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取消瑞典黑金屬樂團演唱會,內政部長:若批准演出將助長仇恨言論

星國取消瑞典黑金屬樂團演唱會,內政部長:若批准演出將助長仇恨言論
Photo Credit:: 翻攝 WAT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Watain」是一個瑞典黑暗金屬樂團,原定已經獲准在上個月於新加坡演出,但臨時被當局下令取消,理由是「危及公共安全秩序及新加坡宗教和諧」。

文:沈澤瑋

你知道「Watain」是什麼嗎?

年紀稍大的新加坡讀者可能聽過Wabiang、Walao、Waseh,沒有聽過Watain。這個名詞在新加坡內務部部長尚穆根近期的國會部長聲明中,出現多達31次。

Watain」是一個瑞典黑暗金屬樂團,原定已經獲准在上個月於新加坡演出,但臨時被當局下令取消,理由是「危及公共安全秩序及新加坡宗教和諧」。

Watain過去的一些表演極具爭議性包括鼓吹反基督教觀點,通過歌曲宣導撒旦崇拜和暴力,本地基督教團體公開表達了反對演出的立場。政府在最後一刻禁止演出,這個決定在網上(特別是講英語的社群)掀起爭議。

有人認為政府干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藝術自由。有者甚至拋出陰謀論稱,政府向基督教徒「低頭」,體制內決策者有很多基督徒等等。

尚穆根在國會發表部長聲明時斬釘截鐵地說: 「身為內政部長,我被賦予維護國家安全和宗教和諧的職責,這是我做的決定。沒有基督徒影響我。」

尚部長解釋說,當局原本的評估是,現場只要約200名觀眾,表演者只要不做出任何冒犯基督徒的言行,再加上當局所設定的一些條件,就可以取得一定的平衡。但是在接獲一些基督徒反饋,以及內政部人員和基督教領袖及其他宗教領袖接觸之後,內政部認為演出不該進行。

尚部長說:「因為很多基督徒覺得很受冒犯、被詆毀,於是內政部建議資媒局(IMDA)取消演出。」

他反問大家:「如果允許Watain演出,是不是也要允許馬來人至上(Malay Power)音樂?他們呼籲馬來西亞政府禁止移民,也呼籲政府驅逐非馬來族……我們要不要允許華人至上音樂?它目前尚不存在,但如果允許馬來人至上音樂發展,你確定不會有華人至上音樂嗎?」

尚穆根毫無疑問是這天國會的主角,一個人獨角戲說了1小時40分鐘。他動用影片和文字,列舉各國例子說明仇恨言論所造成的巨大殺傷力,包括最近的新紐西蘭基督城恐襲、外國傳教士發表煽動性的演說等等,闡明政府嚴正看待維護國家安全和種族和諧的立場。

尚穆根指出,仇恨言論加深人們的偏見和暴力傾向,使他們推脫道德並將特定群體「非人化」(dehumanise),引發社會分裂。新加坡因此禁止仇恨言論,內部安全局會根據事態情況採取行動。

歐盟部長理事會給仇恨言論下的定義是:「任何一種傳播、煽動、宣揚、合理化種族仇恨、排外主義以及缺乏包容的表達形態。」

冒犯性言論還更「陰險」

讀到這裡,讀者或許會問,極具煽動性的仇恨言論(hate speech)容易界定也應該被禁止,但那些處在灰色地帶的冒犯性言論(offensive speech)要怎麼應對呢?政府的立場向來很清楚,公開的冒犯性言論同樣要限制。

尚穆根說:「如果我們讓冒犯性言論『正常化』,過了一會兒,公開言論的語調和結構都會改變,冒犯別人的言行會被視為是正常的行為。」

部長認為,事實上冒犯性言論還更「陰險」。部長提及了2012年發生在新加坡的「張艾美事件」。時任職總會員事務署助理署長張艾美(Amy Cheong),在自己的個人臉書上批評馬來人在組屋底層辦婚禮,言辭帶嚴重種族歧視。這位出生於吉隆坡、移居新加坡的澳大利亞公民,在24小時內被職總開除,過後回到澳大利亞避風頭,還被警方嚴厲警告。

部長說:「聽到這種言論的人,可能會以為自己並沒有將這種信息內化,因為它聽起來像個笑話。但它灌輸的思想是,其他群體是愚笨、無知、無道德、有罪的,最終也會將特定群體「非人化。」

政府對付冒犯性言論的法律工具包括:刑事法典第298和298A節條文和《維護種族和諧法令》。

新加坡世俗化政府和法國的不一樣

針對有輿論認為,政府應該保持中立和世俗化,不應禁止冒犯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群體的材料,尚穆根回應說,新加坡對於世俗化的定義和其他國家不一樣。在法國,政府完全不干預宗教事務,任何人都可以出版冒犯某一宗教的材料,但新加坡政府不是這樣。

尚穆根說:「(新加坡)這個世俗化的政府完全保持中立。它不偏袒任何一個宗教團體,也不允許任何一個宗教團體被侮辱或攻擊。這個世俗化政府保證宗教自由,並保護任何人包括少數民族免受暴力威脅。」

這個世界越來越複雜,無底線的言論自由催出仇恨言論,社交媒體又給仇恨言論提供瘋傳的平台。沒有傳播就沒有傷害。重點來了:要如何對付網絡和社交媒體上的仇恨言論和冒犯性言論?

尚部長批評社交媒體說:「它們無法也不願對付仇恨言論和冒犯性言論。對那些在它們平台上傳播的內容不負責。它們靠廣告賺錢,越多眼球越好。利用演算法,他們給人們提供那些很可能會挑起憤怒和其他反應的新聞報導。」

以基督城恐襲為例,尚部長說,臉書(Facebook)並沒有迅速取下在平台上流傳的直播影片,讓4000人看到了,這個數字或許不如另一個平台Whatsapp來得大。

部長繼續酸道:「臉書會說,我什麼都做不了。因為已經加密了。」

既然社交平台不願意採取行動,那政府就自己動手?答案很明顯。

尚部長說道:「防止網絡假信息法案是一步,但我們一定要採取進一步行動。」

尚部長最後強調,多元種族的新加坡能享有種族和諧不是天掉下來的,而是幾十年推動的「社會工程」創造的。


猜你喜歡

Tags: