融檢查,但被緝毒當局查獲的不到百分之一,這些數據及事實說明了,要有效解決毒品問題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言語粗俗的川普盛氣凌人,經常出言不遜羞辱墨西哥人,令雙方關係緊張, 如他不但要建令墨西哥人感覺受辱的高牆,還要揚言墨西哥人百分之百出錢,令墨西哥總統必須強硬回應,也間接使兩國合作打擊毒品造成不必要的問題,假如美墨之間心存間隙,貌合神離,只靠單方面行動,販毒猖狂更永無寧日。

川普高牆只是「瑞士起司」:漏洞百出

有人形容美墨邊境有如「瑞士起司」,有許多洞穴坑道,即使地面上看起來滴水不漏,地下隧道防不勝防,矮子就是隧道始祖,早在一九八九就開始打地道運輸大量毒品。單是去年就在亞利桑那與加州境內發現近兩百個隧道,有的還配有電梯,這些都顯示了即使建築高牆加上先進偵測儀器,也難以阻擋毒品如潮水般流向美國。

美墨毒品戰爭最大的盲點在於美國政客永遠將問題歸咎於墨西哥, 如自二○一○年代以來,美國的鴉片類藥物氾濫(Opioid Epidemic)導致轉而吸食海洛英等毒品人數激增,造成毒品需求增加,但美國總是忽視本身藥物管理問題,將矛頭指向外國,川普總統的競選策略也反映了這個現象。當然墨西哥必須走出貧窮,改善人民生活環境,否則許多人仍會步上矮子後塵,因為他不到其他謀生之路。

建高牆也非川普首創,早在柯林頓總統時就有「防衛行動(Operation Safeguard)」、「守住防線(Hold the Line)」計畫及「守門員行動(Operation Gatekeeper)」,小布希總統時也有安全圍籬法(Secure Fence Act),在特定地區建圍籬或圍牆,但成效不彰,現在如不能解決根本問題,號稱為美國「萬里長城」的兩千英里圍牆將只是滿足川普個人虛幻目標的表象,毒品問題將永無止境持續下去。

結論:人民發大財,毒品才不來

墨西哥並不是主要毒品生產國而是運送國,但由於地緣關係成為眾失之的, 長期以來一直處於美國的陰影與壓力之下。

一般認為,墨西哥要徹底解決毒品問題唯有改善經濟環境,提供好的經濟條件,讓人民不須鋌而走險靠走私毒品維生。一九九四美國、加拿大與墨西哥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確實提供了廉價墨西哥勞力許多就業機會,但全球化的結果造成財富分配不均問題惡化,中低階層勞工經濟情況並未得到改善。

而一切以「美國第一」為首要考量的川普上台後厭惡NAFTA,認為美國勞工就業機會遭到剝奪,進而取消NAFTA,而於二○一八年十一月以「美國– 墨西哥– 加拿大協定(USMAC)」取代,墨西哥是否能有效因應這個改變仍待觀察;同時,美國毒品問題更趨嚴重,已難以有效扼止,一味問責墨西哥不會解決問題。

相關書摘 ▶《矮子古茲曼們的毒梟之國》:為毒梟效勞、對邪惡置若罔聞的墨西哥空中攔截局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矮子古茲曼們的毒梟之國》,好優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卡門・波露薩(Carmen Boullosa)、麥克・華萊士(Mike Wallace)
譯者:林佑柔

這是一個虛耗的國家,
怎麼樣被自己的癌症和惡鄰居謀殺的故事

矮子古茲曼為首的毒梟們——國家之癌;以鄰為壑的帶頭大哥——美國。前者敲髓吸骨,掏乾了國家資源;後者政經壓迫,讓小老弟做一輩子長工。最後,川普一聲令下,以為建一道漏洞百出的「瑞士起司高牆」,就想把細漢仔圈死在牆內!

特色1:墨西哥又老又窮 毒梟發大財

所以,錢跟槍就是萬能的!他們打造起了毒梟帝國。
但是,出來混都是要還的!美國出手,毒梟矮子伏首。
最後,公民社會自己站起來,讓終結一切亂象看到了曙光。

特色2:矮子古茲曼之最

川普最樂:推「矮子法案」——以販毒贓款140億美金,建築美墨邊境牆
史上最貴審判:數百萬訴訟相關費用+超過5000萬美金的證人保護計畫
首入富豪榜:2009年入選《富比士》全球富豪榜,惡人第一
史上最多:走私近160噸古柯鹼進入美國
首創先例:毒梟變英雄!「毒梟矮子」系列影集大受歡迎

特色3:毒梟治國 一切都是因為窮

不公不義 天理何在!
所有的人都樂於為毒梟服務
總統是爪牙
州長是走狗
市長是打手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